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葡京网址迁赞善大夫,其逃走户以其家产钱数为定

○李渤 张仲方 裴潾 张皋附

李中敏 李甘 高元裕 兄少逸

旧唐书卷一百七十五

李 汉 李景俭

列传第一百二十一

李渤,字浚之,后魏横野将军申国公发之后。祖玄珪,卫尉寺主簿。父钧,殿
中侍太守,以母丧临时举,流于施州。渤耻其家污,艰苦不仕;励志于法学,不从
科举,隐于龙虎山,以读书业文为事。

  ○李渤 张仲方 裴潾张皋附 李中敏 李甘 高元裕兄少逸 李汉 李景俭

元和初,户部都督盐铁转运使李巽、谏议大夫韦况更荐之,以山人征为左拾遗。
渤托疾不赴,遂家东都。朝廷政有优缺点,附章疏陈论。又撰《御戎新录》二十卷,
表献之。九年,以作品郎征之。诏曰:“特降新恩,用清旧议。”渤于是赴官。无序,迁右补阙。连上章疏忤旨,改丹王府谘议参军,分司东都。十二年,迁赞善大
夫,依前分司。

  李渤,字浚之,后魏横野将军申国公发之后。祖玄珪,卫尉寺主簿。父钧,殿中侍经略使,以母丧不常举,流于施州。渤耻其家污,劳累不仕;励志于历史学,不从科举,隐于昆仑山,以读书业文为事。

十三年,遣人上疏论时事政治,凡五事:一礼乐,二食货,三刑政,四议都,五辩
雠。渤以散秩在东都,以上章疏为己任,前后四十五封。再迁为库部员外郎。

  元和初,户部教头盐铁转运使李巽、谏议大夫韦况更荐之,以山人征为左拾遗。渤托疾不赴,遂家东都。朝廷政有利弊,附章疏陈论。又撰《御戎新录》二十卷,表献之。九年,以作品郎征之。诏曰:「特降新恩,用清旧议。」渤于是赴官。无序,迁右补阙。连上章疏忤旨,改丹王府谘议参军,分司东都。十二年,迁赞善大夫,依前分司。

时皇甫镈作相,剥下希旨。会泽潞太傅郗士美卒,渤充吊祭使,路次湖南。
渤上疏曰:“臣出使经行,历求利病。窃知渭祁东委员长源乡本有四百户,今才第一百货公司余
户;阒乡县本有三千户;今才有一千户,其余州县大致相似。访寻积弊,始自均摊
逃户。凡十家以内,大半逃亡,亦须五家摊税。似投石井中,非到底不仅。摊逃之
弊,苛虐如斯,此皆聚敛之臣剥下媚上,唯思竭泽,不虑无鱼。乞降诏书,绝摊逃
之弊。其逃亡户以其家产钱数为定,征有所欠,乞降特恩免之。计不数年,人必归
于农矣。夫农者,国之本,本立然后能够议太平。若不由兹,而云太平者,谬矣。”
又言道途不修,驿马多死。宪宗览疏惊异,即以飞龙马数百匹,付畿内诸驿。渤既
以草疏切直,大忤宰相,乃谢病东归。

  十三年,遣人上疏论时事政治,凡五事:一礼乐,二食货,三刑政,四议都,五辩雠。渤以散秩在东都,以上章疏为己任,前后四十五封。再迁为库部员外郎。

穆宗即位,召为考功员外郎。十十二月,定京官考,不避权幸,皆行升黜。奏曰:

  时皇甫镈作相,剥下希旨。会泽潞少保郗士美卒,渤充吊祭使,路次台湾。渤上疏曰:「臣出使经行,历求利病。窃知渭湘潭县长源乡本有四百户,今才一百余户;阒乡县本有三千户;今才有1000户,别的州县大致相似。访寻积弊,始自均摊逃户。凡十家以内,大半逃亡,亦须五家摊税。似投石井中,非到底不仅仅。摊逃之弊,苛虐如斯,此皆聚敛之臣剥下媚上,唯思竭泽,不虑无鱼。乞降诏书,绝摊逃之弊。其逃跑户以其家产钱数为定,征有所欠,乞降特恩免之。计不数年,人必归于农矣。夫农者,国之本,本立然后能够议太平。若不由兹,而云太平者,谬矣。」又言道途不修,驿马多死。宪宗览疏惊异,即以飞龙马数百匹,付畿内诸驿。渤既以草疏切直,大忤宰相,乃谢病东归。

