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谢文东说道,谢文东还有大概会众口一辞这些建议

上葡京网址,谢文东想把在D市的两个叛乱帮会老大约出来,不过,大家却
先发来帖子邀请他了。
帖子的签名有二十四家帮会,比三眼说的十八家帮会足足多出六家。
前来送帖子的是个三十出头青年,自到了文东会以后,就摆出一副
眼高过顶的样子。
谢文东拿着他送来的帖子、大致看了一遍,里面的内容倒是写得很
客气,邀请谢文东一聚,谈论东北黑道未来的发展。时间是一天之后,
地点定在A市。他放下去帖子,打量脑袋扬得高高的青年,问道:“朋
友是哪个帮派的?”
“这个,谢先生不必知道。”青年趾高气扬地说道:“谢先生只需
给我个答复,究竟参不参加。”
谢文东还没等表态,一旁的三眼气得猛拍桌案,指着青年的鼻子,
破口骂道:“你他妈什么东西?!我们参不参加,到时候自然会告诉你 们。”
青年抬头看了三眼一眼,耸肩说道:“随便你们,反正帖子我已经
送到了。”说者,他转身要走。
三眼冷笑一声,说道:”朋友,你以为文东会是你想来就来,想走 就走的吗?!“
青年脸色一变,回头看向谢文东和三眼,冷声问道:”你们这是什 么意思?“
“什么意思?嘿嘿……”陈百成狞笑着,一把掐住青年的脖子,用
力一推,将他顶到墙壁,同时匕首的锋芒抵住他的脖子。
他转头问道:“东哥,干掉他吗?”说话时,匕首的刀尖已深深刺
进青年脖子的肌肉中,鲜血慢慢渗出来。
三眼对谢文东道:“东哥,这个小子太嚣张,让他就这么走了,太 便宜他了。”
谢文东摆摆手,笑道:“两军交战,还不斩来使呢,让他走吧!”
陈百成听后,虽然心有不甘,但谢文东的话他可不敢不听,乖乖地 收起匕首。
没有了匕首的威胁,青年一把推开陈百成,擦擦脖子上的血迹,目
光阴森地瞪着陈百成一眼,冷冷说道:“MD,你给我记住了,早晚有
一天,我会把今天你对我做的,再十倍奉还给你。”
“哈哈”陈百成仰面大笑,突然,身子向前一探,伏在青年耳边,
低声说道:“CNMD,只要我愿意,你就别想再活着走出文东会一步!”
青年没有忽视陈百成那不经意间流露的狠毒,心中一寒,转过 头不再说话。
等青年走后,谢文东向三眼一甩头,道:“找兄弟跟着他,看他是
哪个帮会派来的。”
“恩,我明白。”三眼随即向陈百成使个眼色,后者嘿嘿一笑,快 步走出房间。
三眼将谢文东看完的请贴拿起,仔细瞧了一遍,眉头皱了皱,文道:
“东哥,这所谓的聚会,只怕是个圈套,我们还是不要去的好。”
谢文东摇摇头,说道:“如果我不去,会被其他的帮会笑话的,道
上的朋友也会笑我们胆子小,所以,我必须得去。”
三眼道:“如果东哥要去,那我也去。” 谢文东道:“家里这边需要有人压阵。”
三眼道:“会里能压住阵的兄弟有很多,不差我一个。”
谢文东摇头道:“对方这次邀请我,吃准了我不得不去的心态,此
行其中肯定会有风险,如果我发生意外,社团还有你来支撑,如果我们
两人都发生意外,那社团还能靠谁呢?”
