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静,位于新宝平定县主干的海上人间大饭店

摘要:
十、接待引风波入夜,市区华灯初上,城市开始展露出繁华的夜景。位于市区中心的海上人间大酒店,显得鹤立鸡群一般,格外引人注目,楼顶上的霓虹灯照射出五彩斑斓的光芒,增添了几分神秘感。在海上人间大酒店的海滨

摘要:
一、瑰丽的梦想夜阑人静,灯光闪烁,赤壁乡政府机关大院经过一天的喧闹,显得格外安宁。只有部分干部还在会议室里看电视消遣,他们不时地对剧情作些见仁见智的评论,些许喃喃的声音传出,才显示出点人气来。我的

十、接待引风波

一、瑰丽的梦想

入夜,市区华灯初上,城市开始展露出繁华的夜景。位于市区中心的“海上人间”大酒店,显得鹤立鸡群一般,格外引人注目,楼顶上的霓虹灯照射出五彩斑斓的光芒,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夜阑人静,灯光闪烁,赤壁乡政府机关大院经过一天的喧闹,显得格外安宁。

在“海上人间”大酒店的海滨包厢里,小东和几个年轻人围着一桌山珍海味,边吃边交谈。

只有部分干部还在会议室里看电视消遣,他们不时地对剧情作些见仁见智的评论,些许“喃喃”的声音传出,才显示出点人气来。

今晚小东受欧乡长的委托,正在接待准备来乡里投资的广东省潮州市客商。小东满脸通红,频频举杯,逐一敬酒:“今晚我受乡政府委托,来招待大家,我现在各敬一杯。”小东虽然不胜酒力,但是自己主持宴会,生怕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如此重要的美差让小东出面,小东自然是受宠若惊,十分诚恳地招待客人。

我的宿舍就在会议室旁边,位于大厅的左边一角,房间的门朝向会议室,窗外一排凤尾竹紧邻着柿子树,再往外几步就是连绵的丘陵了。夜间秋蝉和青蛙的鸣声,不时飘进我的耳根,寂寞而单调的晚上又重复地上演着。

酒过三巡,小东和客人都有几分醉意。饭局后进行什么娱乐活动?也就成为桌上的主要话题了,有的说去唱歌,有的说去桑拿,有的说去打牌,莫衷一是。

我已早早的在宿舍里休息了,白天忙着下村做中心工作,累了一整天,倍感心身疲惫。

最后还是一位广东客人提议打牌获得多数人的赞成。于是小东就在酒店定了一间棋牌室,领着几位醉醺醺的广东客人到了室内,这里桌上早已经摆好了牌九等赌具。

朦胧的睡意渐渐袭来,机关里几个年轻人的影子,开始在我脑际中联播出来。现在只要我闭上眼睛,就会有他们的影子。我不经意的想起心中的白马王子,编织出少女绚丽的玫瑰梦,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这样的安排正中小东下怀,小东不免手指痒痒的,自己历来兴趣的活动难得派上用场。待大家坐定后,小东就顺手把门关上。

夜深了,他们已经看完电视,陆续的散出会议室,回到宿舍去。

“吧嗒”,小东熟练地摔出股子。

“笃笃”两声门响,突然有人敲我的门了。

只见广东客人推牌九、摸牌九的技术十分娴熟,推的有声有色,摸的不用眼看。本来也是行家里手的小东,相比起来就略显逊色。
不一会儿功夫,小东就输了几千块钱,今晚他的手气也稍逊一筹。

“晓月,睡觉了吗?”门外有人在问,是谁呢?小欧还是小东?我闻声上去开起了房门,原来是小磊。

正当小东开始输得焦头烂额的时刻,包厢的门突然被敲响了。门外有人叫:“查房了。”

小磊刚分配来乡政府工作不久,是出身农村的青年干部,我是出自城市经商家庭的女干部,我们相识不相知。却是包同一片区几个村的工作,这片区离乡镇机关比较近,我们最近经常日出晚归开展农村工作。我们一起抓计划生育、征兵、征购等阶段性的任务,于是就慢慢的熟悉起来,彼此偶尔搭讪几句,算是熟人了,但毕竟有乡下人和城里人的区别,我们在一起的大多时间是默默无语。

门刚被推开,五名警察就快步进来了,围住了小东和广东客人。

今晚,小磊到我这里聊天。一会儿,就拿起我的五线琴来弹。我们在简单的音乐方面能够协同默契,一把五线琴轮留拨弄着,悠扬的琴声散入秋风,撒向大院的角落。我们怕影响到别人休息,没有尽兴就噶然而止,小磊随即告辞。此后,我们算是琴友。