宰臣萧俛、段文昌、崔植,是君主君临之初,用为辅弼,安危理乱,决在此时。
况国君思天下和平,敬大臣礼切,固未有昵比左右、侈满自贤之心。而宰相之权,
宰相之事,太岁一以付之,实君义臣行,千载一遇之时也。此时若失,他更无时。
而俛等上无法推至公,申炯诫,陈先王道德,以沃君心;又不能够严酷匪躬,振举旧
法,复百司之本,俾教化大立。臣闻政之兴废,在于奖赏处置罚款。俛等作相已来,未闻奖
壹位德义,举守官奉公者,使环球在官之徒有所激劝;又不闻黜一个人职事不理、持
禄养骄者,使尸禄之徒有所惧。如此,则商法不立矣!邪正莫辩,混然无章,教化
不行,奖赏处置处罚之设,天下之事,复何望哉!

  穆宗即位,召为考功员外郎。十五月,定京官考,不避权幸,皆行升黜。奏曰:

一昨君王游幸鸡冠山,宰相、翰林大学生是太岁股肱心腹,宜皆知之。萧俛等不可能先事未形,忘躯恳谏,而使君王有忽谏之名流于史册,是陷君于过也。万世师表曰:
“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若俛等言行计从,不当如是。若言不行,
计不从,须奉身速退,不宜尸素于化源。进退戾也,何所避辞?其萧亻免、段文昌、
崔植三人并翰林大学生杜元颖等,并请考中下。

  宰臣萧俛、段文昌、崔植,是太岁君临之初,用为辅弼,安危理乱,决在那儿。况皇帝思天下和平,敬大臣礼切,固未有昵比左右、侈满自贤之心。而宰相之权,宰相之事,皇上一以付之,实君义臣行,千载一遇之时也。此时若失,他更无时。而俛等上无法推至公,申炯诫,陈先王道德,以沃君心;又不可能严刻匪躬,振举旧法,复百司之本,俾教化大立。臣闻政之兴废,在于奖赏处置处罚。俛等作相已来,未闻奖一个人德义,举守官奉公者,使满世界在官之徒有所激劝;又不闻黜一人职事不理、持禄养骄者,使尸禄之徒有所惧。如此,则刑事诉讼法不立矣!邪正莫辩,混然无章,教化不行,奖赏处置罚款之设,天下之事,复何望哉!

里胥大夫李绛、左散骑常侍张惟素、右散骑常侍李益等谏幸三皇山,郑覃等谏畋
游,是皆恐始祖行幸不息,恣情无度;又恐马有衔蹶不测之变,风寒生疾之忧,急
奏无所诣,国玺委于妇人中幸之手。绛等能率上大夫谏官论列于朝,有恳激事君之体。
其李绛、张惟素、李益多个人,伏请赐上下考外,特与迁官,以彰天皇优忠赏谏之美。

  一昨始祖游幸白云山,宰相、翰林大学生是君主股肱心腹,宜皆知之。萧俛等不能够先事未形,忘躯恳谏,而使圣上有忽谏之名流于史册,是陷君于过也。孔圣人曰:「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若俛等言行计从,不当如是。若言不行,计不从,须奉身速退,不宜尸素于化源。进退戾也,何所避辞?其萧亻免、段文昌、崔植四个人并翰林博士杜元颖等,并请考中下。

其崔元略冠供奉之首,合考上下;缘与于翚上下考,于翚以犯赃处死,准令须
降,请赐考中中。怀化卿许季同,任使于翚、韦道冲、韦正牧,都是犯赃,或左降,
或处死,合考中下;然顷者陷刘辟之乱,弃家归朝,忠节明著,今宜以功补过,请
赐考中中。少府监裴通,职事修举,合考中上;以其请追封所生母而舍嫡母,是明
罔于君,幽欺其先,请考中下。伏以昔在宰夫入寝,擅饮师旷、李调。今愚臣守官,
请书宰相博士中下考。上爱圣运,下振颓纲,故臣惧不言之为罪,不惧言之为罪也。
其三品官考,伏缘限在今月内进,辄先具如前。其四品以下官,续具条疏闻奏。

