遣平阳王长孙翰等讨蠕蠕,平阳王长孙翰等绝漠追寇

世祖太武皇帝讳焘,明元皇帝之长子也。母曰杜贵嫔。天赐五年,生于东宫。
体貌瑰异,道武奇之,曰:“成吾业者必此兒也。”泰常七年四月,封太平王。五
月,立为皇太子。及明元帝疾,命帝总摄百揆。帝聪明大度,意豁如也。

八年十一月己巳,明元帝崩,壬申,太子即皇帝位,大赦天下。十二月,追尊
皇妣为密皇太后。进司徒长孙嵩爵为北平王;司空奚斤为宜城王;蓝田公长孙翰为
平阳王。其余普增爵位各有差。于是除禁锢,释嫌疑,开仓库,振穷乏。河南流人
相率内属者甚众。

北史卷二

始光元年春正月丙寅,安定王弥薨。夏四月甲辰,东巡,幸大宁。六月,宋徐
羡之弑其主义符。秋七月,车驾还宫。八月,蠕蠕六万骑入云中,杀略人吏,攻陷
盛乐。帝帅轻骑讨之,虏乃退走。九月,大简舆徒于东郊,将北讨。冬十二月,遣
平阳王长孙翰等讨蠕蠕,车骑次祚山,蠕蠕北遁,诸军追之,大获而还。

魏本纪第二

二年春正月己卯,车驾至自北伐。三月丙辰,尊保母窦氏曰保太后。丁巳,以
北平王长孙嵩为太尉,平阳王长孙翰为司徒,宜城王奚斤为司空。庚申,营故东宫
为万寿宫,起永安、安乐二殿、临望观、九华堂。初造新字千余。夏四月诏龙骧将
军步堆使宋。五月,诏天下十家发大牛一头运粟塞上。秋八月,赫连屈丐死。九月,
永安、安乐二殿成,丁卯,大飨以落之。冬十月癸卯,车驾北伐,东西五道并出。
平阳王长孙翰等绝漠追寇,蠕蠕北走。

  世祖太武皇帝讳焘,明元皇帝之长子也。母曰杜贵嫔。天赐五年,生于东宫。体貌瑰异,道武奇之,曰:「成吾业者必此兒也。」泰常七年四月,封太平王。五月,立为皇太子。及明元帝疾,命帝总摄百揆。帝聪明大度,意豁如也。

三年春正月壬申,车驾至自北伐。乞伏炽盘遣使朝贡,请讨赫连昌。二月,起
太学于城东,祀孔子,以颜回配。夏五月辛卯,进中山公纂爵为王,复南安公素先
爵常山王。六月,幸云中旧宫,谒陵庙,西至五原,田于阴山,东至和兜山。秋七
月,筑马射台于长川,帝亲登台走马。王公诸国君长驰射中者,赐金锦缯絮各有差。
八月,车驾还宫。宋人来聘。帝以赫连屈丐死,诸子相攻,冬十月丁巳,车驾西伐,
幸云中,临君子津。会天暴寒,数日冰合。十一月戊寅,率轻骑袭赫连昌。壬午,
徙万余家而还。至祚山,班虏获以赐将士各有差。十二月,诏奚斤西据长安。秦、
陇氐羌皆叛昌诣斤降。武都王杨玄及沮渠蒙逊等使使内附。

  八年十一月己巳,明元帝崩,壬申,太子即皇帝位,大赦天下。十二月,追尊皇妣为密皇太后。进司徒长孙嵩爵为北平王;司空奚斤为宜城王;蓝田公长孙翰为平阳王。其余普增爵位各有差。于是除禁锢,释嫌疑,开仓库,振穷乏。河南流人相率内属者甚众。

四年春正月乙酉,车驾至自西伐,赐留台文武各有差。从人在道多死,到者裁
十六七。己亥,行幸幽州。赫连昌遣其弟定向长安。帝闻之,遣就阴山伐木造攻具。
二月,车驾还宫。三月丙午,诏执金吾桓贷造桥于君子津。丁丑,广平王连薨。夏
四月丁未,诏员外散骑常侍步堆使于宋。五月,车驾西讨赫连昌,次拔邻山。筑城
舍辎重,以轻骑三万先行。戊戌,至黑水。帝亲祈天,告祖宗之灵而誓众。六月癸
卯朔,日有蚀之。甲辰,大破赫连昌,昌奔上邽。乙巳,车驾入城,虏昌群弟及其
母妹妻妾宫人万数,府库珍宝车旗器物不可胜计。辛酉,班师。留常山王素、执金
吾桓贷镇统万。秋七月己卯,筑坛于祚岭,戏马驰射,赐中者金帛缯絮各有差。蠕
蠕寇云中,闻破赫连昌,惧而逃。八月壬子,车驾至自西伐,饮至策勋,告宗庙,
班军实以赐留台百僚各有差。冬十一月,以氐王杨玄为假征南大将军、都督、梁州
刺史、南秦王。十二月,行幸中山,守宰贪污免者十数人。癸卯,车驾还宫,复所
过田租之半。

  始光元年春正月丙寅,安定王弥薨。夏四月甲辰,东巡,幸大宁。六月,宋徐羡之弑其主义符。秋七月,车驾还宫。八月,蠕蠕六万骑入云中,杀略人吏,攻陷盛乐。帝帅轻骑讨之,虏乃退走。九月,大简舆徒于东郊,将北讨。冬十二月,遣平阳王长孙翰等讨蠕蠕,车骑次祚山,蠕蠕北遁,诸军追之,大获而还。

神蒨元年春正月,以天下守令多非法,精选忠良悉代之。辛未,京兆王黎薨。
二月,改元。司空奚斤进军安定。监军侍御史安颉出战,禽昌。其余众立昌弟定为
主,走还平凉。三月辛巳,侍中古弼送赫连昌至于京师。司空奚斤追赫连定于平凉
马髦岭,为定所禽。将军丘堆先在安定,闻斤败,东走长安。帝大怒,诏颉令斩之。
夏四月,赫连定遣使朝贡。壬子,西巡。戊午,田于河西,大赦。南秦王杨玄遣使
朝贡。五月,乞伏炽盘死。秋八月,东幸广宁,临观温泉。以太牢祭黄帝、尧、舜
庙。九月,车驾还宫。冬十一月乙未朔,日有蚀之。是月,行幸河西,大校猎。十
二月甲申,车驾还宫。

  二年春正月己卯,车驾至自北伐。三月丙辰,尊保母窦氏曰保太后。丁巳,以北平王长孙嵩为太尉,平阳王长孙翰为司徒,宜城王奚斤为司空。庚申,营故东宫为万寿宫,起永安、安乐二殿、临望观、九华堂。初造新字千余。夏四月诏龙骧将军步堆使宋。五月,诏天下十家发大牛一头运粟塞上。秋八月,赫连屈丐死。九月,永安、安乐二殿成,丁卯,大飨以落之。冬十月癸卯,车驾北伐,东西五道并出。平阳王长孙翰等绝漠追寇,蠕蠕北走。

二年夏四月,宋人来聘。庚寅,车驾北伐。五月丁未,次于沙漠,舍辎重,轻
骑兼冀马至栗水。蠕蠕震怖,焚庐舍,绝迹西走。冬十月,振旅凯旋于京师,告于
宗庙。列置新人于漠南,东至濡源,西暨五原、阴山,竟三千里。十一月,西巡,
田于河西,至祚山而还。