三眼心中一紧,两眼发酸,他咬咬嘴唇,说道:“做兄弟。不仅要
共富贵,更应该同甘苦,我三眼绝不会让东哥一个人冲在最前面。”
这就是兄弟,当子弹飞来的时候,他会冲到你的前面,而不会向后
退缩让你去挡子弹。
“哈哈!”谢文东仰面大笑,拍拍三眼的肩膀,说道:“只是二十
四家曾经的手下败将而已,危险当然是有的,但一个乌合之众和一百个
聚集到一起的乌合之众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单凭他们,想伤我恐怕还没
那么容易。” 三眼精神一振,两眼精光闪烁,这就是谢文东,无论什么时候,面
对什么样的敌人,都是信心知足,他看起来并不狂傲,但若真狂起来,
是那种天王老子也不放在眼里的人。
A市距离D市不算远,可也不近,坐车需要几个小时。
二十四家帮会联盟这次不仅仅只邀请谢文东一个人,东三省凡是有
头有脸的帮会大哥、地方瓢把子,都在他们邀请范围之内。
聚会的地点在A市郊外的一处农庄。原本荒凉的地方一下子变得热
闹起来,只是停放在门外的汽车就拉成数个长排,举目望去,竟一眼看 不到边。
农庄内外,到处都是人,有穿西装的,也有流里流气的,还有光
着膀子露出大片文身的。
农庄从外面看,很普通,只是院墙高了一些,可走进里面,会发现
它的占地面积极大,而且修饰的异常豪华。只是农庄的院落就有办个足
球场大小,内有假山,花园,在里端,还有人造的温泉,冒着腾腾热气,
远远望去,烟雾环绕。
谢文东到时,大多数被邀请的人都已经到了,农庄周围百米之内停
满了汽车,根本挤不进去。 无奈,只好把汽车停在外围,下车步行走进去。
他带的人不多,只有十几个,至少,表面上是十几个。
这十几个人都不简单,除了谢文东、三眼之外,还有高强、姜森、格
桑以及血杀的精锐人员,随便挑出一个,都是身手高强,能以一敌十的 悍将。
不需要说话,也不需要张扬,文东会的旗号本身就是一面金字招牌。
当谢文东这十几个走向农庄的时候,周围密压压拥挤的人群自动的让
开一条通道,无数的目光集中在他们身上,有羡慕,有崇拜,有惧怕,
也有仇恨和敌视。
文东会在东北有数不清的敌人,同样,也有为数众多的追随者。
走到农庄门前,有数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拦住去路,其中一名头
目面无表情地说道:“请出示你的请贴。”
谢文东微微一笑,伸手入怀,夹出帖子,递给对方。
那大汉接过,看也没看,转身走进农庄内。
足足等了十分钟,他才从里面出来,对谢文东说道:”请进吧!“
谢文东等人刚准备往里面走,那大汉将手一伸,拦住三眼等人,说
道:“只有帮会的老大能进,其他人请在外面等!”
对方刚才的态度,已引起三眼的不满,现在又听他这么说,心中的
怒火顿时烧到脑门。他眼中精光一闪,走过大汉身边的时候,张开大手,
一把按在对方的面门上,用力一推,喝道:“gunnimade!”
三眼的臂力极大,不是寻常人能承受得起的。那大汉蹬蹬蹬倒退数
步,直至撞到墙壁才算稳住身子,一张脸由红变白,又由白转青,怒视
三眼,大吼一声,伸手就准备掏家伙。
可是,他的手刚刚伸到衣下,三眼的刀也随之逼在他的喉咙上,冷
笑一声,他说道:“你再动一下,我就送你回老家!”
大汉感觉脖子上传来的寒气,浑身上下的寒毛都竖立起来,伸到
衣内的手也随之慢慢放下来。
正在这时,农庄内走出一位四十开外的中年人,环视一周,心中明
白了大概,他向谢文东点点头,笑呵呵地说道:“下面人有眼不识泰山,
谢先生不要见怪。”
谢文东笑而未语。下面人的表现,还不是取决与上面人的态度?!
三眼收起刀,走到中年人面前,上下打量两眼,冷笑道:“少TM和
我来这套,我只问你,我进去可不可以?”
