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文东转头又对三眼道,只是三眼先说了

谢文东点点头,赞道:“做的好!”
说话间,人都到的差不多,谢文东低头看看手表,将地图放在一旁,抬起头,慢悠悠地环视一周。
众人都知道谢文东从T市回来是所为何事,对当前的情况也颇感头痛,脸色略带凝重。
谢文东嘴角一挑,呵呵笑了,半开玩笑地说道:“兄弟们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本来以为这次开会的气氛会很沉闷,想不到谢文东的开场白会如此轻松。众人暗松了口气,纷纷说道:“托东哥的福,大家的日子过得都不错。”
“那就好。”谢文东看了看左右,问道:“人都到齐了吗?”
三眼举目瞧了一圈,说道:“东哥,还差两个副堂主没有到。”
谢文东疑问道:“哪两个堂主?”
三眼面露难色,道:“是百成和豹副堂主单清。”说着,他看眼何浩然,又解释道:“我让百成也去调查了,应该很快就能回来!”
何浩然接着说道:“单清现在在Y市对抗叛乱的帮会,应该也快到了。”
谢文东没有再多问,说道:“不等他俩了,我们现在开会。”
十八家帮会,J省占五家,L省占十三家,也就是说叛乱的地方主要集中在L省。谢文东问道:“现在最猖獗的帮会是哪家?”
三眼答道:“有林海帮、永发帮以及小刀盟几个帮会。”
“枪打出头鸟。”谢文东道:“就拿这几个最猖獗的帮会开刀。”
“东哥,我已经试过了。”三眼道:“林海帮和永发帮都是以前被我们打败过的老牌大帮会,实力雄厚,独霸一方,而且帮员众多,现在叛乱,有备而来,很难对付。至于小刀盟是新兴的帮会,以前对我们伏道称臣,听话得很,得到不少实惠,势力扩张得很快,想不到这次叛乱,它也出现在其中,想在短时间内击挎他们,并不容易。”
谢文东皱皱眉头,说道:“照这样说来,我们雄霸东北的文东会其实只是泡沫?”
三眼身子一震,没敢接话。J省和L省都是由他一手打下来的,现在这两省十八家帮会集体叛乱,和他当初手腕过软也是有关系的。
张研江说道:“东哥,我们文东会发展得那么快,其中难免不了会有一些不稳定的因素。我觉得十八家帮会叛乱倒也是一件好事,危机浮出水面总比潜藏在暗中要好。”
谢文东问道:“研江,那你说我们现在如何处理?”
张研江笑道:“有两个选择。第一,用铁血的手腕将其全部歼灭,这样做,优点是见效快,缺点是容易造成己方的损失,同时会让那些没有叛乱的帮会心寒。第二,找出带头叛乱的帮会,将其歼灭,震住其他叛乱的帮会,这样做,优点是伤亡小,易得人心,缺点是见效慢,烦琐,过程会十分麻烦。”
谢文东笑问道:“那你认为哪种办法好一些?”
张研江也乐了,说道:“我感觉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究竟如何做,还是要靠东哥来决定。”
谢文东仰面,笑而不语。
正在这时,会议室房门一开,陈百成从外面急匆匆走进来,对着谢文东深深施了一礼,说道:“对不起,东哥,我出去办事来晚了!”
谢文东摆摆手,刚想让他回到座位上,可眼珠一转,又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问道:“我规定是几点开会?”
陈百成说道:“六点。” 谢文东又道:“现在是几点?”
陈百成身子一颤,低头看看表,小声说道:“是……是六点半。”
“你迟到了半个小时。”谢文东笑眯眯地问道:“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吗?”说着,他偷眼观瞧在座各人的反映。
陈百成被骂,众人脸上有喜有忧,从中不难判断出帮中各干部之间的关系。
“东哥!陈百成闻言,吓得一哆嗦,脸色顿变,急忙说道:“百成不敢,百成不敢!”说着,他求助地看向顶头上司,三眼。
手下人受到责备,三眼的脸上自然也不光彩。他打个哈哈,说道:“东哥,他……”
不等三眼说完,谢文东道:“我不喜欢有人迟到,更不喜欢别人拿我的话当放屁,只此一次,回去坐吧!”