  三年春正月壬申,车驾至自北伐。乞伏炽盘遣使朝贡,请讨赫连昌。二月,起太学于城东,祀孔子,以颜回配。夏五月辛卯,进中山公纂爵为王,复南安公素先爵常山王。六月,幸云中旧宫,谒陵庙,西至五原,田于阴山,东至和兜山。秋七月,筑马射台于长川,帝亲登台走马。王公诸国君长驰射中者,赐金锦缯絮各有差。八月,车驾还宫。宋人来聘。帝以赫连屈丐死,诸子相攻,冬十月丁巳,车驾西伐,幸云中,临君子津。会天暴寒,数日冰合。十一月戊寅,率轻骑袭赫连昌。壬午,徙万余家而还。至祚山,班虏获以赐将士各有差。十二月,诏奚斤西据长安。秦、陇氐羌皆叛昌诣斤降。武都王杨玄及沮渠蒙逊等使使内附。

三年春正月庚子,车驾还宫。壬寅,大赦。癸卯,行幸广宁,临温泉,作《温
泉歌》。二月丁卯,司徒、平阳王长孙翰薨。戊辰,车驾还宫。三月壬寅,进会稽
公赫连昌为秦王。夏四月甲子,行幸云中。敕勒万余落叛走,诏尚书封铁追灭之。
五月戊午,论讨敕勒功,大明赏罚。秋七月己亥,诏诸征镇将军、王公杖节边远者,
听开府辟召,其次增置吏员。庚子,诏大鸿胪卿杜超假节都督冀、定、相三州诸军
事、行征南大将军、太宰,进爵为王,镇鄴,为诸军节度。八月,宋将到彦之自清
水入河,溯流西行。丙寅,彦之遣将度河攻治坂,冠军将军安颉督诸军击破之。九
月癸卯,立密皇太后庙于鄴。甲辰,行幸统万,遂征平凉。是月,冯跋死。冬十月
乙卯,冠军将军安颉济河攻洛阳,丙子,拔之。辛巳,安颉平武牢。十一月乙酉,
车驾至平凉。己亥,行幸安定。庚子,帝自安西还临平凉,遂掘堑围守之。行幸纽
城,安慰初附,赦秦、陇之人,赐复七年。辛丑,安颉帅诸军攻滑台。沮渠蒙逊遣
使朝贡。壬寅,封寿光侯叔孙建为丹杨王。十二月丁卯,赫连定弟社于度洛孤面缚
出降,平凉,收其珍宝。定长安、临晋、武功守将皆奔走,关中平。壬申,车驾还
东,留巴东公延普等镇安定。

  四年春正月乙酉,车驾至自西伐,赐留台文武各有差。从人在道多死,到者裁十六七。己亥,行幸幽州。赫连昌遣其弟定向长安。帝闻之,遣就阴山伐木造攻具。二月,车驾还宫。三月丙午,诏执金吾桓贷造桥于君子津。丁丑,广平王连薨。夏四月丁未,诏员外散骑常侍步堆使于宋。五月,车驾西讨赫连昌,次拔邻山。筑城舍辎重,以轻骑三万先行。戊戌,至黑水。帝亲祈天,告祖宗之灵而誓众。六月癸卯朔,日有蚀之。甲辰,大破赫连昌,昌奔上邽。乙巳,车驾入城,虏昌群弟及其母妹妻妾宫人万数,府库珍宝车旗器物不可胜计。辛酉,班师。留常山王素、执金吾桓贷镇统万。秋七月己卯,筑坛于祚岭,戏马驰射,赐中者金帛缯絮各有差。蠕蠕寇云中,闻破赫连昌,惧而逃。八月壬子,车驾至自西伐,饮至策勋,告宗庙,班军实以赐留台百僚各有差。冬十一月,以氐王杨玄为假征南大将军、都督、梁州刺史、南秦王。十二月,行幸中山,守宰贪污免者十数人。癸卯,车驾还宫,复所过田租之半。

四年春正月壬午,车驾次木根山,大飨群臣。丙申,宋将檀道济、王仲德从清
水救滑台。丹杨王叔孙建、汝阴公长孙道生拒之,道济等不敢进。是月,赫连定灭
乞伏慕末。二月辛酉,安颉、司马楚之平滑台。癸酉,车驾还宫,饮至策勋,告于
宗庙,赐留台百官各有差。战士赐复十年。定州人饥,诏开仓以振之。宋将檀道济、
王仲德东走。三月庚戌,冠军将军安颉献宋俘万余人,甲兵三万。夏六月,赫连定
北袭沮渠蒙逊,为吐谷浑慕璝所执。闰月乙未,蠕蠕国遣使朝贡。诏散骑侍郎周绍
使于宋。秋七月己酉,行幸河西。起承华宫。八月乙酉,沮渠蒙逊遣子安周入侍。
吐谷浑慕璝遣使奉表,请送赫连定。己丑,以慕璝为大将军,封西秦王。九月癸丑,
车驾还宫。庚申,加太尉长孙嵩柱国大将军,以左光禄大夫崔浩为司徒,征西大将
军长孙道生为司空。癸亥,诏兼太常李顺持节拜河西王沮渠蒙逊为假节、加侍中、
都督凉州持节及西域羌戎诸军事、行征西大将军、太傅、凉州牧、凉王。壬申,诏
曰:“范阳卢玄、博陵崔绰、赵郡李灵、河间邢颖、勃海高允、广平游雅、太原张
伟等皆贤俊之胄,冠冕州邦,有羽仪之用。《易》曰:‘我有好爵,吾与尔縻之。’
如玄之比,隐迹衡门,不曜名誉者,尽敕州郡以礼发遣。”遂征玄等。州郡所遣至
者数百人,皆差次叙用。冬十月戊寅,诏司徒崔浩改定律令。行幸漠南。十一月丙
辰,北部敕勒莫弗库若于率其部数万骑驱鹿兽数百万诣行在所。帝因而大狩,以赐
从者,勒石漠南,以记功德。宜城王奚斤坐事降爵为公。十二月,车驾还宫。

  神蒨元年春正月,以天下守令多非法,精选忠良悉代之。辛未,京兆王黎薨。二月,改元。司空奚斤进军安定。监军侍御史安颉出战,禽昌。其余众立昌弟定为主,走还平凉。三月辛巳,侍中古弼送赫连昌至于京师。司空奚斤追赫连定于平凉马髦岭,为定所禽。将军丘堆先在安定,闻斤败,东走长安。帝大怒,诏颉令斩之。夏四月,赫连定遣使朝贡。壬子,西巡。戊午,田于河西,大赦。南秦王杨玄遣使朝贡。五月,乞伏炽盘死。秋八月,东幸广宁,临观温泉。以太牢祭黄帝、尧、舜庙。九月,车驾还宫。冬十一月乙未朔,日有蚀之。是月,行幸河西,大校猎。十二月甲申,车驾还宫。

延和元年春正月丙午,尊保太后为皇太后,立皇后赫连氏,以皇子晃为皇太子,
谒于太庙,大赦改元。三月丁未,追赠夫人贺氏为皇后。壬申,西秦王吐谷浑慕璝
送赫连定于京师。夏五月,宋人来聘。六月庚寅,车驾伐和龙。诏尚书左仆射安原
等屯于漠南,以备蠕蠕。辛卯,诏兼散骑常侍邓颖使于宋。秋七月己巳,车驾至和
龙,穿堑以守之。是月,筑东宫。九月乙卯,车驾西还。徙营丘、成周、辽东、乐
浪、带方、玄菟六郡人三万家于幽州,开仓以振之。冬十月,吐谷浑慕璝遣使朝贡。
十一月己巳,车驾至自和龙。十二月己丑,冯弘子长乐公崇及其母弟朗、朗弟邈以
辽西内属。先是,辟召贤良而州郡多逼遣之,诏以礼申喻,任其进退。

  二年夏四月,宋人来聘。庚寅,车驾北伐。五月丁未,次于沙漠,舍辎重,轻骑兼冀马至栗水。蠕蠕震怖,焚庐舍,绝迹西走。冬十月,振旅凯旋于京师,告于宗庙。列置新人于漠南,东至濡源,西暨五原、阴山,竟三千里。十一月,西巡,田于河西,至祚山而还。