中年人笑道:“当然可以,三眼哥的名头,道上的兄弟哪有几个没
听过的,如果三眼哥都不能进,那我真不知道还有谁可以进了……”
他正说得起劲,谢文东已从他身旁越过,走进农庄内。
三眼等人紧随其后,也跟了进去,没有人多看他一眼,简直当中年 人是透明。
中年人自嘲地耸耸肩,脸上虽然还带着笑,不过,已不象刚才那么 灿烂。
不需要有人引路,农庄院中有一条石块铺成的路面,直通农房。
农房位于农庄的中央,只有一层,风格为日式的建筑,这让谢文东
感觉很不舒服。
并非因为他对日本有多反感,而是这样的风格让他想起了魂组与山
口组。如果今天这事涉及到了山口组,那就变得不简单了。
谢文东心中多了一份顾虑,表面上依然从容,在他一成不变的外表
下,让人很难看出他心中在想什么。
当他走到农房前,守在门口的黑装大汉拉开门房。
顿时间,一股浓烈的烟雾从里面冒出来,谢文东忍不住皱起眉头。
向里面看,房间很大,地面铺着塌塌米,四周坐满了人,有些人在
喝酒,混合着汗臭味,让人作呕。

“哈哈,我当是谁来了呢,原来是谢先生,快里面请。”一位靠门而坐的大汉站起身形,满脸带笑地做出邀请的手势。
谢文东瞧了这大汉两眼,没有说话,也没有往房间里进,而是回头看向三眼。
三眼忙上前一步,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东哥,这人是小刀盟的老大,周缘。”
谢文东暗暗记下,毕竟,小刀盟了慢叛乱的帮会之一。他走进房间内,目光如电,环视一周,说道:“各位老大,不好意思,我让大家久等了。”
“呵呵!谢先生客气!”周缘说道:“谢先生是什么人?!可是文东会的老大,日理万机,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到这里来,已经是很给我们大家面子了!”他话中有话,软中带刺,让人听后,有种说不出的不舒服。
谢文东笑了,随便找到一处空地,盘膝而坐,悠然道:“大家在谈论什么,请继续吧!”
一位四十出头的肥胖中年人说道:“谢先生,既然大家都是在道上混的,就以兄弟相称好了。”
谢文东耸耸肩,表示自己没有意见。
他不留痕迹地巡视房中一遍,人数大概在五十往上,如果在坐的都是地方的老大,一那么,J省和L省的老大基本都到齐了。
好大的排场啊,看来,这次聚会不单单是针对自己、针对文东会那么简单。谢文东双目一眯,心中冷笑。
肥胖中年人对谢文东说道:“想必,谢兄弟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房卫忠,永发帮的老大,这次聚会,很多兄弟推荐我来做主持,本来永发帮只是个小帮会,在东北也是个小角色,我是没有资格站在这里说话的,但怎奈有那么多的兄弟支持,我实在盛情难却,就厚着脸皮出头冒个泡,谢兄弟不会见怪吧?!”
“呵呵!”谢文东淡然笑道:“当然不会。”谁来做主持都无所谓,反正都是事先预谋好的。
“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来谈谈正经事吧!”肥胖中年人笑呵呵说道:“现在,我们东北最大的帮会,要属文东会了。”说着,他还特意向谢文东点头示意,接着,又继续道:“这么长时间以来,文东会一直独翁东北,说出的话,没有人敢不服从,可是,在东北,除了文东会之外,还有数十个大型帮会,也就是在座的各位老大,如果,文东会一直称王称霸下去,我想,这对其他的帮会很不公平吧?”
他这话,无疑是在讨好和煽动除文东会之外的所有帮会老大。
谢文东脸上的微笑没有丝毫变化,目光垂视,默默听着。
“无论谁在东北说了算,只要能有好处就可以。”一位不到三十的青年冷笑说道:“虽然文东会势力庞大,但一直没对不起我杜云龙,也没有让我的云龙帮受到损失,如果换成其他的帮会做主,我他妈信不过
这杜云龙属于亲文东会的帮派,在文东会扩张时,他也得到不少好处,所以态度上倾向于文东会。
“操!”周缘冷哼道:“杜云龙,你在文东会那里捞到很多实惠,当然这么说,可是,其他那些受到损失的帮会找谁去讲理?”
“去你妈的吧!”杜云龙毫不客气,破口骂道:“别人要是这么说也就算了,只是你,周缘,你最没资格说这样的话。你在文东会身上得到的好处比我少吗?操你的妈,便宜你都占了,现在又倒打一耙,你还是不是人?就他妈是条白眼狼!”
“哈哈!”周缘不怒反笑,说道:“没错,便宜我是占到不少,可是,我现在希望其他的帮会也能得到它应得的利益,有钱大家赚,有福大家享嘛,这有什么不对?”
“别说得比唱得好听……”
他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争得面红耳赤,很快引起其他人的共鸣。房中这些老大,即有反文东会的,也有帮文东会说话的,还有一些中间派的墙头草,房间里叽叽喳喳,争吵声此起彼伏。反倒是谢文东安坐一旁,笑眯眯地点着香烟,把玩打火机。
肥胖中年人房卫忠叹了口气,说道:“大家不要吵了,听我把话说完嘛!”顿了一下,他说道:“我知道,在坐很多老大都得到过文东会的好处,可是,难道大家不想自已当家作主吗?难道不想自已成为号令东北黑道的大哥吗?”
