纪空手想到神帅韩信生死未卜,纪赤手看着人在现阶段的吹笛翁

霸上城此刻气氛紧张,街道之上到处可见问天楼的战士与刘邦的军士策骑来回巡逡。纪空手找个借口,摆脱了虞府家丁,转入了东门口的一条街道。
这条大街非常宽敞,聚集了不少老字号的店铺,既有粮行、油坊,亦有酒楼、茶馆,人气极旺,很是热闹。纪空手观望片刻,突然拐进了一家专卖生油的作坊里。
作坊里有几个伙计正在忙着榨油出货,根本没有人注意到纪空手的出现。纪空手也不理会,径自来到了后院的一栋楼前,刚要敲门,却听得门“吱吖……”一声开了,吹笛翁便要跪拜相见。
“时间无多,吹笛先生不必拘礼。那日别后,小公主与你们一切可好?”纪空手赶紧扶住吹笛翁道,他对吹笛翁的出现并不感到吃惊,因为这正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
“承蒙公子惦记,我们一切都好,只是小公主前些日子未得公子消息,茶饭不思,心中着急,直到接到了徐三谷传出的消息之后,这才放下心来。”吹笛翁微微一笑道。
纪空手心中一暖,缓缓而道:“我想她也想得好苦。”他此刻听到红颜对自己的这番痴情,令他又想到了虞姬,最难消受美人恩,此时此刻,他的心中正是这种两难取舍的心境。
“幸好这种相思就要结束了,再过一会儿,公子就可与小公主面对面地谈心了。”吹笛翁轻笑一声,带着纪空手来到了楼层高处。
纪空手微感诧异道:“当务之急,我们还是尽快想办法出城。我这套金蝉脱壳之计,只能蒙人一时,时间一长,刘邦自然有所察觉,到时想走只怕就来不及了。”
“公子不必担心,五音先生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万事俱备,就等你的人一到,我们就可出城。”吹笛翁似乎胸有成竹,不慌不忙道。
纪空手不由大喜道:“五音先生不是已经入川了吗?他老人家怎地也到了城外?”
吹笛翁道:“他听说你失踪的消息之后,便日夜兼程地赶来,后来听到你为了掩护众人撤退,而一人留下断后的义举,大赞你有情有义之外,还说了一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纪空手听他说话支吾,微笑道:“你我又不是外人,有何顾忌?”
吹笛翁尴尬一笑,道:“先生道你是一条真汉子,真英雄,却不是争霸天下的人物,因为争霸天下者,绝不应有七情六欲。此话虽说有些刺耳,却是先生的一片苦口良言,它的确是道出了这权谋相争的真谛。”
纪空手心中一震,蓦然又想到了终张良评点自己的原话,黯然想道:“无论是五音先生,还是张良,这二人都是拥有大智慧的智者,远见卓识,目力惊人,看人之准,只怕少有人及,他们既然不约而同地认定我绝非是争霸天下的材料,难道说我真的就与这天下无缘吗?”
他意志坚强,一生自信,纵然面临再大的困难,也敢于面对,永不气馁。但在这一刻,他忽然怀疑起自己来,在心里面悄然问着自己:“难道说一个人只有做到六亲不认,无情无欲,才能成为天下之主吗?”
他隐隐觉得,这也许有点道理,因为历代王者,哪个不是自称自己为“孤家寡人”呢?只有将自己绝情于天下,才能使自己成为与众不同的天之骄子,这也许就是真正的王者之情。
他继而想到,以五音先生的文韬武略,权势财富,足可一争天下,称霸江湖,何以他会在自己鼎盛之时,决然退于巴蜀这样一个弹丸之地,甘心平淡,安于归隐?难道这一切真的是人们传说的是为了情而勘破世理吗?会不会是他早就看到了自己人性中的弱点,看出了自己不是绝情之人,所以才不作这逐鹿中原的非分之想?