“多谢东哥!”陈百成长长松了口气,擦擦额头的冷汗,低着头快速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他刚坐下,房门又一开,外面走进一位身材高大粗壮的汉子,这人正是豹堂副堂主单清。
谢文东对这个人不是很熟悉,他是近期被何浩然提拨起来的猛将,若论计谋,或许不足,但是统率和武力都十分了得,深得何浩然喜爱。
“东哥,我刚刚从Y市赶过来!”单清小心翼翼地回手将房门关好。
“在坐的这些兄弟里,还有很多是从H市赶来的呢!”谢文东语气平淡地说道:“可是,你却是来的最晚的一个。”
单清满面通红地低下头去,沉默不语。 谢文东道:“你是坐什么来的?”
单清低声道:“坐汽车。”
“人家都是坐飞机,你却坐汽车?!”谢文东笑道:“你们豹堂不会穷的连飞机都从不起吧?”他这话只是开玩笑,并没有嘲讽的意思,会议室的众人听后都乐了,包括何浩然在内,只是单清脸色红得像个熟透的西红柿。
谢文东含笑看了看这位不善言辞的单清,甩头说道:“坐吧!”
“是!”单清挠了挠头发,看了好一会,才找到自己的座位。坐好之后,他小声问坐在自己前面的何浩然,道:“堂主,东哥生我的气了吗?”
何浩然笑道:“傻瓜!东哥哪容易那么生气!”
“哦!”单清听完,这才彻底的放下心来。
谢文东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研江刚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并指出两个不错的办法,大家认为怎么样?”
三眼说道:“我觉得第二条不错,东哥,我这边会抓紧时间调查的。”
李爽嘴角动了动,想要说话,但举目望了望,他把话又咽了回去。李爽不久之前和三眼大吵了一架,心中还系个不大不小的疙瘩,本来他也支持第二个办法,只是三眼先说了,他也就不想再表态。
三眼看到李爽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明白个大概。那次,和李爽吵架,只是在气头上,过后他也很后悔,再想找李爽说清楚时,发现他已经和高强去了T市。
他笑问道:“小爽是不是也有话要说?”
李爽撇撇嘴,故意不看他,侧头说道:“我没什么要说的。”
“呵呵!”三眼被他逗笑了,小声问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啊?”
三眼无奈而笑,站起身形,走到李爽身旁,伸手揉揉他的头发,说道:“兄弟之间哪有隔夜仇?操!难道,我们不是兄弟了?”
李爽混乱地挥挥手臂,打开头顶上烦人的大手,扯着嗓子道:“谁说我们不是兄弟?!”
三眼哈哈大笑,说道:“晚上到我那去,我请你吃饭。吃我亲自做的饭。”
“你做的饭?我靠,那能吃吗?”李爽翻翻眼睛,不确定地问道。
他的话,引来会议室中一片欢笑声,包括谢文东在内。
三眼是个优点和缺点都很分明的人,他脾气暴躁,但性情直率,为人义气,他护短,但又心胸开阔,对兄弟从不记仇。
谢文东笑道:“只请一个人,那可就太小气了。”
三眼大笑道:“好吧,今晚大家统统到我家去。”说完,又小声嘀咕道:“今天是要大出血了……”
李爽大声说道:“三眼哥放心,我们不会把你吃破产的。”他笑得很贼,看看手表,又道:“我看,我们一会可以先去玩玩,再到三眼哥那吃饭,反正现在大家还不饿呢……”
“哈哈,好啊!”三眼干笑两声,暗中伸出黑手,一把掐住李爽的大肥脸。
谢文东无奈摇头,道:“还是老样子,真是伤脑筋啊!”
陈百成在旁默默看着,虽然脸上带着笑,心中却在暗暗合计,他不得不承认,三眼、李爽、高强以及谢文东这些文东会元老之间的感情实在太深了,并不会因为一两次的予盾产生裂痕。
谢文东点着烟,轻描淡写地问道:“在DL叛乱的帮会是哪家?”
三眼说道:“小刀盟和林海帮。”
“嗯!”谢文东点点头,随口道:“明天,约他们老大出来,我想见见。”
“只怕他们不敢来!”三眼担忧道。
谢文东弹了弹手指,悠然说道:“那就打到他们出来为止嘛!”

是很巧!”谢文东目光如炬,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陈百成一机灵,感觉谢文东的目光就象一把刀子,直接插进自己的心脏。他暗暗吸口冷气,不过陈百成城府极深,心里七上八下,但脸上没有多少变化,他笑呵呵问道:“东哥,你这么晚到DL,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谢文东眉毛一批,笑呵呵地反问道:“能发生什么事?”