小东惊得头上冒汗,两腿发软。本来比较安全的酒店,今天怎么会有警察来检查棋牌室呢?小东迅速看了一眼进来的人,竟没有一个熟人,不禁脊背一阵发凉。

我随便的盥洗完后,就上床睡觉去。脑海里一浪又一浪地翻腾起来……,往事仿佛历历在目。

“有人举报,你们在赌博。”警察厉声喝道。

小欧曾经给我写过含情脉脉的厚信,爱恋的心情表达得淋漓尽致、单刀直入。我读得心潮翻滚,脸上不由自主的红起来。

“外地的客商在娱乐,不是赌博。”小东声音颤抖着说。

小东也经常照顾我,隔三差五地来找我,有事没事都往我房间里挤,每次都有如鸡毛蒜皮般的理由,双眼都色迷迷地在我胸部和屁股上扫描,令我啼笑皆非。

“不用狡辩,证据都在。跟我到派出所做笔录。”警察斩钉截铁地说,看来商量是没有余地了。

然而心田又象浇了蜜汁一样,有人欣赏是很惬意的感受。

小东一伙只好跟着警察到了派出所。小东刚坐在派出所的办公室里,门就“咯噔”一声被关上。坐在对面的两个警察立即开始严肃的询问:“你叫什么名字……。”小东只能一一作答,心里万分沮丧,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不讲,领导安排的招商任务也给搞砸了。他感到恐惧、愧疚和担心,特别是自己提拔加调动的宏伟目标,立刻变得十分渺茫。

工作在这寂寞的基层单位,能被人赏识是值得庆幸的事。或许是我的经商家庭背景吧,被看作疑似白富美,或许本女生还是有真魅力吧。

当警察再次听小东说是招商工作的需要时,竟怒火冲天,一顿训斥:“明明是聚众博,还找什么借口,举报人都说的很清楚了。”警察又补充了一句:“什么广东客商,就是一伙赌徒,签字后等待处理吧。”

赤壁乡不乏青年人,他们都频频向我示好,毕竟在乡机关里是女少男多,大家都是刚参加工作不久,而都没有对象,在立业之后,是应该考虑成家的问题了。

小东这时跳进黄河洗不清,只好在笔录上画字签押,但又觉得有些糊涂,警察讲“什么广东客商,就是一伙赌徒”是怎么回事?欧乡是说陪广东省潮州市客商的。难道其中有诈?小东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小欧中专毕业,中等身材,皮肤白净,言行举止颇为老道。他参加工作有三年了,有一定工作经验,也积极向上。小欧和小东,时常都注视着我,我被看得怪不好意思,在这里我倒成为了香馍馍,但是对照我心中的白马王子,他们似乎还是很有些距离,怎么办呢?

小东在派出所临时拘留人的房间里,门被反锁后,才彻底醒悟到—— 一场陷阱。

我梦中的他,是身材高挑,品貌端正,幽默体贴,能万分地呵扶与珍惜我的王子,上天会恩嗣我吗?
我在心中默默期待着真命天子的来临。

十一、进城的郁闷

让我无法忘怀的是中学时代的初恋,至今仍然萦绕在心头,贾胜当时如果能更主动些就好,我的矜持,碰上他的高傲,注定不会摩擦出耀眼的爱情火花。初恋犹如晨雾一般的快速散去,只留下酸楚的记忆。

乡政府通讯员送来报纸,我就顺手翻了下,看见里面有一封来信,原来小磊又寄信来了。我马上拆开浏览一遍,写的是小磊现在又被抽调下乡做整治矿业工作队了。

遐想的时间过得飞快,几个花样年华的影子伴随我进入了美妙的梦乡,嘴角自然地挂上一丝羞涩的笑容。

自从小磊借调市经济委员会上班后,就会写信和打电话跟我联系,说些城里的新闻和市直单位的工作情况,我也盼望听到他的声音和看到他的文字。

二、现实的困惑

小磊信中讲的是被借调半年多的时间里,都是充当被抽去下乡做各种临时工作队的差事。市委市政府有开展中心工作,往往都有抽调工作队,每当抽调到市经济委员会时,市经济委员会的领导就会叫他去下乡,然后都会对他语重心长的说:“年轻人要多到基层锻炼锻炼。”就是这样马不停蹄地反复锻炼了几次后,小磊有些糊涂了,为什么领导对他这么情有独钟,是否领导在有意识的培养自己?看来又没有这种迹象。小磊注意到了市经济委员会单位里面的干部们都在优哉游哉,一杯清茶,一张报纸,一台电脑,悠闲的工作着。