“也许五音先生所说是对的。”纪空手喃喃而道,边走边想,放眼看到一块大的平台出现在脚下,这平台之上,出现了一个令纪空手感到非常新奇的东西。
他首先看到的,是一个用新竹篾片编织而成的大竹篮,在篮的中央置一火盆,盆里放有数十斤重的黑油备用。在竹篮的四周,各系一条儿臂粗的缆绳,与一个用真牛皮缝制的巨大口袋相连。纪空手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物事,更不晓得它的用途何在,只是心头纳闷,不明白吹笛翁在这个时常时刻带自己来此的原因。
“先生在弄什么玄虚?这倒让我有些糊涂了。”纪空手看到吹笛翁冲着自己微笑,搔了搔头,任他机智过人,思虑周密,也想不出个中玄机。
“我们若要出城,一切就全靠它了。”吹笛翁从怀中取出一块火石,神秘一笑道。
“靠它?”纪空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于是抬眼盯视吹笛翁,却发现吹笛翁根本就没有开玩笑的成分。
“公子可千万不要小看了它,这可是先生花费了十年心血才琢磨出来的东西,经过了千百次的失败之后,终于研究出来的飞行器。”吹笛翁得意地一笑,显然是为五音先生拥有这般超人的智慧而感到骄傲。
“飞行器?”纪空手更是莫名其妙了:“你是说就凭这些东西可以像鸟儿在天空中飞行,我不是在听你说梦话吧?”
吹笛翁并不介意,事实上当他第一次看到这种装置飞上天空的时候,也有恍如一梦的感觉。所以他没有多言,而是打燃了手中的火石。
“嗤……”火星溅到黑油上,顿时冒出一股浓浓的黑烟,纪空手一不注意,呛得连咳数声。
“这……这是……通知……他……他们前来……接应的……信号吗?”纪空手依然如坠迷雾之中。
吹笛翁笑了笑道:“一时半会,我也说不清楚,只要公子耐下性子等上半盏茶功夫,自然就可以明白我的用意了。”
纪空手脸上露出一丝担心之色道:“此刻刘邦只怕已经率领人马对全城展开了大规模的地毯式搜索,一旦被他们发现这里有异样的情况,只怕我们还没有逃离此地,就已经被他们围得水泄不通了。”
吹笛翁不慌不忙地道:“公子进来之前,可曾有人向你问起过身分?”
“没有,我简直是如入无人之境。”纪空手也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我可以肯定,只有公子,才能享受如此待遇,换作他人,绝对是寸步难行!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在店铺里只怕早已洒满了香油,不仅地滑难行,而且随时可以点火烧油,阻住任何人的进入。”吹笛翁说出了之所以要在这个油坊与纪空手见面的原因。
纪空手摇了摇头道:“火虽然能阻住敌人进入,但也能阻止我们出去。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要活活烧死?”
“如果公子真让这把大火烧死,小公主要我赔命,我就算有九条命也担待不起。”吹笛翁诙谐地道:“我只想这把火能阻住敌人,为我们赢得一点时间。”
纪空手还要再说什么,突然“咦……”了一声,满脸惊奇。
原来那竹篮里的火盆燃烧片刻之后,滚滚黑烟顺着口袋的袋口灌入进去,使得原本干瘪的真皮口袋渐渐鼓涨起来,形成了一个大的球体,把这个平台的空间挤得满满当当的。纪空手与吹笛翁站在它的身边,就像是蚂蚁与鸡蛋之别,大小相差之大,令人咋舌。
“我明白了。”纪空手惊喜地叫道:“利用黑油的热力与浓烟灌入这真皮口袋,使口袋产生向上的浮力,然后升空,我们就可以像大鸟一样从天空飞离霸上了。”
“公子果然聪明,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窥出道理所在。只是这口袋虽然鼓涨起来,但要让它产生向上的浮力,还需一定的时间。”吹笛翁显然听到了远处传来的一阵马蹄声与吆喝声,知道敌人已至,不由脸显忧色。
纪空手道:“先生所带的人手只有三五人,要想阻住敌人大队人马并不容易,只怕在时间上来不及了。”
吹笛翁道:“这几个人的任务就是负责放火烧油,然后撤退。刘邦之意在于公子,他们要想脱身并不太难。”顿了一顿,又接道:“若真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还可以阻挡一阵。”
说到最后这句话时,吹笛翁的眼中闪烁出一股复杂之情,纪空手看在眼中,不由大是感动道:“不,你我共同进退,我岂能为了自己个人的安危而置先生于险地?”