  里正大夫李绛、左散骑常侍张惟素、右散骑常侍李益等谏幸贡山,郑覃等谏畋游,是皆恐君王行幸不息,恣情无度;又恐马有衔蹶不测之变,风寒生疾之忧,急奏无所诣,国玺委于女生中幸之手。绛等能率郎中谏官论列于朝,有恳激事君之体。其李绛、张惟素、李益四人,伏请赐上下考外,特与迁官,以彰天皇优忠赏谏之美。

状入,留中不下。议者以宰辅旷官,自宜上疏论列,而渤越职钓名,非尽事君
之道。未几,渤以坠马伤足,请告,会魏博左徒田弘正表渤为副使。杜元颖奏曰:
“渤卖直沽名,动多混乱。圣恩矜贷,且使居官。而干进多端,外交方镇,远求奏
请,不能够自安。久留在朝,转恐惹事。”乃出为虔州都督。

  其崔元略冠供奉之首,合考上下;缘与于翚上下考,于翚以犯赃处死,准令须降,请赐考中中。宜宾卿许季同,任使于翚、韦道冲、韦正牧,皆以犯赃,或左降,或处死,合考中下;然顷者陷刘辟之乱,弃家归朝,忠节明著,今宜以功补过,请赐考中中。少府监裴通,职事修举,合考中上;以其请追封所生母而舍嫡母,是明罔于君,幽欺其先,请考中下。伏以昔在宰夫入寝,擅饮师旷、李调。今愚臣守官,请书宰相博士中下考。上爱圣运,下振颓纲,故臣惧不言之为罪,不惧言之为罪也。其三品官考,伏缘限在今月内进,辄先具如前。其四品以下官,续具条疏闻奏。

渤至州,奏还邻境信州所移两税钱二百万,免税米二万斛,减所由一千第六百货人。
观看使以其事上闻。未满岁,迁江州尚书。张平叔判度支,奏征久远逋悬,渤在州
上疏曰:“伏奉诏敕,云度支使所奏,令臣设计划征收填当州贞元二年逃户所欠钱四千四百一十贯。臣当州管田二千一百九十七顷,今已旱死一千九百顷有余,若更勒徇
度支使所为,必惧史官书太岁于大旱中征三十六年前逋悬。臣任都督,罪无所逃。
臣既上不副圣情,下不忍鞭笞黎庶,不敢轻持符印,特乞放臣归田。”乃下诏曰:
“江州所奏,实为恳诚。若不蠲容,必难存济。所诉逋欠并放。”长庆二年,入为
职方太尉。三年,迁谏议大夫。

  状入,留中不下。议者以宰辅旷官,自宜上疏论列,而渤越职钓名,非尽事君之道。未几,渤以坠马伤足,请告,会魏博少保田弘正表渤为副使。杜元颖奏曰:「渤卖直沽名,动多混乱。圣恩矜贷,且使居官。而干进多端,外交方镇,远求奏请,无法自安。久留在朝,转恐闯祸。」乃出为虔州通判。

敬宗冲年即位,坐朝常晚。十二日入阁,久不坐,群臣候立紫宸门外,有耆年衰
病人,几将顿仆。渤出次白宰相曰:“昨天拜疏陈论,今坐益晚,是谏官无法回人
主之意,渤之罪也。请先出阁,待罪于金吾仗。”语次唤仗,乃止。渤又以左右常
侍,职游览讽,而循默无言,论之曰:“若设官不责其事,不及罢之,以省经费。
苟未能罢,则请责专门的工作。”渤充理匭使,奏曰:“事之大者闻奏,次申中书门下,
次移诸司。诸司管理不当,再来投匭,即具事奏闻。如妄诉无理,本罪外加一等。
准敕告密人付金吾留身待进止。今欲留身后牒台府,冀止绝凶人。”从之。