二年春二月庚午,诏兼鸿胪卿李继持节假冯崇车骑大将军、辽西王,承制,听
置尚书已下。壬午,诏兼散骑常侍宋宣使于宋。夏四月,沮渠蒙逊死,以其子牧犍
为车骑将军,改封西河王。六月,遣永昌王健、尚书左仆射安原督诸军讨和龙。辛
巳,诏乐安王范发秦、雍兵一万筑小城于长安城内。秋八月,辽西王冯崇上表求说
降其父,帝不听。九月,宋人来聘,并献驯象一。戊午,诏兼大鸿胪卿崔赜持节拜
征虏将军杨难当为征南大将军、仪同三司,封南秦王。冬十二月己巳,大赦天下。
辛未,幸阴山北。诏兼散骑常侍卢玄使于宋。

  三年春正月庚子,车驾还宫。壬寅,大赦。癸卯,行幸广宁,临温泉,作《温泉歌》。二月丁卯,司徒、平阳王长孙翰薨。戊辰,车驾还宫。三月壬寅,进会稽公赫连昌为秦王。夏四月甲子,行幸云中。敕勒万余落叛走,诏尚书封铁追灭之。五月戊午,论讨敕勒功,大明赏罚。秋七月己亥,诏诸征镇将军、王公杖节边远者,听开府辟召,其次增置吏员。庚子,诏大鸿胪卿杜超假节都督冀、定、相三州诸军事、行征南大将军、太宰,进爵为王,镇鄴,为诸军节度。八月,宋将到彦之自清水入河,溯流西行。丙寅,彦之遣将度河攻治坂,冠军将军安颉督诸军击破之。九月癸卯,立密皇太后庙于鄴。甲辰,行幸统万,遂征平凉。是月,冯跋死。冬十月乙卯,冠军将军安颉济河攻洛阳,丙子,拔之。辛巳,安颉平武牢。十一月乙酉,车驾至平凉。己亥,行幸安定。庚子,帝自安西还临平凉,遂掘堑围守之。行幸纽城,安慰初附,赦秦、陇之人,赐复七年。辛丑,安颉帅诸军攻滑台。沮渠蒙逊遣使朝贡。壬寅,封寿光侯叔孙建为丹杨王。十二月丁卯,赫连定弟社于度洛孤面缚出降,平凉,收其珍宝。定长安、临晋、武功守将皆奔走,关中平。壬申,车驾还东,留巴东公延普等镇安定。

三年春正月乙未,车驾次于女水,大飨群臣。戊戌,冯弘遣使求和,帝不许。
丙辰,南秦王杨难当克汉中,送雍州流人七千家于长安。二月戊寅,诏以频年屡征,
有事西北,运输之役,百姓勤劳,令郡县括贫富以为三级,富者租赋如常,中者复
二年,下穷者复三年。辛卯,车驾还宫。三月甲寅,行幸河西。闰月甲戌,秦王赫
连昌叛走。丙子,河西候将格杀之。验其谋反,群弟皆伏诛。己卯,车驾还宫。进
彭城公粟爵为王。秋七月辛巳,东宫成,备置屯卫,三分西宫之一,壬午,行幸美
稷,遂至隰城。命诸军讨山胡白龙于河西。九月戊子,克之。斩白龙及其将帅,屠
其城。冬十一月,车驾还宫。十二月甲辰,行幸云中。

  四年春正月壬午,车驾次木根山,大飨群臣。丙申,宋将檀道济、王仲德从清水救滑台。丹杨王叔孙建、汝阴公长孙道生拒之,道济等不敢进。是月,赫连定灭乞伏慕末。二月辛酉,安颉、司马楚之平滑台。癸酉,车驾还宫,饮至策勋,告于宗庙,赐留台百官各有差。战士赐复十年。定州人饥,诏开仓以振之。宋将檀道济、王仲德东走。三月庚戌,冠军将军安颉献宋俘万余人,甲兵三万。夏六月,赫连定北袭沮渠蒙逊,为吐谷浑慕璝所执。闰月乙未,蠕蠕国遣使朝贡。诏散骑侍郎周绍使于宋。秋七月己酉,行幸河西。起承华宫。八月乙酉,沮渠蒙逊遣子安周入侍。吐谷浑慕璝遣使奉表,请送赫连定。己丑,以慕璝为大将军,封西秦王。九月癸丑,车驾还宫。庚申,加太尉长孙嵩柱国大将军,以左光禄大夫崔浩为司徒,征西大将军长孙道生为司空。癸亥,诏兼太常李顺持节拜河西王沮渠蒙逊为假节、加侍中、都督凉州持节及西域羌戎诸军事、行征西大将军、太傅、凉州牧、凉王。壬申,诏曰:「范阳卢玄、博陵崔绰、赵郡李灵、河间邢颖、勃海高允、广平游雅、太原张伟等皆贤俊之胄,冠冕州邦,有羽仪之用。《易》曰:’我有好爵,吾与尔縻之。’如玄之比,隐迹衡门,不曜名誉者,尽敕州郡以礼发遣。」遂征玄等。州郡所遣至者数百人,皆差次叙用。冬十月戊寅,诏司徒崔浩改定律令。行幸漠南。十一月丙辰,北部敕勒莫弗库若于率其部数万骑驱鹿兽数百万诣行在所。帝因而大狩,以赐从者,勒石漠南,以记功德。宜城王奚斤坐事降爵为公。十二月,车驾还宫。

太延元年春正月乙未朔,日有蚀之。壬午,降死罪刑已下各一等。癸未,出道
武、明元宫人,令得嫁。甲申,大赦改元。二月庚子,蠕蠕、焉耆、车师各遣使朝
贡。诏长安及平凉人徙在京师其孤老不能自存者,听还乡里。丁未,车驾还宫。夏
五月庚申,进宜都公穆寿为宜都王,汝阴公长孙道生为上党王,宜城公奚斤为恆农
王,广陵公娄伏连为广陵王。遣使者二十辈使西域。甲戌,行幸云中。六月甲午,
诏曰:“去春小旱,东作不茂,忧勤克己,祈请灵祐。岂朕精诚有感,何报应之速。
云雨震洒,流泽沾渥。有鄙妇人持方寸玉印诣潞县侯孙家,既而亡去,莫知所在。
印有三字,为龙鸟之形,要妙奇巧,不类人迹,文曰‘旱疫平’。推寻其理,盖神
灵之报应也。比者以来,祯瑞仍臻,甘露流液,降于殿内;嘉瓜合蒂,生于中山;
野木连理,殖于魏郡;在先后载诞之乡,白燕集于盛乐旧都,玄鸟随之,盖有千数;
嘉禾频岁合秀于恆农;白兔并见于勃海,白雉三只又集于平阳太祖之庙。天降嘉贶,
将何德以酬之?其令天下大酺五日,礼报百神,守宰祭界内名山大川,上答天意。”
丙午,高丽、鄯善国并遣使朝贡。秋七月,田于棝阳。己卯,乐平王丕等五将东伐,
至和龙,徙男女六千口而还。八月丙戌,行幸河西。粟特国遣使朝贡。九月,车驾
还宫。冬十月癸卯,尚书左仆射安原谋反,伏诛。甲辰,行幸定州,次于新城宫。
十一月己巳,校猎于广川。丙子,行幸鄴,祀密太后庙。诸所过亲问高年,褒礼贤
俊。十二月癸卯,遣使者以太牢祀北岳。