吹笛翁淡淡一笑道:“公子是一个至情至诚之人,能为公子做一点事情,一直是我最大的心愿,今日这个机会来了,我又岂能错过?再说了,就算我力拼众敌,也绝对不是毫无生机,至少还可以见机而退。”
说到这里,忽然听到有人高喊:“楼上有人。”接着又听到一阵:“哎哟,哎哟……”的惨呼之声,显然是敌人踩到油上而滑倒。吹笛翁沉声喝道:“放火!”
“呼……”此声一出,便见小楼四周顿时燃起一片烈焰,火势之大,窜出三尺火苗,就连这小楼高层也感到了一股迫人的热力。楼下一片混乱,传出刀戈之声与弦响之音,更有人大呼小叫起来。
与此同时,那巨型口袋的气体已经充至极限,开始摇晃着离地而起,吹笛翁大喜道:“公子快跳上去,时不待我,勿要犹豫!”
“可是……”纪空手哪里做得出这等只顾自己的行径?一时间脚下竟然不动。
吹笛翁急了,一把抱住纪空手,将他放入竹篮上道:“若是两人都走,重量太大,还需再等一段时间,公子不要再矫情了。”
纪空手心中一凛,知道若再耽搁下去,也许连一个人也离不开这凶险之地,当下哽咽道:“那……那……请……先生……多加保重。”
吹笛翁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道:“我认识不少的江湖术士,他们都说我不是一个短命的人,公子大可放心。”说完“锵……”地一声,拔出了腰间的长剑,接道:“还请公子向五音先生带上一句话,就说我吹笛翁无论在什么时候,都绝对不会辱没我‘知音亭’这三个字!”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兆,可是他全然不惧,整个人如一株挺拔的苍松,眼芒射出,目视着这气球一点一点地离地而起,渐渐升向天空。
一尺、三尺、七尺……
纪空手望着人在脚下的吹笛翁,不知为什么,他忽然感到了有一种东西缓缓地在心间蠕动,让他的血脉贲张,让他的热泪横流。
他明白,这种东西叫做“感动”。 △△△△△△△△△
一时之间,竟然出现了四个纪空手,刘邦心里一沉,他虽然不知这其中究竟哪一个是真的,哪三个是假的,但他却知道,纪空手此次出逃,是一个有预谋、有计划的行动。
他的思维在瞬息之间高速运转,权衡着自己每一个行动的利弊,在最短的时间内作出了决断。
“乐白,你率一部人马守住虞府,其余的人跟随本公,火速向西门靠拢。”他不慌不忙地下达着行动指令,神情中带着一副果断坚定的作风,让人不容置疑他判断的正确性。
当下兵分两路,刘邦率领一干人马直奔西门,虽然他没有把握能够肯定出现在西门的人就是纪空手,但从西门而去,便是通往巴蜀的驿道。
知音亭既然参与了纪空手此次出逃的行动计划,那么他们行动的去向当然是直指巴蜀,即使自己的判断有误,但只要截断了对方回归之路,自己仍然有几分胜算,这便是刘邦赶往西门的原因。
可是等他的人快到西门之时,又接信使来报:“东门城内突然失火,黑烟滚滚,宁将军已经亲率一队人马,前往察看!”
刘邦怔了一怔,依然前行道:“此乃敌人声东击西之计,这反而说明了纪空手人在西门的可能性最大,传令下去,调问天楼战士火速赶往晓关,那里是敌人入川的必经之路,务必不能让敌人突破而去。”
他作了最坏的打算,所以才决定派人在晓关阻截,这样一来,就算纪空手能够逃出霸上,依然面临前有伏击,后有追兵的险境,所谓“打蛇打七寸”,这也算是纪空手的要害之地。
驻守西门的将军乃是韩信,他听说刘邦人到,赶紧率部相迎。
“这里的情况如何?”刘邦一到西门,只见军士井井有条地进行着出入城门的一切盘查,不觉有些诧异。
他没有想到出身市井的韩信竟然也懂得指挥部署,虽是初次带兵,却已经显露出他在这一方面过人的天赋,这让刘邦喜出望外。
对刘邦来说,此时正是用人之际,得一武功高强者易,得一良臣勇将却难。看韩信带兵,虽然循规蹈矩,却别有新意,不落俗套,让人耳目一新,刘邦心中怦然一动:“此子才堪大用,虽说有些野心,但只要驾驭得当,无疑能够助我一臂之力。”
韩信迎上前来,跪伏行礼道:“适才确有形迹可疑之人在西门出现,待属下追上去时,已经不见。后来听人说道,那人长相模样与纪空手确无二致,是以才派信使向沛公禀报。”
刘邦脸上一沉道:“如此说来,你并未亲见?”