陈百成眼珠一转,说道:“百成愚钝,东哥的事,我哪能猜测的到?!也不敢猜测!”
谢文东哈哈一笑,双手向后一背,往电梯走去。陈百成急忙跑上前,献媚地谢文东按开电梯门。谢文东在DL部有自己的房间,他不在时,房间也没人敢住进去,都是空闲的。陈百成边掏手机边说道:“东哥,我通知三眼哥,说你回来了。”
“不用!”谢文东摆摆手,说道:“这么晚了,让大家睡个好觉吧,等明天再说!”
“是,东哥!”陈百成恭恭敬敬地点头应了一声。
进了电梯谢文东皱着眉头,问道:“看守门口的那些兄弟,我怎么一个都没见过?”
陈百成忙解释道:“那些都是新人,他们没见过东哥,还请东哥不要见怪。”
对于这一点,谢文东倒是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那些保安飞扬跋扈的气焰,让他心里觉得很不舒服。没错,他们是黑社会,是把打打杀杀当成家常便饭,是在刀口上过活,但是,他们不是地痞、流氓,没必要摆出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混黑道的,能低调就尽量低调,不然枪打出头鸟,自然会死的很快。以前,他一直向三眼、高强、李爽等人强调这一点,这些文东会的骨干做得也很好,文东会旗下的兄弟打起仗来象猛虎,但平时决不会去惹是生非,但是现在,随着帮会发展的越来越大,人员越来越多,情况在渐渐发生改变。
“新人?”谢文东面无表情地说道:“作为‘新人’时,就敢如此张狂,那变成‘老人’之后,还不是要翻上天去?!”
陈百成眨眨眼睛,连忙说道:“东哥请放心,一会,我会去好好教训他们的。”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以为然,对谢文东的话更是嗤之以鼻。谢文东瞥了他一眼,心中叹了口气,摇摇头,没再多说什么。这时,电梯到了顶楼,他信步走了出去,陈百成在他身边跑前跑后,又是帮忙开门,又是帮其铺被子,忙得不亦乐乎。
第二天,清除。文东会的主要干部都已听说谢文东回来的消息,纷纷聚集到分部。
三眼、李爽、高强更是第一时间赶到他的房间。这段时间,大家也是好久没见了,坐在一起,免不了畅谈一番。家常说得差不多了,三眼正色道:“听老森说,东哥回来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了杀手?”
“嗯!”谢文东点点头。 三眼两眼一瞪,问道:“东哥,是什么人干的?”
谢文东摇摇头,说道:“山口组的人可能性最大,但应该还有其他人在协助他们,至于是谁,我就搞不清楚了。”
“CA0他女马的山口组!”三眼咬牙骂了一声,说道:“东哥,我让兄弟们挖地三尺,也要把山口组的人抠出来!”
“不急!”谢文东仰面淡然笑了笑,说道:“山口组在DL的实力不足为惧,没有必要花费那么大的人力去找他们,我们先把自己的问题解决掉才是好的。”
三眼一愣,问道:“东哥,我们自己有什么问题?” 谢文东说道:“开会再说!”
会上,到成了众人互相之间的拜年会,人们先是给谢文东拜过早年,然后又开始互拜,会议室里好不热闹,新年的气氛十足。
见众人互相间的招呼也都打得差不多了,谢文东清了清喉咙,低咳两声。
知道东哥要说话,众人不约而同地停止寒暄,静静等他发话。很快,会议室里安静下来,变得鸦鹊无声。谢文东环视一周,说道:“本来,这几天我是打算回吉乐岛的,但发生一点意外,我去了趟倭国,然后又转机来到DL,想必,大家都感觉很意外吧!”
听到这话,众人纷纷笑了,气氛一下子轻松下来。
不过,谢文东话锋一转,又道:“但是,这次我回来,却发现一些问题。社团下面的兄弟很牛啊!有所依仗,行事张扬,这是怎么回事?”
陈百成最先坐不住,忙说道:“东哥,我今天早上已经教训了那几个没长眼的小子……”
不等他说完,谢文东沉声说道:“闭嘴,我没有问你!”
