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来说历史叙事遭到质疑,使世界及扶桑的浩大历文学家、人类文物史学家为

有人说:日本文化是暧昧的,而日本的历史是
不是暧昧的呢?如果不是暧昧的,为什么留下如此多的疑团?这个国家从神武天皇开始到今天的明仁天皇,两千多年来一共125代,尽管在历史上经常是外戚夺
权、幕府称霸,但是皇室的血统为什么没有断絶过,也没有一个是亡命国外的?其中的原因何在?这个国家为什么把外来征服者的肖像,把反叛者的肖像和那些功臣
豪杰一样,在公园里鋳成铜像,永久纪念?为什么这个国家的中心,仅仅是一个神圣的“无”。它不是为了放射某种力量存在,而只是为了给予所有的运动一个空虚
的中心点,但是日本民族却仍有如此强大的凝聚力?这些深藏在时间的深处,也深藏在日本民族潜意识深层的神秘,使世界及日本的许多历史学家、人类文化学家为
此皓首穷经,苦思冥想。

内容提要:回溯近代以来历史学的发展历程,一个突出问题就是叙事性导致传统史学的知识可靠性遭到质疑。历史学在叙事层面所面临的困境,是人们对其能否揭示“历史事实”持不同认识所导致的。事实上,对历史叙事的批判并不能消解历史学中的“历史事实”,历史事实不是历史学家凭空想象的结果,即使是历史解释也由不得历史学家天马行空。历史叙事是历史学与生俱来的基本形态,既是它的形式,也是它的内容,是历史学这门古老学科耕耘了数千年的传统。历史学的形态、价值、功能等等,都生于斯、长于斯。离开了这片故土,历史学难以长出参天大树。

而我们在读一些历史书籍时,有时会感到枯燥无味,那可能是因为繁琐而精微的考证淹没了深藏在史料中的历史动机和历史感情;有时我们会感到飘渺不定,那可能是过多的主观猜测稀释了坚实的史料;有时会觉得历史已死,那也许是因为缺少释义的智慧,难以唤会历史永活的灵魂。

近代以来,叙事性导致传统史学的知识可靠性遭到质疑。怎样认识历史叙事?历史学的叙事性与历史知识的客观性之间是什么关系?历史学在未来发展中该怎样处理与之相生相伴数千年之久的叙事?这些都是史学界必须严肃对待的问题。

而旅日中国学者姜建强先生的新作《另类日本
史》,无论是在叙事方式还是在释义方法上都为我们塑造了一个全新的历史回廊,似使我们身临其境般地进入两千年千变
万化的历史旋转舞台,和千姿百态的历史人物对话。使我们看到了“暗香浮动,月影朦胧,春残花落”的王朝文化的“夜”的世界,看到了文化的主潮从朦胧月下幽
深的宫影中转移到辽阔的沃野,樱花微颤梦般的呢喃为强悍肌肉间的刀光剑影所代替的武士世界,更看到了在黑船的浓烟中凤凰涅盘,浴火重生的近代日本的诞生。

近代以来历史叙事遭到质疑

全书以破解日本历史100多个谜的形式出现,如西乡隆盛为什么牵一条狗?恶的元祖是谁?日本为什么没有被殖民侵略?殉死是什么?家康的遗言究竟想说什么?而每一段文章,都在奔涌的溪流般流畅的历史叙事中严密构筑作者的历史结构与解沟的释义框架。

作为与人类文明相伴生的文化现象,历史学最早确立的基本学术范式就是叙事。将总结经验、明辨是非、宣扬教化、立一家之言等各种主观意图贯彻在叙事的过程中,既是传统史学作为一门学科存在与发展的基本形式,也是其实现社会价值的基本方式。然而,近代以来,随着自然科学的迅猛发展,历史学的这一基本学术范式遭到质疑。

首先,作品参考了上百家历史学家的历史考证,使其历史叙述具有坚实的史料基础,无论接触哪个历史之谜,一般都首先介绍以往的历史学家对这个问题的解释和考证,然后找出新的史料或高屋建瓴地进行透辟的分析,得出自己独特的结论。

从人类文明史的角度看,近代以来最为突出的现象就是自然科学迅猛发展,科学成为强势话语。因此,自觉向科学靠拢,努力成为科学领域的一分子,或者至少增强自身的科学属性,成为众多学科发展的一致追求,历史学自然不能例外于此种潮流。在科学化浪潮中,人们对于什么是科学其实并没有达成完全一致的意见。但能不能提供客观、准确的知识,则成为判断一种学术活动是否具有科学性的公认标准。在人文诸学科及各种文化领域,文学、艺术、宗教等主要关乎审美与信仰,主要不是为了提供客观、准确的知识,因而较少出现科学性方面的争论。深陷是非之境的主要是历史学与哲学,因为这两大学科近代以来都有提供客观、准确知识的强烈追求,因而也都面临有关自身学科属性、方法、功能的种种争论。