“属下虽未亲见,但职责所在,不敢不禀。”韩信微惊,赶忙答道。
刘邦沉吟片刻道:“依你之见,你看纪空手若要出逃,最有可能会从哪一门出城?”他并无怪责韩信之意,反而向他提出征询。
“纪空手狡计多端,所思所想,都非常人可以揣度,属下虽然与他有过长时间的交往,但是依然难作决断。”韩信肃然道,其实在他的心中,并非没谱,但是从自己的利益考虑,他倒情愿让纪空手平安离去,免得兔死狗烹,自己变成刘邦眼中的下一个目标。
刘邦哪里懂得他的心思?皱皱眉道:“如果连你也这么说,那么此人的行踪的确让人不能妄加揣测。不过按此人一惯作风来看,只怕他此刻还在城中,而这些人化装成他的模样,混淆视听,无非是疑兵之计。”
韩信点头道:“沛公所言极是精辟,既然如此,我们只有静观其变。”
刘邦看了他一眼,刚要说话,忽然又接信使来报:“宁将军火速禀告,他已在东城发现了纪空手的行踪!”
“是否确认此人身分?”刘邦追问一句。
“宁将军道:此人与知音亭的吹笛翁同时出现,十有八九是纪空手的真身,但是具体如何,有待确认。”那信使答道。
刘邦心头一震,忖道:“这吹笛翁何时进入城中,可见百密终有一疏。”当下点头道:“韩信,你随本公一同前往。”
韩信不敢有半点托词,只得应允,随即一声令下,迅速集结一彪人马,随刘邦赶往东城。
刘邦看在眼中,微微赞许,心道:“此子带兵只有数日,却已有这般成效,假以时日,只怕必是少有的良将。”
马蹄得得,扬起漫天尘埃,数百骑士如一阵风般从大街驰过,不过半晌功夫,当先领路的那信使回头叫道:“就在前面了。”
刘邦抬头看时,果然见得一股浓烟弥漫了前方大半条街,烟色浑浊,睁眼见不到十步之远,只看见有百十人端盆提桶,进进出出,正在灭火。
“这烟火实在古怪,若是无心失火,这烟的颜色何以会这般黑?”刘邦鼻息一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怪了,这烟中怎么会有一股香油味?”
韩信眼中一亮,道:“这定是人为纵火,依属下之见,宁将军的消息并非有误,纪空手一定人在其中!”他顿了顿道:“只是……”
刘邦见他吞吐不定,忙道:“只是什么?”