  渤至州,奏还邻境信州所移两税钱二百万,免税米一万斛,减所由1000第六百货人。观看使以其事上闻。未满岁,迁江州参知政事。张平叔判度支,奏征久远逋悬,渤在州上疏曰:「伏奉诏敕,云度支使所奏,令臣设计划征收填当州贞元二年逃户所欠钱5000四百一十贯。臣当州管田二千一百九十七顷,今已旱死1000九百顷有余,若更勒徇度支使所为,必惧史官书君王于大旱中征三十六年前逋悬。臣任军机大臣,罪无所逃。臣既上不副圣情,下不忍鞭笞黎庶,不敢轻持符印,特乞放臣归田。」乃下诏曰:「江州所奏,实为恳诚。若不蠲容,必难存济。所诉逋欠并放。」长庆二年,入为职方长史。三年,迁谏议大夫。

长庆、宝历中,政出多门,事归邪幸。渤不顾忠难,章疏论列,曾无虚日。帝
虽昏纵,亦为之觉醒。转给事中,面赐金紫。

  敬宗冲年即位,坐朝常晚。二三日入阁,久不坐,群臣候立紫宸门外,有耆年衰伤者,几将顿仆。渤出次白宰相曰:「明天拜疏陈论,今坐益晚,是谏官无法回人主之意,渤之罪也。请先出阁,待罪于金吾仗。」语次唤仗,乃止。渤又以左右常侍,职游历讽,而循默无言,论之曰:「若设官不责其事,比不上罢之,以省经费。苟未能罢,则请责职业。」渤充理匭使,奏曰:「事之大者闻奏,次申中书门下,次移诸司。诸司管理不当,再来投匭,即具事奏闻。如妄诉无理,本罪外加一等。准敕告密人付金吾留身待进止。今欲留身后牒台府,冀止绝凶人。」从之。

宝历元年,改元大赦。先是,鄠上大夫崔发闻门外喧斗,县吏言五坊使下围殴百
姓。发怒,命吏捕之。曳挟既至,时已曛黑,不问色目。悠久与语,乃知是一内官。
国君闻之怒,收发系军机章京台。御楼之日,放系囚,发亦在鸡竿下。时有品官五十余名,持仗殴发,驰骋乱击,发破面折齿。台吏以席蔽之,方免。是日系囚皆释,发
独不免。渤疏论之曰:“里胥不合曳中人,中人不合殴御囚,其罪一也。然军机章京所
犯在恩前,中人所犯在恩后。中人横暴,一至于斯,是朝廷驯致使然。若不早正刑
书,臣恐东夷之人及籓镇奏事传道此语,则慢易之心萌矣。”渤又宣言于朝云:
“郊礼前15日,两神策军于青城内夺京兆府进食牙盘,临时处置,致有殴打崔发之
事。”上闻之,按问左右,皆言无夺食事。以渤党发,出为桂州参知政事、兼上大夫中丞,
充桂管都防范观望使。

  长庆、宝历中,政出多门,事归邪幸。渤不顾忠难,章疏论列,曾无虚日。帝虽昏纵,亦为之觉醒。转给事中,面赐金紫。

渤虽被斥,正论不已,而谏官继论其屈。后宰相李逢吉、窦易直、李程因延英
上语及崔发,逢吉等奏曰:“崔发凌轹中人,诚大不敬。然发母是故相韦贯之姊,
年仅八十。自发下狱,积忧成疾。伏以国王孝治天下,稍垂恩宥。”帝愍然漫长,
曰:“比谏官论奏,但言发屈,未尝言不敬之罪,亦不言有老母。如卿等言,宁无
愍恻!”即遣中使送发至其家,兼抚问发母。韦妻子号哭,对中使杖发四十,拜章
谢恩。帝又遣中使慰安之。