上葡京官网,第二、发掘出解释历史事件的“关节点”,设
法找到被释义对象在整个文化符号系统中的位置,也就是找到它与其它文化符号系统的联系,而这种联系的发掘越广泛,其联系方式越丰富,就越能使历史事件凸现
出其个性和内涵的丰富性,也就越逼进历史真实的核心。作者绝不单纯去叙述历史事件和其他历史事件的关系,而是利用历史哲学、文化人类学、心理学等方法,让
平面的史料回归立体,不是只让历史事实,而是让历史的行动与声音,光影与色彩与历史事实本身一起澎湃在读者的眼前。

近代以来,笛卡尔等思想家将传统史学摒弃在知识之外,这激发了历史学家们将历史学科学化的雄心。19世纪的实证主义史学、兰克史学以及20世纪法国年鉴学派所做的种种努力,撇开其各自丰富而具体的史学研究方法与内容不说,仅从方向上看,就是为了把历史学规约化为对原始资料的纯粹客观的实证研究。当时的许多历史学家相信,通过严格的资料审查、严谨的历史考证,最终能够提供客观、准确的历史知识,从而实现历史学的科学化。为了维护史学研究的客观性、实现历史学的科学化,近代以来实证主义史学的各个学派都对必然包含着叙事者主观目的、意图的历史叙事持批判态度。比如,兰克提出的“如实直书”,其根本意义正是对传统历史叙事的批判。

第三、历史事件美学性的升华。历史中有轻歌
漫舞,也有刀光剑影;有慈悲宽容,也有骨肉相残;有狂欢盛宴,也有青铜铅泪,但是无论什么样的历史,都有它内在的美学。恶之花也是花,佛界易入,魔界难
入,日本更有其“死的美学”,在日本人的美意识中,存在着一种凋灭,残破的美学。一般西方人和中国人描写凋灭与残破时往往流露出悲哀的情绪,然而日本人往
往以欣赏的眼光去寻找一种凋灭与残破的美。既然无常与变化是生命的真谛,那它就一定孕含天之大美。而凋灭与残破都是无常变化中的一环,它不是通往永恒的
死,而是走向流转的生。“白雪坚冰育嫩草,枯木昏鸦是绿荫”,日本人正是在对这沉沉寂灭的深情的凝视之中,让灼热的目光望穿了这寂灭,使生之鲜活从中透
露。

20世纪,分析哲学兴起,针对语言展开逻辑分析成为一时风尚。在此风尚之下,20世纪的史学理论家们对于历史叙事、历史文本等不再像前辈实证主义史学家们那样抱有偏见,但他们对于历史叙事的重视却非叙事本身,而是叙事所包含的“真值”。在分析哲学家们看来,文献中的“真值”只能通过语言的逻辑分析来发现。因此,尽管叙事进入了研究视野,但关注的重点转换为叙事的形式,因为他们认为只有这种通过逻辑分析发现的、隐藏于叙事形式之中的“真值”,才是我们能够从文本中得出的有关过去的客观知识。从19世纪的实证主义史学发展到20世纪的分析史学,尽管具体论题发生了巨大变化,但在强调历史学需要提供客观、准确知识的学科追求上仍然是一脉相承的。

而《另类日本史》用优美的文笔,对每个历史事件都在形而上的历史哲学层次,进行了美的升华,这本书既是历史的解谜,又是哲学的构筑,也是有歌有泪的优美的散文。如在叙述在日本历史上着名的“源平之争”中灭亡的平氏一族时作者写道:

20世纪70年代,叙事主义史学理论兴起,学术界对叙事的关注从构成叙事的最基础因素——语言进一步拓展和延伸到修辞、文体、模式等更为广阔的领域。在其代表人物海登·怀特看来,当历史由编年转化为故事,就必然会遭遇情节化模式、论证模式及意识形态蕴涵模式等叙事结构的局囿。例如,故事将呈现出特定的类型,如浪漫的、悲剧的、喜剧的、讽刺的。20世纪70年代以来,以海登·怀特、安克斯密特为主要代表人物的叙事主义史学理论虽然突出了历史学的叙事属性,但他们引入修辞学、文本分析等诸多研究方法,试图重新建构历史学的学科逻辑,结果反而造成对历史学更广泛的质疑,而且在社会层面对历史虚无主义的蔓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平家一族从兴隆到没落,然后沉入西海,有一种落日的美。悲凉的美。

历史叙事中的历史事实是客观存在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