“若是这般,属下反而有些猜不透纪空手的心思了。他此刻与常人无异,处身火海,凶险至极,岂非与自杀等同?而这纪空手也不是自杀之人,莫非他另有深意?放火只是他的障眼法,真正的用意是想从地下逃遁而去?”韩信想到那一日在得胜茶楼的交战,明明看到纪空手携领一帮高手出面,可到了最后,却只有纪空手一人力拼酣战,而其他的人就像消失在空气中,平空不见了,这说明对方在逃遁术上确有独到之处。

凤五眼睛一亮,明显感到了一股来自韩信身上的熊熊战意,如一团燃烧的烈焰,感染着他,感染着这古亭周围的气氛。他的眼眶渐渐湿润,视物已有些模糊,一滴咸湿的泪水缓缓划过脸际,为韩信这一刻间表现出来的英雄气概心动不已。
“你决定了?”凤五不得不问上一句。
“我已经决定了,英雄方能配佳人,我绝不会使所爱的人失望的。”韩信的眼中喷发出一股不可抑制的爱意,毫无保留地投向凤影俏丽的脸上。他爱她,为了她,也为了自己,他需要一个英雄之名,英雄配佳人,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凤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使自己的心灵在躁动中渐渐冷静,因为他必须一字一句地斟酌,将一个完美无缺的计划通过准确无误地表达,让韩信通透地理解每一个行动的细节。当他将这个计划完全展露在韩信的思维之中时,即使是心理早有准备的韩信,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因为他绝对没有想到为了登龙图,问天楼会花费如此巨大的人力物力来实施这么一个宏大的计划。他更没有想到,这个计划已经实施了多年,千百人蛰伏咸阳,只是为了他的出场作为铺垫。他——韩信,一个流浪市井的无赖浪子,只因机缘巧合,却成了问天楼这个计划中最重要的执行者。
“我们之所以选中你,是因为除了我与凤影,以及卫三公子之外,天下间再没有第四个人能够知道你是问天楼的人。你有了这个没有身分的身分,可以在咸阳中不受人注意,因为据我们确切的消息得知,不仅有我们问天楼、流云斋企图盗取登龙图,就是入世阁的赵高,也已经加快了谋夺的步伐。可以说在咸阳城中,为了登龙图展开的一系列纷争,已经远比沙场之上的战争更为激烈。”凤五不无担心地分析着咸阳城中的形势,显然为日趋严峻的局势感到忧心忡忡。
“如果没有人知道我的底细,我又该怎样才能与问天楼蛰伏咸阳的人进行联络呢?”韩信此话一出,让凤五紧锁的眉头豁然展开,这足以证明韩信已经进入了问天楼赋予他的角色中,将自己的整个身心投入到了这项宏大的计划当中。
凤五小心翼翼地从怀中取出半块只有两寸见方的绿玉坠,郑重其事地交到韩信手中,道:“这原来是一块精美的玉坠,现在却一分为二,一半在你这里,另一半在别人的手中。为了你的安全起见,只有这个持有另一半玉坠的人知道你的身分。若非情不得已,尽量不用,但是只要对方交出的玉坠能够与你手中的玉坠合二为一,无论他的身分如何出乎你的意料,你都一定要完全相信他。”
“我能不能问上一句?”韩信将玉坠藏入怀中,突然向凤五问道。
“不能,因为除了卫三公子外,这个人究竟是谁,我也无法知道。”凤五显然明白了韩信问话的用意,淡淡一笑道。
韩信这才知道问天楼的组织严密,的确是有其过人之处。那支不知是否是刘邦拥有的刘姓义军背后有问天楼的支持,在群雄并起、诸侯分立的乱世当中异军突起,想来只是迟早的事情。
凤五站将起来,凝视韩信良久方道:“你肩上的责任重大,希望你能忍辱负重,完成这项艰巨的使命。你可知道,如今的义军战士手里,大多还是用木棒竹竿作武器,只凭一腔热血,犹在与拥有锋刀利刃的大秦士兵一争生死,所以只要你得到了登龙图,也许整个大秦的历史就会因你而改变。”
韩信只觉全身热血沸腾,恨不得立马奔赴咸阳。当他一切准备就绪时,向凤五提出了最后一个要求:“你能不能闭上你的眼睛?”
凤五虽然诧异,却还是照办了。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凤影的小脸通红,正痴痴地望向韩信没入夕阳之中的背影。他不知道,就在他闭眼的刹那,韩信已将他那富有阳刚之气的深情一吻深深地留在了凤影的红唇上,留在了凤影的心里。
△△△△△△△△△ 吹笛翁就是吹笛翁,他一眼就看穿了红颜的心事。
“在下吹笛翁,在此见过纪公子。”吹笛翁从红颜身边走来,彬彬有礼地向纪空手拱手言道。
纪空手见过吹笛翁与方锐相峙时的气势,知道此人功力之高,世所罕见,不敢小视,当即起身还礼道:“原来是吹笛先生,在下冒昧登船躲避,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他失礼在先,不免惶惶,按理说吹笛翁原该生气才是,不过看纪空手补足礼数,而自家小姐对其又有另一层意思,他自然不去追究,反而微微一笑道:“你能在我与小公主的面前逃过我们的耳目,身手可好得很哪,怪不得连入世阁八大高手之一的方锐也奈何你不得,真是后生可畏呀!”
