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04.net①、金融风险的产生真正能使《资本论》重新火起来呢,感到马克思的资本论就只是轻巧的政治历史学

首先,仔细拜读了杨兄的文章,很是钦佩你的学识。我很惊讶地发现,我和你大部分的观点是惊人的一致。由于相同观点较多,在此不再重复。但我冒昧地提出一些不同看法,希望能与杨兄交流讨论。

www.204.net 1

1、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一定要取代私有制的资本主义的两个基本理由问题

邱海平,湖北云梦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智库学术委员,中国人民大学《资本论》教学与研究中心主任,《政治经济学评论》副主编,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副秘书长,全国综合大学《资本论》研究会秘书长。主要研究方向为《资本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社会主义经济理论、马克思主义经济思想史。出版《中小企业的政治经济学》《21世纪重读〈资本论〉》《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的新发展》等多部着作,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红旗文稿》《马克思主义研究》《教学与研究》等报刊杂志发表论文一百多篇。曾获国家教育部优秀教学奖、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等奖励和荣誉。

我记得马克思的《资本论》有一个副标题叫“政治经济学批判”,这个副标题就是理解马克思的《资本论》的关键。认为马克思的资本论就只是简单的政治经济学,这个好像有点不对。实际上以《资本论》为基础的马克思主义是集哲学、政治、经济、历史等于一体的着作。所以,没有到一定的知识水平,是很难读懂《资本论》的,大多是处于盲人摸象阶段。

www.204.net 2

从社会发展观念来看,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和马克思的《资本论》之间的区别就在于它们的历史观不同。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认为“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终极的、完美的状态。事实上,这一非历史的理论姿态并非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所独有,而是所有资产阶级学者们所共同遵循的理论底线。“在这个时代一切有关社会的重要论述所固有的基本缺点,就在于非历史的性质,即它们把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关系、它的生产方式、它的国家和它的法律,看作是最终达到的、自此在其特征上不可改变的、有无限完善能力的、自然的与合乎理性的社会制度的形式”。于是,以“科学”面目出现的政治经济学便成了政治经济学的形而上学。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中,尖锐地抨击了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所采用的这种非历史的方法。马克思指出,“经济学家们的论证方式是非常奇怪的。他们认为只有两种制度:一种是人为的,一种是天然的。封建制度是人为的,资产阶级制度是天然的。在这方面,经济学家很像那些把宗教也分为两类的神学家。一切异教都是人们臆造的,而他们自己的宗教则是神的启示。经济学家所以说现存的关系是天然的,是想以此说明,这些关系正是使生产财富和发展生产力得以按照自然规律进行的那些关系。因此,这些关系是不受时间影响的自然规律。这是应当永远支配社会的永恒规律。”正是由于经济学家们把资产阶级的社会关系看成了永恒的自然规律,“于是,以前是有历史的,现在再也没有历史了”,这也就是美国弗兰西斯·福山写《历史的终结》的原因。

www.204.net,《资本论》是一部深刻的学术着作,《资本论》与现实的关系是复杂的,由于篇幅所限,我这里所谈的,仅仅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在这篇拙作里,我所探讨的惟一问题正如标题所示。

然而,正如马克思所讲的,人类社会从奴隶社会进化到封建社会再到现在的资本主义社会,人类社会会不会就在普世价值和所谓自由民主制度上终结了呢?恐怕不是吧。

一、金融危机的爆发真的能使《资本论》重新火起来吗?

当然,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都会共存于人类社会。它们之间既对抗又传承。在当代世界,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的矛盾运动虽然错综复杂,但两者的共存占现实主导地位。它们的存在都是现实的,都有其合理因素。不论是资本主义国家,还是社会主义国家,生产力发展水平都还远远没有达到人们期望的那种高度发达的程度,贫富差别是目前所有国家面临的共同问题。因此,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完全战胜资本主义还不可能上升到现实主导地位。但人类社会发展的总趋势只能是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但是,马克思的科学论断也一再的被历史的实践所证明“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马克思还强调:“共产主义是只一种运动状态和方向”。

这次金融危机爆发以后,据说在英国、德国等西欧国家,《资本论》大为畅销,销售量比过去增长了几倍甚至几十倍。另外据报道,德国财长和法国总统也开始研读《资本论》。这些信息,给国人一种印象,马克思又回来了,《资本论》又要开始“火起来”了。国内一些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当然更是喜上眉梢,感觉好像出头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因为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中国一直受到西方经济学的严重排挤,甚至一些所谓权威的学术杂志根本拒绝刊载研究马克思经济学的论文。当然,这是一种非常不正常的学术现象,刘国光等经济学家都曾经提出过严肃的批评,并引起党中央的高度重视。于是,最近几年来,国内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的环境略有改观。