  延和元年春正月丙午,尊保太后为皇太后,立皇后赫连氏,以皇子晃为皇太子,谒于太庙,大赦改元。三月丁未,追赠夫人贺氏为皇后。壬申,西秦王吐谷浑慕璝送赫连定于京师。夏五月,宋人来聘。六月庚寅,车驾伐和龙。诏尚书左仆射安原等屯于漠南,以备蠕蠕。辛卯,诏兼散骑常侍邓颖使于宋。秋七月己巳,车驾至和龙,穿堑以守之。是月,筑东宫。九月乙卯,车驾西还。徙营丘、成周、辽东、乐浪、带方、玄菟六郡人三万家于幽州,开仓以振之。冬十月,吐谷浑慕璝遣使朝贡。十一月己巳,车驾至自和龙。十二月己丑,冯弘子长乐公崇及其母弟朗、朗弟邈以辽西内属。先是,辟召贤良而州郡多逼遣之,诏以礼申喻,任其进退。

二年春正月甲寅,车驾还宫。二月戊子,冯弘遣使朝贡,求送侍子,帝不许。
壬辰,遣使者十余辈诣高丽、东夷诸国,诏喻之。三月丙辰,宋人来聘。辛未,遣
平东将军娥清、安西将军古弼讨冯弘。弘求救于高丽,高丽遣其大将葛蔓卢迎之。
夏四月甲寅,皇子小兒、苗兒并薨。五月乙卯,冯弘奔高丽。戊午,诏散骑常侍封
拨使高丽,征送冯弘。丁卯,行幸河西。赫连定之西也,杨难当窃据上邽,秋七月
庚戌,命乐平王丕等讨之。诏散骑常侍游雅使于宋。八月丁亥,遣使六辈使西域。
帝校猎于河西,诏广平公张黎发定州七郡一万二千人通莎泉道。甲辰,高车国遣使
朝贡。九月庚戌,乐平王丕等至,略阳公难当奉诏摄上邽守。高丽不送冯弘,帝将
伐之,纳乐平王丕计而止。冬十一月己酉,幸棝阳。驱野马于云中,置野马苑。闰
月壬子,车驾还宫。乙丑,改封颍川王提为武昌王。河西王沮渠牧犍遣使朝贡。是
岁,吐谷浑慕璝死。

  二年春二月庚午,诏兼鸿胪卿李继持节假冯崇车骑大将军、辽西王,承制,听置尚书已下。壬午,诏兼散骑常侍宋宣使于宋。夏四月,沮渠蒙逊死,以其子牧犍为车骑将军,改封西河王。六月,遣永昌王健、尚书左仆射安原督诸军讨和龙。辛巳,诏乐安王范发秦、雍兵一万筑小城于长安城内。秋八月,辽西王冯崇上表求说降其父,帝不听。九月,宋人来聘,并献驯象一。戊午,诏兼大鸿胪卿崔赜持节拜征虏将军杨难当为征南大将军、仪同三司,封南秦王。冬十二月己巳,大赦天下。辛未,幸阴山北。诏兼散骑常侍卢玄使于宋。

三年春正月癸未,中山王纂薨。戊子,太尉、北平王长孙嵩薨。乙巳,丹杨王
叔孙建薨。二月乙卯,行幸幽州,存恤孤老,问人疾苦。还幸上谷,遂至代,所过
复田租之半。三月己卯,车驾还宫。丁酉,宋人来聘。夏五月己丑,诏天下吏人得
举告守令不如法者。丙申,行幸云中。秋七月戊子,使永昌王健、上党王长孙道生
讨山胡白龙余党于西河,灭之。八月甲辰,行幸河西。九月甲申,车驾还宫。丁酉,
遣使者拜西秦王慕璝弟慕利延为镇西大将军、仪同三司,改封西平王。冬十月癸卯,
行幸云中。十一月壬申,车驾还宫。是岁,河西王沮渠牧犍世子封坛来朝,高丽、
契丹、龟兹、悦般、焉耆、车师、粟特、疏勒、乌孙、渴盘陁、鄯善、破洛那、者
舌等国各遣使朝贡。

  三年春正月乙未,车驾次于女水,大飨群臣。戊戌,冯弘遣使求和,帝不许。丙辰,南秦王杨难当克汉中,送雍州流人七千家于长安。二月戊寅,诏以频年屡征,有事西北,运输之役,百姓勤劳,令郡县括贫富以为三级,富者租赋如常,中者复二年,下穷者复三年。辛卯,车驾还宫。三月甲寅,行幸河西。闰月甲戌,秦王赫连昌叛走。丙子,河西候将格杀之。验其谋反,群弟皆伏诛。己卯,车驾还宫。进彭城公粟爵为王。秋七月辛巳,东宫成,备置屯卫,三分西宫之一,壬午,行幸美稷,遂至隰城。命诸军讨山胡白龙于河西。九月戊子,克之。斩白龙及其将帅,屠其城。冬十一月,车驾还宫。十二月甲辰,行幸云中。

四年春三月庚辰,鄯善王弟素延耆来朝。癸未,罢沙门年五十以下。江阳王根
薨。是月,高丽杀冯弘。夏五月戊寅,赦。秋七月壬申,车驾北伐。冬十一月丁卯
朔,日有蚀之。十二月,车驾至自北伐。上洛巴、泉蕇等相帅内附。诏兼散骑常侍
高雅使于宋。

  太延元年春正月乙未朔,日有蚀之。壬午,降死罪刑已下各一等。癸未,出道武、明元宫人,令得嫁。甲申,大赦改元。二月庚子,蠕蠕、焉耆、车师各遣使朝贡。诏长安及平凉人徙在京师其孤老不能自存者,听还乡里。丁未,车驾还宫。夏五月庚申,进宜都公穆寿为宜都王,汝阴公长孙道生为上党王,宜城公奚斤为恆农王,广陵公娄伏连为广陵王。遣使者二十辈使西域。甲戌,行幸云中。六月甲午,诏曰:「去春小旱,东作不茂,忧勤克己,祈请灵祐。岂朕精诚有感,何报应之速。云雨震洒,流泽沾渥。有鄙妇人持方寸玉印诣潞县侯孙家,既而亡去,莫知所在。印有三字,为龙鸟之形,要妙奇巧,不类人迹,文曰’旱疫平’。推寻其理,盖神灵之报应也。比者以来,祯瑞仍臻,甘露流液,降于殿内;嘉瓜合蒂,生于中山;野木连理,殖于魏郡;在先后载诞之乡,白燕集于盛乐旧都,玄鸟随之,盖有千数;嘉禾频岁合秀于恆农;白兔并见于勃海,白雉三只又集于平阳太祖之庙。天降嘉贶,将何德以酬之?其令天下大酺五日,礼报百神,守宰祭界内名山大川,上答天意。」丙午,高丽、鄯善国并遣使朝贡。秋七月,田于棝阳。己卯,乐平王丕等五将东伐,至和龙,徙男女六千口而还。八月丙戌,行幸河西。粟特国遣使朝贡。九月,车驾还宫。冬十月癸卯,尚书左仆射安原谋反,伏诛。甲辰,行幸定州,次于新城宫。十一月己巳,校猎于广川。丙子,行幸鄴,祀密太后庙。诸所过亲问高年,褒礼贤俊。十二月癸卯,遣使者以太牢祀北岳。