“不敢,在下这一切都是侥幸所致,运气使然,怎可当得起吹笛先生的这番赞誉?”纪空手忙道,红颜瞟了他一眼,见他少年心性,却不浮躁,为人谦恭有礼,殊属难得之举,心中不免又多了几分欢喜。
“你所言虽是过谦之词,不过想来也有几分道理,以方锐的见识,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你,你可想过以后有什么打算?”吹笛翁渐入正题,言词委婉,不着痕迹。
“唉……”纪空手隔窗而望,便见湖上暗夜沉沉,不见一丝光明,恰如自己的未来一般,不由轻叹一声,勾得红颜一颗芳心顿时悬空,好生心疼。
“在下本乃一介无赖浪子,涉足江湖,乃是一时偶然,又怎会有更长远的打算?若非是为了一个人,在下恨不得顺水而下,直奔大海,寻一孤荒野岛了却残生,再不想这江湖中的尔虞我诈。”纪空手想到韩信生死未卜,不由黯然,思及刘邦、樊哙,更是为他们凭添一份担心。毕竟乱世之中,凭他们的那点人马要想在诸侯群起中占得一席之地,实在艰难,若非有大智大慧者,是很难改变被强敌消灭或者吞并的可能的。
红颜“呀……”地一声,看到纪空手眉间的那点愁思,不禁问道:“倒不知纪公子所言之人是否便是你的意中人?”
她心有所思,自然想到了这一层,情急之下,未免有些失态。
所幸纪空手思及朋友安危,没有注意到红颜的这番关切,只是苦笑一声道:“在下孤家寡人一个,又岂会有什么意中人?”他偶尔也会想到小桃红,却只觉得她与自己虽然投缘,仅限于姐弟之情,情谊固然深厚,殊非男欢女爱。
“如此最好。”红颜小声嘀咕了一句,轻舒一口气,才发现自己失仪之处,顿时小脸红若朝霞,神态忸怩,尽显女儿羞态。
“你说什么?”纪空手没有听清,反问一句。
吹笛翁赶紧打圆场道:“这么说来,纪公子乃是为朋友担心,如此高义,实在是让人佩服。
不过你想过没有,江湖之大,人海茫茫,要从中寻找一个人是多么艰难,我倒有一个主意,或许能够帮助你寻到这位朋友。”
“是吗?那敢情好,还请吹笛先生示教!”纪空手不由大喜道。
吹笛翁胸有成竹地道:“你如果找不到一个人,通常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来找你,只要你的名气够大,受人瞩目,你的朋友便能很容易地得到你的消息。”
纪空手一拍脑门道:“对呀!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他寻思片刻,复又摇头道:“不对呀,我此刻名气倒是不小,却犹如一只猎物,一旦露面,朋友没找到,只怕猎人来了一大堆。”
红颜听他说得有趣,“扑哧”一笑道:“你呀,说得虽然有理,却是歪理,吹笛先生既如此说,当然有他的手段,你且听他说完不迟!”
纪空手抬眼看来,猛见红颜灿烂娇艳的笑脸,心中怦然心动,他不好意思地急转过头道:“那就请吹笛先生赐教。”
吹笛翁难得一见红颜会对陌生男子如此亲近,心中暗笑,听得纪空手说起,微微一笑又道:
“玄铁龟之谜现世江湖,引得纪公子一夜之间成为江湖上万人瞩目的人物,这似乎正如纪公子所言,使得纪公子受名之累,仿如猎人追捕的猎物。但是以我家主人的颜面,倘若亲自为纪公子辟谣,相信江湖中人自会平息谣言,还纪公子一个自由之身。”
纪空手听到这里,想到方锐曾经对自己谈到武林五霸时,讲到过五音先生的种种事迹,当时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五音先生武功高绝,通晓音律,所谓音从心生,是以五音先生一生之中从来都是以真言示人,从未说过半句假话,江湖中人送他一个别号,叫做“一言千金”
,可见其人格魅力之所在。
他心中一动:“若是有五音先生出面,自己的确可以从这玄铁龟造就的漩涡中脱身而出,可是他老人家隐居于世外桃源,人如神龙见首不见尾,自己何时才能见他一面?况且自己与他素无交情,纵是见面,他又怎会为我这等小人物说话?”