他此言一出,房间中的众人顿时安静下来,一各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目光一齐集中在房卫忠身上。
房卫忠对这个效果很满意,从容说道:“东北的黑道,不应该是一个人的,而是我们大家的,就算有人要坐庄,也应该是大家轮流来坐,不能让一个帮会永不止境地坐下去!大家说呢?”
轮流坐庄东北,这个倒挺有意思。众人都来了情趣,等他继续说下去。
“我们可以组成一个东北的帮会兄弟联盟,共同推荐出一个盟主,由他来领导我们,规定任期的时间,如果做得好,等期满后,我们可以继续选他,如果做得不好,我们再选举他人,这样,人人都有机会,即公平,又合理,各位兄弟认为如何?”
众人低头寻思其中的利弊,谁都没有马上说话。 房间中一下子变得异常安静。
周缘见没人讲话,举目看向房卫忠。后者向他微微点了点头。周缘见状,立刻大声附和道:“这个主意不错,我周缘第一个赞成。”
他一表态,接二连三又有人开始表示赞同,时间不长,有二十二位老大支持房卫忠的建议。
这二十二位老大全部都是出自请贴上二十四个帮会中的老大。
众人中,还有一大半的人没有表态,他们是在等,等着看谢文东的意见。
文东会长期以来在他们心中的地位简直高得无法逾越,他们认为,即使有再多的人支持,只有谢文东摇头,那这个建议就只能出现在口头上,永远都不可能实现,自己没有必要为了一个虚渺的东西得罪谢文东,虽然,房卫忠的提议确实很诱人,也确实让他们这些帮会大哥心动不已。
房卫忠也看出众人的想法,他眼珠一转,干脆直接向谢文东询问。他笑问道:“谢兄弟的意见如何呢?”
谢文东仰面片刻,笑眯眯地说道:“我赞同!”
“啊?”他这句‘我赞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房卫忠这个提议,明显是在削弱文东会在东北的影响力,谁都没有想到,谢文东还会赞同这个提议。
就连站在他身后的三眼等人也是各个面露惊容,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了。
房卫忠眨眨眼睛,停顿好一会,问道:“谢兄弟是说,同意我刚才的意见?”
谢文东点头一笑,道:“没错!”
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房卫忠不经意地向身旁一位年近五十的秃顶中年人看去。
秃顶中年人双目微睁,慢悠悠地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端茶时,他的手指有意无意地敲了敲茶杯。
房卫忠深吸口气,哈哈笑道:“既然谢兄弟都支持在下的意见,那么,其他那些没有表态的兄弟们呢?”
连谢文东都已经点头了,有不少老大按耐不住,纷纷说道:“我们也同意。”
事情出奇的顺利,没用上半个小时的时间,东北的格局便要被彻底颠覆。
随后,在房卫忠的组织下,众人选举这所谓的东北兄弟联盟盟主。
最后的结果是,谢文东获得十五票,林海帮的老大韩国庆获得二十四票,以绝对的优势当选盟主。
如此一来,等于文东会控制东北的时代宣告结束,取而代之的将是林海帮的老大,韩国庆,那个秃了顶的中年人。
对于这个结果,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也在不少人的意料之外。
许多帮派老大一时间都反应不过来。
最高兴的,莫过于组织这次聚会的二十四家帮会老大,他们终于如愿以偿,认为自己已成为取代文东会的东北新贵族。
粱会最终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结束。
在回。市的路上,车内气氛异常的沉重,终于还是三眼先忍不住,开口说道:“东哥,房卫忠的这个提议就是一个事先设计好的圈套。”
“我知道。”谢文东含笑说道。
“他们筹办这次聚会,就是想名正言顺的取代我们文东会。”三眼握着拳头,沉声说道。
“既然东哥都知道,为什么还赞同房卫东的提议?现在,我们的处
“我知道。”谢文东点头。境很被动啊!”三眼焦急地说道。
谢文东爷面大笑,说道:“什么狗屁盟立,只是个虚名,一分钱都不值,实分才是王道。”说着,他眼中光芒闪烁,笑眯眯道:“他们二十四家帮会不是很迫不及待地想做东北的庄家吗?那么就让他们做好了,我敢打赌,不出一个月的时间,东北必将大乱,到那时,自然会有人找上门来,请我们为他出头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