五年春正月庚寅,行幸定州。三月辛未,车驾还宫。庚寅,以故南秦王世子杨
保宗为征南大将军、秦州牧、武都王,镇上邽。夏五月癸未,遮逸国献汗血马。六
月甲辰,车驾西讨沮渠牧犍。侍中、宜都王穆寿辅皇太子决留台事,大将军长乐王
嵇敬、辅国大将军建宁王崇二万人屯漠南,以备蠕蠕。秋七月己巳,车驾至上都属
国城,大飨群臣,讲武马射。壬午,留辎重,分部诸军。八月丙申,车驾至姑臧,
牧犍兄子祖逾城来降。乃分军围之。九月丙戌,牧犍与左右文武五千人面缚军门,
帝解其缚,待以籓臣之礼。收其城内户口二十余万,仓库珍宝不可称计。进张掖公
秃发保周爵为王,与龙骧将军穆罴、安远将军源贺分略诸郡。牧犍弟张掖太守宜得
西奔酒泉太守无讳,后奔晋昌;乐都太守安周南奔吐谷浑。戊子,蠕蠕犯塞,遂至
七介山,京都大骇。皇太子命上党王长孙道生等拒之。冬十月辛酉,车驾还宫。徙
凉州人三万余家于京师。留乐平王丕、征西将军贺多罗镇凉州。癸亥,遣张掖王秃
发保周喻诸部鲜卑,保周因率诸部叛于张掖。十一月乙巳,宋人来聘,并献驯象一。
十二月壬午,车驾至自西伐,饮至策勋,告于宗庙。杨难当寇上邽,镇将元勿头讨
走之。是岁,鄯善、龟兹、疏勒、焉耆、高丽、粟特、渴盘陀、破洛那、悉居半等
国并遣使朝贡。

  二年春正月甲寅,车驾还宫。二月戊子,冯弘遣使朝贡,求送侍子,帝不许。壬辰,遣使者十余辈诣高丽、东夷诸国,诏喻之。三月丙辰,宋人来聘。辛未,遣平东将军娥清、安西将军古弼讨冯弘。弘求救于高丽,高丽遣其大将葛蔓卢迎之。夏四月甲寅,皇子小兒、苗兒并薨。五月乙卯,冯弘奔高丽。戊午,诏散骑常侍封拨使高丽,征送冯弘。丁卯,行幸河西。赫连定之西也,杨难当窃据上邽,秋七月庚戌,命乐平王丕等讨之。诏散骑常侍游雅使于宋。八月丁亥,遣使六辈使西域。帝校猎于河西,诏广平公张黎发定州七郡一万二千人通莎泉道。甲辰,高车国遣使朝贡。九月庚戌,乐平王丕等至,略阳公难当奉诏摄上邽守。高丽不送冯弘,帝将伐之,纳乐平王丕计而止。冬十一月己酉,幸棝阳。驱野马于云中,置野马苑。闰月壬子,车驾还宫。乙丑,改封颍川王提为武昌王。河西王沮渠牧犍遣使朝贡。是岁,吐谷浑慕璝死。

太平真君元年春正月己酉,沮渠无讳国酒泉。辛亥,分遣侍臣巡行州郡,观察
风俗,问人疾苦。二月己巳,诏假通直常侍邢颖使于宋。发长安人五千浚昆明池。
三月,酒泉陷。夏四月戊午朔,日有蚀之。庚辰,沮渠无讳寇张掖。秃发保周屯删
丹。六月丁丑,皇孙浚生,大赦改元。秋七月,行幸阴山。己丑,永昌王健大破秃
发保周,走之。丙申,保太后窦氏崩于行宫。癸丑,保周自杀,传首京师。八月甲
申,沮渠无讳降。九月壬寅,车驾还宫。是岁,州镇十五饥,诏开仓振恤之。以河
南主曜子羯兒为河间王,后改封略阳王。

  三年春正月癸未,中山王纂薨。戊子,太尉、北平王长孙嵩薨。乙巳,丹杨王叔孙建薨。二月乙卯,行幸幽州,存恤孤老,问人疾苦。还幸上谷,遂至代,所过复田租之半。三月己卯,车驾还宫。丁酉,宋人来聘。夏五月己丑,诏天下吏人得举告守令不如法者。丙申,行幸云中。秋七月戊子,使永昌王健、上党王长孙道生讨山胡白龙余党于西河,灭之。八月甲辰,行幸河西。九月甲申,车驾还宫。丁酉,遣使者拜西秦王慕璝弟慕利延为镇西大将军、仪同三司,改封西平王。冬十月癸卯,行幸云中。十一月壬申,车驾还宫。是岁,河西王沮渠牧犍世子封坛来朝,高丽、契丹、龟兹、悦般、焉耆、车师、粟特、疏勒、乌孙、渴盘陁、鄯善、破洛那、者舌等国各遣使朝贡。

二年春正月癸卯,拜沮渠无讳为征西大将军、凉州牧、酒泉王。三月辛卯,葬
惠太后于崞山。庚戌,新兴王俊、略阳王羯兒有罪,黜为公。辛亥,封蠕蠕郁久闾
乞归为朔方王,沮渠万年为张掖王。夏四月丁巳,宋人来聘。秋八月辛亥,诏散骑
侍郎张伟使于宋。九月戊戌,永昌王健薨。冬十一月庚子,镇南大将军奚眷平酒泉。
十二月丙子,宋人来聘。

  四年春三月庚辰,鄯善王弟素延耆来朝。癸未,罢沙门年五十以下。江阳王根薨。是月,高丽杀冯弘。夏五月戊寅,赦。秋七月壬申,车驾北伐。冬十一月丁卯朔,日有蚀之。十二月,车驾至自北伐。上洛巴、泉蕇等相帅内附。诏兼散骑常侍高雅使于宋。

三年春正月甲申,帝至道坛,亲受符箓,备法驾,旗帜尽青。三月壬寅,北平
王长孙颓有罪,削爵为侯。夏四月,酒泉王沮渠无讳走渡流沙,据鄯善。凉武昭王
孙李宝据敦煌,遣使内附。五月,行幸阴山北。六月丙戌,杨难当朝于行宫。先是,
起殿于阴山北,殿成而难当至,因曰广德焉。秋八月甲戌晦,日有蚀之。冬十月己
卯,封皇子伏罗为晋王,翰为秦王,谭为燕王,建为楚王,余为吴王。十二月辛巳,
太保、襄城公卢鲁元薨。丁酉,车驾还宫,李宝遣使朝贡,以宝为镇西大将军、开
府仪同三司、沙州牧、敦煌公。

  五年春正月庚寅,行幸定州。三月辛未,车驾还宫。庚寅,以故南秦王世子杨保宗为征南大将军、秦州牧、武都王,镇上邽。夏五月癸未,遮逸国献汗血马。六月甲辰,车驾西讨沮渠牧犍。侍中、宜都王穆寿辅皇太子决留台事,大将军长乐王嵇敬、辅国大将军建宁王崇二万人屯漠南,以备蠕蠕。秋七月己巳,车驾至上都属国城,大飨群臣,讲武马射。壬午,留辎重,分部诸军。八月丙申,车驾至姑臧,牧犍兄子祖逾城来降。乃分军围之。九月丙戌,牧犍与左右文武五千人面缚军门,帝解其缚,待以籓臣之礼。收其城内户口二十余万,仓库珍宝不可称计。进张掖公秃发保周爵为王,与龙骧将军穆罴、安远将军源贺分略诸郡。牧犍弟张掖太守宜得西奔酒泉太守无讳,后奔晋昌;乐都太守安周南奔吐谷浑。戊子,蠕蠕犯塞,遂至七介山,京都大骇。皇太子命上党王长孙道生等拒之。冬十月辛酉,车驾还宫。徙凉州人三万余家于京师。留乐平王丕、征西将军贺多罗镇凉州。癸亥,遣张掖王秃发保周喻诸部鲜卑,保周因率诸部叛于张掖。十一月乙巳,宋人来聘,并献驯象一。十二月壬午,车驾至自西伐,饮至策勋,告于宗庙。杨难当寇上邽,镇将元勿头讨走之。是岁,鄯善、龟兹、疏勒、焉耆、高丽、粟特、渴盘陀、破洛那、悉居半等国并遣使朝贡。