喷薄而出的太阳,跃上了笔山顶,一抹红霞宛如彩带挂在珍珠湾上空。我们乡政府五个包村的工作人员沿着崎岖山路,踏着湿漉漉的晨露,去旗村抓计划生育的工作。

难道市经济委员会的干部们就不需要锻炼了,他们中不乏年轻人。小磊后来经过旁敲侧击的试问,才知道单位里正准备搞福利分房,由于房源有限,干部职工都在积极争取,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并且还有许多需要照顾的理由,诸如有的有家庭、有的还没有对象,等等。

大家匆匆忙忙地到了旗村党支部书记家里,书记和村妇女主任已经在那里等待了。

小磊信中流露出郁闷、不解和烦恼的思绪。从小磊的来信,还有与小磊的交流中,我觉得市直机关的政治生态和乡镇相比又别具一格,从中看到了乡镇年轻人向往进城的梦想与现实形成的反差,不免为小磊感到不平。

几句寒暄后,就由村支部书记、村妇女主任分别带队入户去。

我就提笔给小磊写了一封信,安慰他安心的工作,鼓励他克服当前困难,从长远来看问题,争取早些调动,不要老是借用做临时工。小磊尴尬的境遇,我颇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我和小磊是一个组,我们挨家挨户到村民家中,逐一做计划政策的宣传与教育,苦口婆心地动员说服,落实计划生育政策。针对摸底的人员对象情况,分别要求落实节育措施。

乡镇优秀的年轻干部到了城里就水土不服了,城市的诱惑力对我也开始减弱了。

当遇上钉子户时,就象碰到一块石头,无论怎么说服,他们就是死活都无动于衷。我们在万般无奈之下,就要去搬援兵,请乡带队领导和其他组的同志来共同做工作。

十二、下 海

在经验丰富、见多识广的领导游说下,往往能起到神奇的功效,顽固不化的村民,思想被做通了,终于去做计生手术,我们心上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

魏然屹立的市政府机关大楼里,人流穿梭,行色匆匆,显得有些忙碌。

一天的奔波后,我们又踩着晚霞往回走。蜿蜒的山路上,花香鸟语,伴随着年轻人的笑声不断,放松的心情,青春的活力,驱赶跑了身上的疲劳。

象是有一股磁力一般,使我不由自主的走到三楼市经济委员会的办公室,好久没有看见小磊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我就推门进入小磊的办公室,只见小磊手里正拿着一张文件,面无表情地看着。

回到了乡政府机关。我们在机关食堂简单的就餐后,又回到了轻松而单调的晚间时节。

“小磊,最近忙吗?”我走到他跟前问道。听到我的声音,小磊吃惊地抬起头,他想不到我会来他的单位,好一会儿才说:“哦,你怎么来了,也不事先讲一下。”

可是夜晚是我放飞思想的时光,一方面是解脱了任务,头脑没有负担,可以放心的休息;另一方面我又可以海阔天空的遐想,在心里傲游爱情的城堡,点数她的层楼,察看她的宫殿,美美地欣赏一番。

“周末我回城看望爸爸妈妈,顺便来你这里看看。”我故意说的轻松些,甚至表现出漠不关心的样子。“欢迎,欢迎,谢谢你的关心。”小磊有点喜出望外。他轻松的说:“现在也无所谓忙了。”小磊丝毫没有失意的样子。

每次吃饭后,我的胃就会痛。自从到乡里工作后,饮食习惯改变了,就犯上了胃病。胃痛经常折磨着我,此时越来越厉害了。美好的思绪,痛苦的腹部,极不协调的伴随着我,让我感到无助和无奈。我盼望着慢性胃病能早些好起来,我期待着生命中的救星显现。

“为什么呢?不用做替罪羔羊了吗?”我感到有些意外。

我早早地躺在床上休息,与其说是休息,不如说是挣扎。阵阵的疼痛,中止了我的思绪,停止了所有想象,让我陷入了深深的痛苦。

小磊递过来刚才的在看的一张文件给我:“好不容易调令来了,怎么样?”“太好了,祝贺你。”原来他已经正式调动到市经济委员会,怪不得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吱呀”门开了,大耳乡长推门进入我的房间:“晓月,听说身体不舒服吗?”

小磊还没有招呼我坐下就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边转身要向门外走边说:“跟我去一个地方看看怎样。”我只好跟他往外走:“现在就要请我吃饭吗?也不要这么急吧。”小磊就是往外走。

“没有关系,已经老毛病了。”我慌忙起身迎接乡长,拉过椅子让他坐下。

我们来到临街的一幢写字楼里,坐电梯上了八楼。门口挂着长江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的牌子,原来是一家上市的公司。小磊并没有告诉我到这里干什么,就是带我在里面兜了一圈,我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看到里面的员工都很忙,我们就出来到了街上。

五短身材的大耳乡长虚寒问暖一番,非常关心我的工作和胃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