所以,杨兄在《剖析马克思的剥削理论》一文开篇就讲:“马克思的剥削理论是其政治经济学的基石。马克思之所以认为公有制的社会主义一定要取代私有制的资本主义,出于两个基本理由。……但这两个理由实际都是不成立的。”,然后从使用价值和效用、价值和成本等13个方面来论述你的观点,说实话,论述是非常精彩的,运用了边际效用理论和机会成本概念,很多观点我是认同的。但即使你论述的全对,也只是从经济层面,而且主要是从微观经济学层面来论述马克思的错误,你研究的方式恰恰就是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中所指出的局限性是一样的。

但是,我认为,一场金融危机,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中国学术界的弱势地位。虽然金融危机证明了资本主义的矛盾之存在、证明了马克思的《资本论》对于资本主义的批判是有效的,虽然中央有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建设工程,但是,《资本论》仍然不可能再像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那样,成为几乎所有读书人尊重和阅读的对象,也不会成为所有经济学类学生的必读书。

另外,你也承认马克思所处的时代正是西方资本主义野蛮血腥的原始发展阶段,他讲的东西是在一个完全竞争市场里才有效。但在没有马克思主义剥削理论之前,工人是没有自己的理论来进行斗争的,正是马克思的出现,才使工人阶级和无产阶级能运用自己的理论组织起来与资产阶级进行斗争,在经过了长期艰苦地斗争一直到今天,西方民族资本阶级在国外相互竞争和国内无产阶段的斗争中被逼采取调和让步政策,在国内建立了福利资本主义社会。现在的西方资本主义早已不是原来马克思所处时代的情况了,马克思不可能预料到他身后几百年所发生的一切,他也不可能全部预测准确。所以,这正是我们后人要研究、发展和丰富马克思主义的原因,我们要根据新情况和新的变化来充实马克思主义的内容。

二、对《资本论》冷淡或者反感的不同种类

2、《资本论》的不变与改变

直到今天,只要说起马克思的《资本论》,或者马克思主义等等,总会遭致许多人的反感,包括一些信仰西方主流经济学的人,特别是一些大众,还有那些根本没有读过《资本论》或者读不下去的那些人,以及从一开始就怀疑马克思主义的那些人。

你也看到了《资本论》的内容与现实发展存在的某些不一致。我们应该承认,一百多年来,世界经济,特别是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很多方面与我们在《资本论》中所看到的,马克思对于资本主义经济关系和经济现象的描述及其理论概括,发生了很大的偏离。主要表现在:

任何人做任何事,一定有他的理由,不管这个理由是什么。

1.马克思分析的是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而当代资本主义经济中存在的更多的是垄断竞争;

在一个社会主义的国家,一些人对于马克思主义或《资本论》如此的反感,岂不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么?岂不是大不应该的事情么?

2.马克思分析的是私人资本主义,而当代资本主义则更多的是社会资本主义;

不过,仔细想来,事出有因。人们对于《资本论》的反感或者冷淡,总是有原因的,并且不同的人,各有各的原因。因此,对于这一现象,应该有具体的分析。

3.马克思所分析的主要是工业时代的资本主义,而当代发达资本主义已经是后工业资本主义;

大体说来,人们对于《资本论》的反感或不接受大抵有这样几种情况:

4.马克思所分析的资本主义的主要阶级结构是工人阶级、资本家阶级、土地所有者之间的关系,而当代资本主义的阶级结构则存在多元化的特征,阶级结构呈现出阶层化的趋势,在资本家与工人之间,一方面存在一个巨大的经理阶层,另一方面工人阶级结构本身也存在多层次化的特点,例如,大量的科学技术工作者、智力劳动者、专业技能者(例如会计师、律师、教师、球星、歌星、影星等),此外,在资本家和工人之外,还存在着大量的个体经营者,例如家庭农场主、小型或微型工商企业主等等;

第一种,从理论上根本不认为《资本论》的理论是科学的理论。持这种观点和态度的人,多半是一些经济学的专业人士,而在这些专业人士里情况也有所不同,大体可以分为两类:

5.马克思虽然在《资本论》并不是完全没有描述资本主义国家的作用,但是,当代资本主义国家在社会经济方面的巨大调节功能与作用,显然是十九世纪所无法比拟的;

一类是完全接受了西方主流经济学理论的人。这类人因为在世界观和方法论上完全持西方主流经济学的价值观,而西方经济学的价值观是什么?那就是崇尚资本主义。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都是以资本主义为前提的,虽然有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之说,但是,西方主流经济学从来不怀疑资本主义是惟一理想的社会经济制度。如果研究西方主流经济学的人放弃了这一基本信仰和观念,那么,他也就走到了西方经济学的反面了,他也就不成其为一个西方主流经济学家了。由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结论是否定资本主义的,所以,崇尚西方主流经济学的人当然也就必然否定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了。