  宝历元年,改元大赦。先是,鄠里胥崔发闻门外喧斗,县吏言五坊使下围殴百姓。发怒,命吏捕之。曳挟既至,时已曛黑,不问色目。持久与语,乃知是一内官。国王闻之怒,收发系里正台。御楼之日,放系囚,发亦在鸡竿下。时有品官五十余名,持仗殴发,驰骋乱击,发破面折齿。台吏以席蔽之,方免。是日系囚皆释,发独不免。渤疏论之曰:「太傅不合曳中人,中人不合殴御囚,其罪一也。然太守所犯在恩前,中人所犯在恩后。中人横暴,一至于斯,是朝廷驯致使然。若不早正刑书,臣恐东夷之人及籓镇奏事传道此语,则慢易之心萌矣。」渤又宣言于朝云:「郊礼前十日,两神策军于青城内夺京兆府进食牙盘,不经常处置,致有围殴崔发之事。」上闻之,按问左右,皆言无夺食事。以渤党发,出为桂州经略使、兼太师中丞,充桂管都防备观察使。

渤在桂管二年,风恙求代,罢归鞍山。太和五年,以太子宾客征至首都。月余
卒,时年五十九,赠礼部令尹。渤孤贞,力行操尚,不苟合,而阘茸之流,非其沽
激。至于以言摈退,终不息言,以救时病,服名节者重之。

  渤虽被斥,正论不已,而谏官继论其屈。后宰相李逢吉、窦易直、李程因延英上语及崔发,逢吉等奏曰:「崔发凌轹中人,诚大不敬。然发母是故相韦贯之姊,年仅八十。自发下狱,积忧成疾。伏以皇上孝治天下,稍垂恩宥。」帝愍然长久,曰:「比谏官论奏,但言发屈,未尝言不敬之罪,亦不言有老妈。如卿等言,宁无愍恻!」即遣中使送发至其家,兼抚问发母。韦老婆号哭,对中使杖发四十,拜章谢恩。帝又遣中使慰安之。

子祝,会昌中登举人第,辟诸侯府。

  渤在桂管二年,风恙求代,罢长逝宁。太和五年,以太子宾客征至首都。月余卒,时年五十九,赠礼部节度使。渤孤贞,力行操尚,不苟合,而阘茸之流,非其沽激。至于以言摈退,终不息言,以救时病,服名节者重之。

张仲方,韶州始兴人。祖九皋,苏黎世里正、殿中监、岭南军机章京。父抗,赠右
仆射。仲方伯祖始兴文献公九龄,开吴国名相。仲方,贞元中举人擢第,宏辞登科,
释褐集贤校理,丁母忧免。服阕,补秘书省正字,调授宛城尉。出为邠州从业,入
朝历侍上大夫、仓部员外郎。

  子祝,会昌中登进士第,辟诸侯府。

会吕温、羊士谔诋毁宰相李吉甫阴事,四人俱贬。仲方坐吕温贡举门生,出为
金州知府。吉甫卒,入为度支御史。时太常定吉甫谥为“恭懿”,大学生尉迟汾请为
“敬宪”,仲方驳议曰:

  张仲方,韶州始兴人。祖九皋,圣菲波哥伦比亚大学令尹、殿中监、岭南抚军。父抗,赠右仆射。仲方伯祖始兴文献公九龄,开北宋名相。仲方,贞元中进士擢第,宏辞登科,释褐集贤校理,丁母忧免。服阕,补秘书省正字,调授益州尉。出为邠州从事,入朝历侍太史、仓部员外郎。

古者,易名请谥,礼之典也。处大位者,取其巨节,蔑诸细行,垂范今世,昭
示后人,然后书之,垂于不朽。善善恶恶,不得以诬,故称一字,则至明矣;定褒
贬是非之宜,泯同异纷纶之论。

  会吕温、羊士谔毁谤宰相李吉甫阴事,二位俱贬。仲方坐吕温贡举门生,出为金州都督。吉甫卒,入为度支太史。时太常定吉甫谥为「恭懿」,学士尉迟汾请为「敬宪」,仲方驳议曰:

上葡京网址,赠司徒吉甫,禀气生材,乘时佐治,博涉多艺,含章炳文。燮赞阴阳,经纬邦
国。惜乎通敏资性,便媚取容。故载践枢衡,叠致台衮,大权在己,沈谋罕成,好
恶徇情,轻诺寡信。谄泪在脸,遇便则流;巧言如簧,应机必发。