四年春正月庚午,行幸中山。二月丙子,次于恆山之阳,诏有司刊石勒铭。是
月,克仇池。三月庚申,车驾还宫。夏四月,武都王杨保宗谋反,诸将禽送京师。
氐、羌复推保宗弟文德为主,围仇池。六月庚寅,诏复人赀赋三年,其田租岁输如
常,牧守不得妄有征发。癸巳,大阅于西郊。九月辛丑,行幸漠南。甲辰,舍辎重,
以轻骑袭蠕蠕,分军为四道。冬十一月甲子,车驾还至朔方。诏曰:“夫阴阳有往
复,四时有代谢,授子任贤,盖古今不易之令典也。其令皇太子副理万机,总统百
揆。诸功臣勤劳日久,皆当以爵归第,随时朝请,飨宴朕前,论道陈谟而己,不宜
复烦以剧职。更举贤俊,以备百官,明为科制,以称朕心。”十二月辛卯,车驾至
自北伐。

  太平真君元年春正月己酉,沮渠无讳国酒泉。辛亥,分遣侍臣巡行州郡,观察风俗,问人疾苦。二月己巳,诏假通直常侍邢颖使于宋。发长安人五千浚昆明池。三月,酒泉陷。夏四月戊午朔,日有蚀之。庚辰,沮渠无讳寇张掖。秃发保周屯删丹。六月丁丑,皇孙浚生,大赦改元。秋七月,行幸阴山。己丑,永昌王健大破秃发保周,走之。丙申,保太后窦氏崩于行宫。癸丑,保周自杀,传首京师。八月甲申,沮渠无讳降。九月壬寅,车驾还宫。是岁,州镇十五饥,诏开仓振恤之。以河南主曜子羯兒为河间王,后改封略阳王。

五年春正月壬寅,皇太子始总百揆。侍中中书监宜都王穆寿、司徒东都公崔浩、
侍中广平公张黎、侍中建兴公古弼辅太子以决庶政。诸上书者皆称臣,上疏仪与表
同。戊申,诏自王公已下至于庶人,私养沙门、巫及金银工巧之人在其家者,皆遣
诣官曹,限今年二月十五日。过期不出,巫、沙门身死,主人门诛。庚戌,诏自三
公已下至于卿士,其子息皆诣太学,其百工伎巧驺卒子息当习其父兄所业,不听私
立学校,违者师身死,主人门诛。二月辛未,中山王辰等八人以北伐后期,斩于都
南。癸酉,乐平王丕薨。庚辰,行幸庐。三月戊辰,大会于那南。遣使者四辈使西
域。甲辰,车驾还宫。夏四月乙亥,太宰、阳平王杜超为帐下所杀。五月丁酉,行
幸阴山北。六月,西平王吐谷浑慕利延杀其兄子纬代,立纬弟,叱力延等来奔,乞
师。以叱力延为归义王。秋八月乙丑,田于河西。壬午,诏员外散骑常侍高济使于
宋。九月,帝自河西至于马邑,观于崞川。己亥,车驾还宫。丁未,行幸漠南。冬
十月癸未,晋王伏罗大破慕利延。慕利延走奔白兰,其部一万三千内附。十一月,
宋人来聘。十二月丙戌,车驾还宫。

  二年春正月癸卯,拜沮渠无讳为征西大将军、凉州牧、酒泉王。三月辛卯,葬惠太后于崞山。庚戌,新兴王俊、略阳王羯兒有罪,黜为公。辛亥,封蠕蠕郁久闾乞归为朔方王,沮渠万年为张掖王。夏四月丁巳,宋人来聘。秋八月辛亥,诏散骑侍郎张伟使于宋。九月戊戌,永昌王健薨。冬十一月庚子,镇南大将军奚眷平酒泉。十二月丙子,宋人来聘。

六年春正月辛亥,行幸定州,引见长老,存问之。诏兼员外散骑常侍宋愔使于
宋。二月,遂西幸上党,观连理树于玄氏。至吐京,讨徙叛胡,出配郡县。三月庚
申,车驾还宫。诏诸有疑狱皆付中书,以经义量决。夏六月戊子朔,日有蚀之。壬
辰,北巡。秋八月壬辰,散骑常侍成周公万度归以轻骑至鄯善,执其王真达,与诣
京师。帝大悦,厚待之。车驾幸阴山北,次于广德宫。诏发天下兵,三取一,各当
戒严,以须后命。徙诸种杂人五千余家于北边。令人北徙畜牧至广漠,以饵蠕蠕。
壬寅,征西大将军、高凉王那等讨吐谷浑慕利延。军到蔓头城,慕利延驱其部落西
度流沙,那急追,故西秦王莫璝世子被囊逆军拒战,那击破之。中山公杜丰追度三
危,至雪山,禽被囊及慕利延兄子什归、炽盘子成龙,送于京师。慕利延遂西入于
阗国。九月,卢水胡盖吴聚众反于杏城。冬十一月,高凉王那振旅还京师。庚申,
辽东王窦漏头薨。河东蜀薛永宗聚党入汾曲。西通盖吴,受其位号。盖吴自号天台
王,署百官。辛未,车驾还宫。选六州兵勇猛者,使永昌王仁、高凉王那分领为二
道,南略淮、泗以北。徙青、徐之人以实河北。癸未,西巡。

  三年春正月甲申,帝至道坛,亲受符箓,备法驾,旗帜尽青。三月壬寅,北平王长孙颓有罪,削爵为侯。夏四月,酒泉王沮渠无讳走渡流沙,据鄯善。凉武昭王孙李宝据敦煌,遣使内附。五月,行幸阴山北。六月丙戌,杨难当朝于行宫。先是,起殿于阴山北,殿成而难当至,因曰广德焉。秋八月甲戌晦,日有蚀之。冬十月己卯,封皇子伏罗为晋王,翰为秦王,谭为燕王,建为楚王,余为吴王。十二月辛巳,太保、襄城公卢鲁元薨。丁酉,车驾还宫,李宝遣使朝贡,以宝为镇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沙州牧、敦煌公。

七年春正月戊辰,车驾次东雍,禽薛永宗,斩之。其男女无少长皆赴水死。辛
未,南幸汾阴。盖吴退走北地。二月丙戌,幸长安,存问父老。丁亥,幸昆明池,
遂田于岐山之阳。所过诛与盖吴通谋反害守将者。三月,诏诸州坑沙门,毁诸佛像,
徙长安城内工巧二千家于京师。夏四月甲申,车驾至自长安。戊子,毁鄴城五层佛
图,于泥像中得玉玺二,其文皆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其一刻其旁曰“魏
所受汉传国玺”。五月,盖吴复聚杏城,自号秦地王。丙戌,发司、幽、定、冀四
州十万人筑畿上塞围,起上谷,西至于河,广袤皆千里。六月癸未朔,日有蚀之。
秋八月,盖吴为其下人所杀,传首京师。复略阳公羯兒王爵。

  四年春正月庚午,行幸中山。二月丙子,次于恆山之阳,诏有司刊石勒铭。是月,克仇池。三月庚申,车驾还宫。夏四月,武都王杨保宗谋反,诸将禽送京师。氐、羌复推保宗弟文德为主,围仇池。六月庚寅,诏复人赀赋三年,其田租岁输如常,牧守不得妄有征发。癸巳,大阅于西郊。九月辛丑,行幸漠南。甲辰,舍辎重,以轻骑袭蠕蠕,分军为四道。冬十一月甲子,车驾还至朔方。诏曰:「夫阴阳有往复,四时有代谢,授子任贤,盖古今不易之令典也。其令皇太子副理万机,总统百揆。诸功臣勤劳日久,皆当以爵归第,随时朝请,飨宴朕前,论道陈谟而己,不宜复烦以剧职。更举贤俊,以备百官,明为科制,以称朕心。」十二月辛卯,车驾至自北伐。

八年春正月癸未,行幸中山。三月,河西王沮渠牧犍谋反,伏诛。夏五月,车
驾还宫。六月,西征诸将扶风公处真等八将坐盗没军资,所在虏掠,赃各千万计,
并斩之。秋八月,乐安王范薨。冬十一月,侍中、中书监、宜都王穆寿薨。十二月,
晋王伏罗薨。