他神情踌躇之间,尽被吹笛翁看在眼中,吹笛翁与红颜相视一眼,这才笑道:“我家主人虽然难求,但他平生之中却有一至爱,那便是我家小姐,只要我家小姐替你亲口相求,那么此事多半能成。”
纪空手不由望向红颜,眼中虽然企盼,却终究开不了口。他出身市井,自幼受人欺侮,幼时也曾求人,终究是失望居多,到了大些的时候,人便多了一份傲骨,深谙求人不如求己的道理。他此刻人在绝境之中,明知开口相求即可脱离这无休无止的烦恼,但他与红颜相识未久,怎么也开不了这口。
罢了,在下命中注定有这烦恼,又何必让小公主为难呢?”纪空手长叹一声,意兴萧索,站将起来道:“该来的终究会来,躲得过便算不了是祸,在下相扰已久,不便之处,还望小公主与吹笛先生见谅一二,在下这便告辞!”
他揖手为礼后,扭头就走,忽听得耳边有异声响起,香风过处,一道俏然纤秀的身影已挡在自己面前,若非他收脚极快,只怕两人便要撞个满怀。
“你可知道,只要你踏出此船,就是入世阁人的囊中之物?”红颜轻咬红唇,眼显幽怨地道。
“我知道。但是我能躲得了一时,终究躲不过一世,反正我是光棍一条,大不了搭上这条命罢了。”纪空手昂然而立道,心中傲意顿生,丝毫不见半分胆怯之意。
“若是我要你留下,你又怎的?”红颜说完这句话,明亮的眼睛霍然抬起,虽有三分羞态,却以咄咄逼人之势与纪空手的目光相对。
纪空手何时见过这等阵仗?整个人顿时慌了手脚,沉默无言,却听得吹笛翁悠然笑道:“你这条命虽然你自己不怜惜,但却有人替你怜惜,所谓当局者迷……”
红颜瞪他一眼,吹笛翁不敢再说,脸上却似笑非笑,神情怪异,纪空手见得如此情景,这才恍然醒悟,明白了佳人的心思。
他初时见得红颜,虽觉佳人亮丽,却不敢有非份之想,毕竟二者身分地位悬殊,绝非良缘佳配。两人相处久了,又觉得这女子气质绝佳,为人大方得体,自己的心中极有好感,却只有尊敬而无亲近之心。惟有到了此时,看到红颜娇羞含嗔的女儿姿态,他的情丝豁然生成,心中又惊又喜,直疑自己置身梦中,竟然不信幸福会是如此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他嗫嚅连声,半天吐不出一句话来,那副窘迫之态,引得红颜嫣然一笑,柔声低语道:“你呀,非要逼得人家露了心思才罢休吗?”