  古者,易名请谥,礼之典也。处大位者,取其巨节,蔑诸细行,垂范当代,昭示后人,然后书之,垂于不朽。善善恶恶,不可能诬,故称一字,则至明矣;定褒贬是非之宜,泯同异纷纶之论。

太太臣之翼戴元后者,端恪致治,孜孜夙夜,绢熙庶绩,平章百揆。兵者凶器,
不可从小编始;及乎讨伐,则料敌以成功。至使内有剧毒辅臣之盗,外有怀毒虿之孽。
师傅和徒弟暴野,戎马生郊。天皇旰食宵衣,公卿大夫且惭且耻。农人不得在亩,缉妇不
得在桑。耗敛赋之常赀,散帑廪之中积;征边徼之备,竭运挽之劳。僵尸血流,胔
骼成岳,酷毒之痛,号诉无辜,剿绝群生,逮今四载。祸胎之兆,实始其谋;遗君
父之忧,而岂谓之先觉者乎?

  赠司徒吉甫,禀气生材,乘时佐治,博涉多艺,含章炳文。燮赞阴阳,经纬邦国。惜乎通敏资性,便媚取容。故载践枢衡,叠致台衮,大权在己,沈谋罕成,好恶徇情,轻诺寡信。谄泪在脸,遇便则流;巧言如簧,应机必发。

夫论大功者,不可能妄取,不得以枉致。为资画者体理,不显不竞,而岂妨令
美?当削平西蜀,乃言语侍从之臣;擒翦东吴,则訏谟廊庙之辅。较其功则有异,
言其力则不伦。何舍其所重而录其所轻,收其所小而略其所大?且大吃大喝是嗜,而曰
相恋的人以俭;受授无守,而曰慎才以补。斥谏诤之士于外,岂不近之蔽聪乎?举忠烈
之庙于内,岂不近之昵爱也?焉有蔽聪昵爱,家范无制,而能垂法作程,宪章百度
乎?

  妻子臣之翼戴元后者,端恪致治,孜孜夙夜,绢熙庶绩,平章百揆。兵者凶器,不可从作者始;及乎伐罪,则料敌以成功。至使内有剧毒辅臣之盗,外有怀毒虿之孽。师傅和徒弟暴野,戎马生郊。国王旰食宵衣,公卿大夫且惭且耻。农人不得在亩,缉妇不得在桑。耗敛赋之常赀,散帑廪之中积;征边徼之备,竭运挽之劳。僵尸血流,胔骼成岳,酷毒之痛,号诉无辜,剿绝群生,逮今四载。祸胎之兆,实始其谋;遗君父之忧,而岂谓之先觉者乎?

谨按谥法,敬以直内,内而不肃,何以刑于外?宪者,法也。《戴记》曰:
“宪章文武。”又曰:“发虑宪。”义认为敬恪终始,载考历位,未尝效一陪审员,
议一小狱。及居重位,以安定和煦平易宽柔自处。考其名,与其行不类;研其事,与其
道不侔。一定之辞,惟精惟审,异日详制,贻诸史官。请俟蔡寇将平,天下无事,
然后都堂聚议,谥亦未迟。

  夫论大功者,不能妄取,不能够枉致。为资画者体理,不显不竞,而岂妨令美?当削平西蜀,乃言语侍从之臣;擒翦东吴,则訏谟廊庙之辅。较其功则有异,言其力则不伦。何舍其所重而录其所轻,收其所小而略其所大?且大吃大喝是嗜,而曰恋人以俭;受授无守,而曰慎才以补。斥谏诤之士于外,岂不近之蔽聪乎?举忠烈之庙于内,岂不近之昵爱也?焉有蔽聪昵爱,家范无制,而能垂法作程,宪章百度乎?