  五年春正月壬寅,皇太子始总百揆。侍中中书监宜都王穆寿、司徒东都公崔浩、侍中广平公张黎、侍中建兴公古弼辅太子以决庶政。诸上书者皆称臣,上疏仪与表同。戊申,诏自王公已下至于庶人,私养沙门、巫及金银工巧之人在其家者,皆遣诣官曹,限今年二月十五日。过期不出,巫、沙门身死,主人门诛。庚戌,诏自三公已下至于卿士,其子息皆诣太学,其百工伎巧驺卒子息当习其父兄所业,不听私立学校,违者师身死,主人门诛。二月辛未,中山王辰等八人以北伐后期,斩于都南。癸酉,乐平王丕薨。庚辰,行幸庐。三月戊辰,大会于那南。遣使者四辈使西域。甲辰,车驾还宫。夏四月乙亥,太宰、阳平王杜超为帐下所杀。五月丁酉,行幸阴山北。六月,西平王吐谷浑慕利延杀其兄子纬代,立纬弟,叱力延等来奔,乞师。以叱力延为归义王。秋八月乙丑,田于河西。壬午,诏员外散骑常侍高济使于宋。九月,帝自河西至于马邑,观于崞川。己亥,车驾还宫。丁未,行幸漠南。冬十月癸未,晋王伏罗大破慕利延。慕利延走奔白兰,其部一万三千内附。十一月,宋人来聘。十二月丙戌,车驾还宫。

九年春正月,宋人来聘。二月癸卯,行幸定州。山东人饥,诏开仓振之。罢塞
围作。遂西幸上党。诏于壶关东北大王山累石为三封,又斩其凤凰山南足以断之。
三月,车驾还宫。夏五月甲戌,以交趾公韩拔为假征西将军、领护西戎校尉、鄯善
王,镇鄯善,赋役其人,比之郡县。六月辛酉,行幸广德宫。丁卯,悦般国遣使求
与王师俱讨蠕蠕。帝许之。秋八月,诏中外诸军戒严。九月乙酉,练兵于西郊。丙
戌,幸阴山。是月,成周公万度归千里驿上:大破焉耆国,其王鸠尸卑那奔龟兹。
冬十月辛丑,恆农王奚斤薨。癸卯,以婚姻奢靡,丧葬过度,诏有司更为科限。癸
亥,大赦。十二月,诏成周公万度归自焉耆西讨龟兹。皇太子朝于行宫。遂从北讨。
至受降城,不见蠕蠕,因积粮城内,留守而还。北平王长孙敦坐事降爵为公。

  六年春正月辛亥,行幸定州,引见长老,存问之。诏兼员外散骑常侍宋愔使于宋。二月,遂西幸上党,观连理树于玄氏。至吐京,讨徙叛胡,出配郡县。三月庚申,车驾还宫。诏诸有疑狱皆付中书,以经义量决。夏六月戊子朔,日有蚀之。壬辰,北巡。秋八月壬辰,散骑常侍成周公万度归以轻骑至鄯善,执其王真达,与诣京师。帝大悦,厚待之。车驾幸阴山北,次于广德宫。诏发天下兵,三取一,各当戒严,以须后命。徙诸种杂人五千余家于北边。令人北徙畜牧至广漠,以饵蠕蠕。壬寅,征西大将军、高凉王那等讨吐谷浑慕利延。军到蔓头城,慕利延驱其部落西度流沙,那急追,故西秦王莫璝世子被囊逆军拒战,那击破之。中山公杜丰追度三危,至雪山,禽被囊及慕利延兄子什归、炽盘子成龙,送于京师。慕利延遂西入于阗国。九月,卢水胡盖吴聚众反于杏城。冬十一月,高凉王那振旅还京师。庚申,辽东王窦漏头薨。河东蜀薛永宗聚党入汾曲。西通盖吴,受其位号。盖吴自号天台王,署百官。辛未,车驾还宫。选六州兵勇猛者,使永昌王仁、高凉王那分领为二道,南略淮、泗以北。徙青、徐之人以实河北。癸未,西巡。

十年春正月戊辰朔,帝在漠南,大飨百寮。甲戌,蠕蠕吐贺真惧,远遁。三月,
蒐于河西。庚寅,车驾还宫。夏四月丙申朔,日有蚀之。九月,阅武于碛上,遂北
伐。冬十月庚子,皇太子及群官奉迎于行宫。十二月戊申,车驾至自北伐。己酉,
以平昌公托真为中山王。

  七年春正月戊辰,车驾次东雍,禽薛永宗,斩之。其男女无少长皆赴水死。辛未,南幸汾阴。盖吴退走北地。二月丙戌,幸长安,存问父老。丁亥,幸昆明池,遂田于岐山之阳。所过诛与盖吴通谋反害守将者。三月,诏诸州坑沙门,毁诸佛像,徙长安城内工巧二千家于京师。夏四月甲申,车驾至自长安。戊子,毁鄴城五层佛图,于泥像中得玉玺二,其文皆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其一刻其旁曰「魏所受汉传国玺」。五月,盖吴复聚杏城,自号秦地王。丙戌,发司、幽、定、冀四州十万人筑畿上塞围,起上谷,西至于河,广袤皆千里。六月癸未朔,日有蚀之。秋八月,盖吴为其下人所杀,传首京师。复略阳公羯兒王爵。

十一年春正月乙丑,行幸洛阳。所过郡国,皆亲对高年,存恤孤寡。二月甲午,
大蒐于梁山。皇子真薨。是月,大修宫室,皇太子居于北宫。车驾遂征悬瓠。夏四
月癸卯,车驾还宫,赐从者及留台郎吏已上生口各有差。六月己亥,诛司徒崔浩。
辛丑,北巡阴山。秋七月,宋将王玄谟攻滑台。八月癸亥,田于河田。癸未,练兵
于西郊。九月辛卯,车驾南伐。癸巳,皇太子北伐,屯于漠南。吴王余留守京都。
庚子,曲赦定、冀、相三州死罪已下。冬十月乙丑,车驾济河,玄谟弃军而走,乃
命诸将分道并进。车驾自中道。十一月辛卯,至邹山。使使者以太牢祀孔子。是月,
頞盾国献师子一。十二月丁卯,车驾至淮。诏刈雚苇作筏数万而济,淮南皆降。癸
未,车驾临江,起行宫于瓜步山。诸军同日皆临江,所过城邑,莫不望尘奔溃,其
降附者不可胜数。甲申,宋文帝使献百牢,贡其方物,又请进女于皇孙,以求和好。
帝以师婚非礼,许和而不许婚,使散骑侍即夏侯野报之。帝诏皇孙为书,致马通问
焉。

  八年春正月癸未,行幸中山。三月,河西王沮渠牧犍谋反,伏诛。夏五月,车驾还宫。六月,西征诸将扶风公处真等八将坐盗没军资,所在虏掠,赃各千万计,并斩之。秋八月,乐安王范薨。冬十一月,侍中、中书监、宜都王穆寿薨。十二月,晋王伏罗薨。

正平元年春正月丙戌朔,大会郡臣于江上,文武受爵者二百余人。丁亥,车驾
北旋。二月癸未,次于鲁口。皇太子朝于行宫。三月己亥,车驾至自南伐,饮至策
勋,告于宗庙,以降人五万余家分置近畿,赐留台文武所获军资生口各有差。夏五
月壬寅,大赦。六月壬戌,改元。车师国王遣子入侍。诏以刑纲太密,犯者更众,
命有司其案律令,务求厥中,自余有不便于人者,依比增损。诏太子少傅游雅、中
书侍郎胡方回等改定律制。略阳王羯兒、高凉王那有罪赐死。戊辰,皇太子薨。壬
申,葬景穆太子于金陵。秋七月丁亥,行幸阴山。省诸曹吏员三分之一。九月癸巳,
车驾还宫。冬十月庚申,行幸阴山。宋人来聘。诏殿中将军郎法祐使于宋。己巳,
司空、上党王长孙道生薨。十二月丁丑,车驾还宫。封皇孙浚为高阳王,寻以皇孙
世嫡,不宜在籓,乃止。改封秦王翰为东平王,燕王谭为临淮王,楚王建为广阳王,
吴王余为南安王。