纪空手心中一荡,收摄心神道:“在下被人追捕,留下恐有不利,小公主虽然心生怜悯,还望三思才是。”
红颜轻轻一笑道:“你肯留下便行,其它的事情倒不用你来操心。”
纪空手深深地作了一个长揖道:“既是如此,纪空手便多谢小公主的厚意了。”
“你叫我什么?小公主也是你叫的吗?”红颜冷哼一声,脸上大有着恼之意。
纪空手不知红颜因何而怒,心中惶惶,却听得红颜嫣然一笑道:“你记好了,我叫红颜。”
△△△△△△△△△
就在韩信步出凤舞山庄的同时,天下形势又生剧变。秦二世二年,陈胜王的张楚政权在秦将章邯率四十万大军的围剿下,坚持了短短数月,早已如昙花一现,不存于世。
但陈胜王留下的抗秦思想,却如星星之火遍洒大秦土地,渐成燎原之势。其中声势最大者,便是流云斋主项梁统领的一支义军,在他的苦心经营下,以他在武林中至高无上的声望与海纳百川的度量胸怀,吸纳群雄义士,成为继陈胜王之后最重要的一支抗秦力量。
当韩信在行程途中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他心中的狂喜几乎到了不可抑制的地步:“项梁者,以项为姓氏也,这岂非正好印证了自己堪破的上苍玄机?”这更坚定了他对问天楼的效忠之心。他一路向西而行,所选路线远离战火,但仍然从流离失所的百姓当中听到了关于各处义军的种种传闻,其中也有关于刘邦的消息。
自刘邦起事之后,曾率部攻克淮阴、泗水、丰邑诸地,声势渐大,却遭到秦将司马夷的军队围而剿之,差点全军覆灭,但是数天之后,刘邦又率萧何、曹参、樊哙等人,屯集留县,收集散兵游勇,共五六千人,声势比先前更大。在攻克下邑之后,刘邦用战略的眼光审视全局,终于发现了自己的义军身处绝境,既要面临强悍的大秦军队的围剿,又要防止别的义军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吞并,在这双重危机夹击之下,他选择了附从项梁。
让韩信感到疑惑的是,在听来的传闻中,还有许多的关于刘邦个人的一些琐事。都是说他如何贪酒好色,贪图享乐,在百姓的口中,刘邦仿如一个胸无大志的莽夫愚汉,实在不像一个有远大志向的英雄。
“我所知道的刘邦,绝非是这一类人,但是听人众口一词,似乎又非刻意杜撰中伤,难道他真的不是我要寻找的那位刘姓英雄吗?”韩信隐隐觉得,刘邦的所作所为,必然有其道理。
这一日他穿越函谷关,来到了华山脚下的宁秦城。按照凤五的计划,他将在这里成为宁秦城最大的照月马场的少主人,从小离家学艺,直到今天才回归故土。
照月马场当然是问天楼苦心经营的产业,十年磨一剑,就为了给韩信一个合法的身分,韩信心中嘘嗟之余,人已来到了宁秦城的城门口边。
此时已至黄昏,由于局势紊乱,宁秦城中加强了戒备,入城者不仅要缴纳入成关税,而且还要检查户籍身分。以韩信此刻的功力,若是趁天黑之际横越这三丈高的城墙,未尝不可,但是他别有用心,向守城的官兵报出了照月马场老板时农的大名。
守兵立时肃然起敬,更有人从城楼上请来一个豪富人家管事模样的人来,韩信一见此人,四十来岁的年纪,身材略胖,眉宇之间显得极是干练。按照凤五事先的交待,韩信故作惊讶地道:“昌大叔,是你么?十年不见,我是时信啊!”
那被唤作“昌大叔”的人名叫昌吉,正是照月马场的大管家。他奉时农之命前来恭迎少主,早已等候多时,这会儿听到韩信叫他,打量了几眼后,随即满脸堆笑道:“果真是少主人,十年不见,老奴差点都认不出来了。”
两人寒暄几句,在守城官兵的目送下,昌吉与韩信登上了一辆豪华大车,向城中驰去。
昌吉的目光紧紧盯着韩信的脸,似乎想从韩信一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些什么。他记得昨夜当时农将一幅画像递到自己的眼前时,他看到那画中之人,与眼前的人的确是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他是我的儿子,十年前当我迁到宁秦发展照月马场时,他离开了我,在北域的天地寻求他对武道的痴迷。我心知自己的大寿之限将近,所以将之召回,从今往后,他便是照月马场的主人。”时农的脸上不知是多了一丝倦意,还是多了一层疲累,额上的皱纹处写满沧桑,给人一种暮气沉沉的感觉。
昌吉的心中顿时涌出一股悲哀,作为时农最忠心的朋友与属下,他几乎见证了时农这十年来在宁秦城的奋斗与打拼,使得照月马场从无到有,最终成为关中地区最负盛名的马场之一。在宁秦城中,只要提到“时农”的名字,无人不知这是权势与财富的象征,然而就在他要登上生命中最辉煌的顶峰时,却要远离人世而去,这怎不叫昌吉伤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