宪宗方用兵,恶仲方深言其事,怒甚,贬为遂州司马,量移复州司马。迁河东
少尹。未几,拜俄克拉荷马城令尹。

  谨按谥法,敬以直内,内而不肃,何以刑于外?宪者,法也。《戴记》曰:「宪章文武。」又曰:「发虑宪。」义感觉敬恪终始,载考历位,未尝效一执法者,议一小狱。及居重位,以安定和睦平易宽柔自处。考其名,与其行不类;研其事,与其道不侔。一定之辞,惟精惟审,异日详制,贻诸史官。请俟蔡寇将平,天下无事,然后都堂聚议,谥亦未迟。

荥阳大海佛殿,有高祖为隋佛罗伦萨大将军日,为太宗疾祈福,于此寺造石像一躯,
凡刊勒十六字以志之。岁久剚缺,荥阳令于睿庆重加修饰,仲方再刊石记之以闻。

  宪宗方用兵,恶仲方深言其事,怒甚,贬为遂州司马,量移复州司马。迁河东少尹。未几,拜瓦尔帕莱索巡抚。

及敬宗即位,李程作相,与仲方同年登贡士第,召仲方为右谏议大夫。敬宗童
年戏慢,诏抚顺王播造上除竞渡船叁拾八头。播将船材于首都造作,计用八个月转运之
费方得成。仲方诣延英面论,言甚恳激。帝只令造拾贰只以进。帝又欲幸华清宫,仲
方谏曰:“万乘所幸,出须备仪。无宜轻行,以失威重。”帝虽不从,慰劳之。

  荥阳海洋佛寺,有高祖为隋Madison里胥日,为太宗疾祈福,于此寺造石像一躯,凡刊勒十六字以志之。岁久剚缺,荥阳令周大地庆重加修饰,仲方再刊石记之以闻。

太和初,出为槟城太师、兼太尉中丞、云南观测使。三年,入为太子宾客。五
年3月,转右散骑常侍。七年,李德裕辅政,出为皇太子宾客分司。八年,德裕罢相,
李守闵复召仲方为常侍。

  及敬宗即位,李程作相,与仲方同年登进士第,召仲方为右谏议大夫。敬宗童年戏慢,诏赤峰王播造重三竞渡船叁十四头。播将船材于首都造作,计用5个月转运之费方得成。仲方诣延英面论,言甚恳激。帝只令造拾八只以进。帝又欲幸华清宫,仲方谏曰:「万乘所幸,出须备仪。无宜轻行,以失威重。」帝虽不从,慰劳之。

九年十6月,李训之乱,四宰相、中丞、京兆尹皆死。翌日,两省官入朝。宣
政衙门未开,百官错立于朝堂,无人吏引接。逡巡,阁门使马元贽斜开宣政衙门传
宣曰:“有敕召左散骑常侍张仲方。”仲方出班。元贽宣曰:“仲方可京兆尹。”
然后衙门大开,唤仗。月余,郑覃作相,用薛元赏为京兆尹,出仲方为华州军机章京。
开成元年六月,入为秘书监。外议以郑覃党李德裕,排摈仲方。覃恐涉朋党,因紫
宸奏事,覃启曰:“丞郎阙人,臣欲用张仲方。”文宗曰:“中台太师,朝廷华选。
仲方作牧守无政,安能够丞郎处之?”累加银青光禄大夫、上柱国、曲江县开国伯,
食邑七百户。二年三月卒。

  太和初,出为南宁上卿、兼太师中丞、西藏察看使。三年,入为皇太子宾客。五年3月,转右散骑常侍。七年,李德裕辅政,出为太子宾客分司。八年,德裕罢相,李守闵复召仲方为常侍。

仲方贞确自立,绰有祖风。自驳谥之后,为德裕之党摈斥,坎坷而殁,人员辈
之。有文集三十卷。

  九年十八月,李训之乱,四宰相、中丞、京兆尹皆死。翌日,两省官入朝。宣政衙门未开,百官错立于朝堂,无人吏引接。逡巡,阁门使马元贽斜开宣政衙门传宣曰:「有敕召左散骑常侍张仲方。」仲方出班。元贽宣曰:「仲方可京兆尹。」然后衙门大开,唤仗。月余,郑覃作相,用薛元赏为京兆尹,出仲方为华州左徒。开成元年六月,入为秘书监。外议以郑覃党李德裕,排摈仲方。覃恐涉朋党,因紫宸奏事,覃启曰:「丞郎阙人,臣欲用张仲方。」文宗曰:「中台左徒,朝廷华选。仲方作牧守无政,安能够丞郎处之?」累加银青光禄大夫、上柱国、曲江县开国伯,食邑七百户。二年3月卒。