  九年春正月,宋人来聘。二月癸卯,行幸定州。山东人饥,诏开仓振之。罢塞围作。遂西幸上党。诏于壶关东北大王山累石为三封,又斩其凤凰山南足以断之。三月,车驾还宫。夏五月甲戌,以交趾公韩拔为假征西将军、领护西戎校尉、鄯善王,镇鄯善,赋役其人,比之郡县。六月辛酉,行幸广德宫。丁卯,悦般国遣使求与王师俱讨蠕蠕。帝许之。秋八月,诏中外诸军戒严。九月乙酉,练兵于西郊。丙戌,幸阴山。是月,成周公万度归千里驿上:大破焉耆国,其王鸠尸卑那奔龟兹。冬十月辛丑,恆农王奚斤薨。癸卯,以婚姻奢靡,丧葬过度,诏有司更为科限。癸亥,大赦。十二月,诏成周公万度归自焉耆西讨龟兹。皇太子朝于行宫。遂从北讨。至受降城,不见蠕蠕,因积粮城内,留守而还。北平王长孙敦坐事降爵为公。

二年春正月庚辰朔,南来降人五千余家于中山谋叛,州军讨平之。冀州刺史、
张掖王沮渠万年与降人通谋,赐死。三月甲寅,中常侍宗爱构逆,帝崩于永安宫,
时年四十五。秘不发丧。爱又矫皇后令,杀东平王翰,迎周安王余立。大赦,改元
为永平。尊谥曰太武皇帝,葬于云中金陵,庙号世祖。帝生不逮密太后,及有所识,
言则悲恸,哀感傍人,明元闻而嘉叹。及明元不豫,衣不释带。性清俭率素,服御
饮膳,取给而已,不好珍丽,食不二味。所幸昭仪、贵人,衣无兼彩。群臣白帝,
更峻京邑城隍以从《周易》设险之义,又陈萧何壮丽之说。帝曰:“古人有言,在
德不在险。屈丐蒸土筑城,而朕灭之,岂在城也?今天下未平,方须人力,土功之
事,朕所未为。萧何之对,非雅言也。”每以财者军国之本,无所轻费。至于赏赐,
皆是勋绩之家,亲戚爱宠,未尝横有所及。临敌,常与士卒同在矢石间。左右死伤
者相继,而帝神色自若。是以人思效命,所向无前。命将出师,指授节度,从命者
无不制胜,违爽者率多败失。性又知人。拔士于卒伍之中,唯其才效所长。不论本
末,兼甚严断,明于刑赏。功者赏不遗贱,罪者刑不避亲,虽宠爱之,终不亏法。
常曰:“法者,朕与天下共之,何敢轻也。”故大臣犯法,无所宽假。雅长听察,
瞬息之间,下无以措其奸隐。然果于诛戮,后多悔之。司徒崔浩死后,帝北伐,时
宣城公李孝伯疾笃,传者以为卒,帝闻而悼之,谓左右曰:“李宣城可惜。”又曰:
“朕向失言,崔司徒可惜,李宣城可哀。”褒贬雅意,皆此类也。

  十年春正月戊辰朔,帝在漠南,大飨百寮。甲戌,蠕蠕吐贺真惧,远遁。三月,蒐于河西。庚寅,车驾还宫。夏四月丙申朔,日有蚀之。九月,阅武于碛上,遂北伐。冬十月庚子,皇太子及群官奉迎于行宫。十二月戊申,车驾至自北伐。己酉,以平昌公托真为中山王。

景穆皇帝讳晃,太武皇帝之长子也。母曰贺夫人。延和元年正月丙午,立为皇
太子,时年五岁。明慧强识,闻则不忘。及长,好读经史,皆通大义。太武甚奇之。
及西征凉州,皇太子监国。初,太武之伐河西,李顺等咸言姑臧无水草,不可行师。
太子有疑色。及车驾至姑臧,乃诏太子曰:“姑臧城东西门外涌泉,合于城北,其
大如河,泽草茂盛,可供大军数年。人之多言,亦可恶也。”太子谓宫臣曰:“为
人臣不实若此,岂是忠乎!吾初闻有疑,但帝决行耳。几误人大事,言者复何面目
见帝也。”

  十一年春正月乙丑,行幸洛阳。所过郡国,皆亲对高年,存恤孤寡。二月甲午,大蒐于梁山。皇子真薨。是月,大修宫室,皇太子居于北宫。车驾遂征悬瓠。夏四月癸卯,车驾还宫,赐从者及留台郎吏已上生口各有差。六月己亥,诛司徒崔浩。辛丑,北巡阴山。秋七月,宋将王玄谟攻滑台。八月癸亥,田于河田。癸未,练兵于西郊。九月辛卯,车驾南伐。癸巳,皇太子北伐,屯于漠南。吴王余留守京都。庚子,曲赦定、冀、相三州死罪已下。冬十月乙丑,车驾济河,玄谟弃军而走,乃命诸将分道并进。车驾自中道。十一月辛卯,至邹山。使使者以太牢祀孔子。是月,頞盾国献师子一。十二月丁卯,车驾至淮。诏刈雚苇作筏数万而济,淮南皆降。癸未,车驾临江,起行宫于瓜步山。诸军同日皆临江,所过城邑,莫不望尘奔溃,其降附者不可胜数。甲申,宋文帝使献百牢,贡其方物,又请进女于皇孙,以求和好。帝以师婚非礼,许和而不许婚,使散骑侍即夏侯野报之。帝诏皇孙为书,致马通问焉。

真君四年,从征蠕蠕,至鹿浑谷,与贼遇。虏惶怖扰乱。太子言于太武曰:
“宜速进击,掩其不备。”尚书令刘洁固谏,以为尘盛贼多,须军大集。太子曰:
“此由贼恇扰,何有营上而有此尘?”太武疑之,遂不急击,蠕蠕远遁。既而获虏
候骑,乃云不觉官军卒至,上下惶惧。北走经六七日,知无追者,乃徐行。帝深恨
之。自是太子所言军国大事,多见纳用,遂知万机。及监国,命有司使百姓有牛家
以人牛相贸。又禁饮酒杂戏弃本沽贩者,于是垦田大增。

  正平元年春正月丙戌朔,大会郡臣于江上,文武受爵者二百余人。丁亥,车驾北旋。二月癸未,次于鲁口。皇太子朝于行宫。三月己亥,车驾至自南伐,饮至策勋,告于宗庙,以降人五万余家分置近畿,赐留台文武所获军资生口各有差。夏五月壬寅,大赦。六月壬戌,改元。车师国王遣子入侍。诏以刑纲太密,犯者更众,命有司其案律令,务求厥中,自余有不便于人者,依比增损。诏太子少傅游雅、中书侍郎胡方回等改定律制。略阳王羯兒、高凉王那有罪赐死。戊辰,皇太子薨。壬申,葬景穆太子于金陵。秋七月丁亥,行幸阴山。省诸曹吏员三分之一。九月癸巳,车驾还宫。冬十月庚申,行幸阴山。宋人来聘。诏殿中将军郎法祐使于宋。己巳,司空、上党王长孙道生薨。十二月丁丑,车驾还宫。封皇孙浚为高阳王,寻以皇孙世嫡,不宜在籓,乃止。改封秦王翰为东平王,燕王谭为临淮王,楚王建为广阳王,吴王余为南安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