6.虽然马克思认识到科学技术在资本主义经济中的巨大作用,但是毕竟《资本论》分析的仍然是以雇佣劳动为主体的生产方式,而当代资本主义特别是发达资本主义经济的主要特点之一就是科学技术成为推动的主要因素,简单劳动在生产中以及在社会中的地位下降了,劳动者的地位被边缘化了;

另一类是研究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人。这些人曾经是抱着满腔的热情研究马克思主义,研究《资本论》。但是,正是在这种研究中发生了迷惑。他们从《资本论》读到的只是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结论,可是,现实中资本主义不仅没有灭亡,反而生机勃勃。于是,开始迷惑,再到失望,最后是绝望,对马克思主义的绝望。他们发现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与现实的不一致,当然也就开始怀疑甚至否定自己“曾经奉之为信仰”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了。于是,这些人转而从事其他各方面的研究或工作,不再执着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有的人甚至干脆下海做生意去了。

7.马克思时代的资本主义,由于经济发展水平有限和资本主义自身的不完善,存在着工人阶级的普遍贫困化,而当代资本主义由于实行了广泛的社会保障和保险制度,工人阶级的普遍贫困化,特别是绝对贫困现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第二种,普通的学生或大众。这些人们,多半只学习了一些政治经济学的基本知识,知道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基本结论,那就是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社会主义必然胜利。对于这些人们来说,苏联的解体和中国现在搞市场经济,虽然号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质上都表明了社会主义的失败和资本主义的胜利。而马克思主义与这一基本事实相矛盾,那当然是要去怀疑和否定马克思主义理论了。对于这些人们来说,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真谛究竟是什么?苏联的解体究竟是马克思主义的失败还是斯大林主义的失败?马克思主义与斯大林主义究竟是不是一回事?即使是现实社会主义不成功,和马克思主义理论究竟是什么关系?现实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理论中的那个社会主义是一回事吗?等等,等等,对于这些问题,他们既没有耐心,也没有能力去加以思考,甚至在他们看来,这些问题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也根本不用去考虑的。反正我不相信马克思主义了,也不相信社会主义了,这些问题是你们理论家的事,与我何干?甚至在他们看来,再讲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完全就是骗人的。因为这些人中,有些人曾经信仰过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而中国的改革开放中,他们也许并不是真正的受益者。于是,他们认为,他们曾经被欺骗了。眼看着中国现在两极分化如此严重,眼看着中国现在的社会道德状况如此不济,在这些人看来,还去信仰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有什么用啊?让我去信仰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不就是希望我做个大公无私的良民嘛?现在什么年头啦?还让我信这个?在这些人看来,西方主流经济学讲的那个“经济人”更管用,更符合现实,也更符合每个人的个人需要,因为我们现在也是市场经济了嘛,在市场经济中,我不做个“经济人”,我不处处为自己着想,谁替我着想啊?在这些人心目中,似乎只要信仰了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好像就不能处处为自己着想了。

8.与上一点相联系,马克思写《资本论》的时代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矛盾异常尖锐的时期,工人运动空前发达,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趋势比较明显,而当代资本主义由于以上几个方面的变化,工人运动一直处于低潮,即使有金融危机这么大的冲击,也几乎看不到有工人革命的迹象,社会主义完全取代资本主义的趋势和可能性似乎已变得更加模糊了。

除了上述两种之外,当然还有一些人,对于这些人来说,什么马克思主义不马克思主义,压根就不是他们所关心的问题,他们关心的,除了自己的衣食住行,也许再无其它。

9.马克思写《资本论》的十九世纪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实践上搞社会主义,因此,人们对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描述的社会主义可以充满期待,甚至将之奉为理想,然而,20世纪出现了社会主义在一些国家建立,最终又在苏联和东欧国家发生了剧变这样一个转折,于是,人们开始怀疑社会主义及其相关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甚至在一些人心目中,社会主义已经被实践证明不可行。(中国的改革也是走上了一条官僚买办资本主义的道路,而像朝鲜这样的国家,则更明显地破坏了社会主义的声誉)

三、一些人反感《资本论》的原因

10.基于科学技术发展的水平,19世纪的资本主义在军事装备上还处在常规武器的阶段,工人阶级有可能进行巷战并取得胜利,而当代资本主义则处于核武器的阶段,工人阶级几乎已经没有任何可以通过武力消灭资本主义的可能性,工人阶级只能进行合法斗争。

总结一下人们对《资本论》的冷淡或反感的原因,大体有如下几个方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