兄仲端,位终都昌令。弟仲孚,登举人第,为监督都尉。

  仲方贞确自立,绰有祖风。自驳谥之后,为德裕之党摈斥,坎坷而殁,人员辈之。有文集三十卷。

裴潾,河东人也。少笃学,善小篆。以门廕入仕。元和初,累迁右拾遗,转左
补阙。元和中,两河用兵。初,宪宗宠任内官,有至专兵柄者,又以内官充馆驿使。
有曹进玉者,恃恩暴戾,遇四方使多倨,有至捽辱者,宰相李吉甫奏罢之。十二年,
淮西出兵,复以内官为使。潾上疏曰:“馆驿之务,每驿皆有专知官。畿内有京兆
尹,外道有观看使、左徒迭相监临;新北又有军机章京充馆驿使,专察过阙。伏知近有
败事,上闻圣聪。但明示科条,督责官吏,据其所犯,重加贬黜,敢不惕惧,日夜
厉精。若令宫闱之臣,出参馆驿之务,则内臣外事,职责各殊,切在塞侵官之源,
绝出位之渐。事有不便,必诫以初;令或有妨,不必在大。当扫静妖氛之日,开太
平至理之风。澄本正名,实在今天。”言虽不用,帝意嘉之,迁起居舍人。

  兄仲端,位终都昌令。弟仲孚,登进士第,为监察军机大臣。

宪宗季年锐于服饵,诏天下搜访奇士。宰相皇甫镈与金吾将军李道古挟邪固宠,
荐山人柳泌及僧大通、凤翔人田佐元,皆待诏翰林。宪宗服泌药,日增躁渴,流闻
于外。潾上疏谏曰:

  裴潾,河东人也。少笃学,善仿宋。以门廕入仕。元和初,累迁右拾遗,转左补阙。元和中,两河用兵。初,宪宗宠任内官,有至专兵柄者,又以内官充馆驿使。有曹进玉者,恃恩暴戾,遇四方使多倨,有至捽辱者,宰相李吉甫奏罢之。十二年,淮西出动,复以内官为使。潾上疏曰:「馆驿之务,每驿皆有专知官。畿内有京兆尹,外道有旁观使、令尹迭相监临;新北又有长史充馆驿使,专察过阙。伏知近有败事,上闻圣聪。但明示科条,督责官吏,据其所犯,重加贬黜,敢不惕惧,日夜厉精。若令宫闱之臣,出参馆驿之务,则内臣外交事务,职责各殊,切在塞侵官之源,绝出位之渐。事有不便,必诫以初;令或有妨,不必在大。当扫静妖氛之日,开太平至理之风。澄本正名,实在明日。」言虽不用,帝意嘉之,迁起居舍人。

臣闻除环球之害者,受天下之利;共天下之乐者,飨天下之福。故上自黄帝、
帝颛顼、尧、舜、禹、汤,下及周文王、武王,咸以功济生灵,德配天地,故天皆报
之以上寿,垂祚于无疆。伏见主公以大孝安北岳庙,以至仁牧黎元。自践祚已来,刬
积代之妖凶,开削平之洪业。而礼敬宰辅,待以终始;内能大断,外宽小故。夫此
神功圣化,皆自古圣主明君所不比,帝王躬亲行之,实光映千古矣。是则天地神祇,
必报皇上以高山之寿;宗庙圣灵,必福天皇以巨大之龄;四海苍生,咸祈皇帝以覆
载之永。自然万灵保祐,圣寿无疆。

  宪宗季年锐于服饵,诏天下搜访奇士。宰相皇甫镈与金吾将军李道古挟邪固宠,荐山人柳泌及僧大通、凤翔人田佐元,皆待诏翰林。宪宗服泌药,日增躁渴,流闻于外。潾上疏谏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