三眼和陈百成的脸色同是一变。看守分部的人员是陈百成一手安排的,而陈百成又是三眼的手下,他出来问题,自然和三眼脱不料干系,何况,打狗看主人,陈百成被谢文东呵斥,他脸上也无光。
唉!三眼暗叹一声,欠身刚要说话,谢文东转头看向张研江,说道:“纪律,涉及到一个帮派的根基,也关系到一个帮派的生死存亡,下面新来的兄弟不懂纪律,执法堂的人都在干什么?都睡觉去了吗?”
张研江起身,忙说道:“东哥,以后我会着手处理这方面的事情。”
谢文东顿了片刻,别有深意地说道:“有些事情,该做就去做,该管就该管,如果前怕得罪人,后怕伤关系,做事瞻前顾后,我还要这执法堂有什么用?!”
张研江身子一震,低头不语。其他人看出谢文东在发火,一个个也吓得不敢做声。
他的脸色一会红,一会白,变换不定,一副又羞又愧的样子,其实心里美着呢。他能理解谢文东这么说的含义,同是,那也是在敲山震虎。当然,他震得不是三眼,而是依仗三眼而无法无天的陈百成。
“以后,再遇到下面人不懂规矩,该惩就要惩,该罚就要罚,谁若是不服气,或者有怨言,就让他来找我,对我说话!”谢文东说话时,手指点着桌面。
“是!”张研江脑袋低的更深。
“坐下吧!”谢文东转头又对三眼道:“张哥,我不在时,社团都是由你来做主,有些时候,研江那边确实很难做,你应该多给他一些支持!”
三眼闻言,并没有多想,拍着胸脯道:“东哥你放心,演讲执法的时候,谁要是敢不服气,我三眼第一个不放过他!”
说话时,他还特意环视一周,警告众人,这回他可是来真的了,不是在开玩笑。
张研江见状,扑哧一声,差点没笑出来,三眼这人,对敌人刁钻狠毒,能算计到骨子里,但对自家兄弟,却是没有一点城府,傻的可爱。
坐在三眼后侧的陈百成脸色要比张研江难看得多,暗暗咬牙,把谢文东恨得牙痒痒。
正在他暗中憋火的时候,高强猛然转回头,看了他两眼,问道:“百成,你不舒服吗?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陈百成心中暗骂一声,脸上硬是挤出笑来,说道:“多谢强哥关心,我没事!”
“哦!没事就好!”高强嘴角一挑,冷冰冰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他的笑,象钢针一样刺在陈百成的脸上,本来,除了谢文东之外他最恨的就是高强,此时更是暗暗咬牙切齿。
谢文东又说道:“张哥,最近猛虎帮在东北有什么动静吗?”
“猛虎帮?”三眼已经很长时间没关注这个帮会了,在他心目中,猛虎帮早已是过了气的小黑帮了。他老脸一红,说道:“东哥,我暂时没有关注他们,如果你需要他们的资料,我这就叫兄弟们去查!”
“嗯!”谢文东点点头,说道:“猛虎帮和我们的仇恨很深,不能因为他们没有动作,而忽略了他们。”
“我明白了,东哥!”三眼又道:“查出他们,将其彻底消灭吗?”
“好!”谢文东想了想,又提醒道:“但是要小心一点,别惹出乱子,猛虎帮毕竟有战斧支持,与平常的小黑帮不能相提并论。
“东哥,你就交给我吧!”三眼脸上露出狞笑,掰了掰手指。
正事谈完,谢文东含笑问道:“明天,我会去吉乐岛过年,哪位兄弟愿意和我一同回去?”
文东会骨干的家人基本都在吉乐岛,回家过年,当然也要去那里。
三眼摇摇头,说道:“我不能走啊!东哥不在,我再离开,社团没人负责。”
高强、李爽几个堂主也一起摇头,说道:“我们留下来协助三眼对付猛虎帮!”
张研江也随之说道:“执法堂要整顿社团纪律,我也走不开!”
一番说下来,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谢文东听罢,摇头感叹,道:“看来,只有我自己能回去,真是辛苦大家了!”
李爽挠着头发,呵呵笑道:“东哥,你太客气了,咱们谁跟谁啊?!是吧?”
众人听后,皆哈哈而笑。
谢文东也笑了,说道:“好吧,今天晚上我做东,咱们大家吃顿团圆饭。小爽,你去挑饭店吧!”
李爽听后,哈哈大笑,说道:“东哥,这个我喜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