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一很喜欢自行车,你会叫笔者毫不逃学

摘要:
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犹如强光,刺痛着眼睛。看似繁华实则空寂。少了一些人少了一些事。再多的风景依旧是那么的空虚寂寞。抬头仰望星空,一轮明月斜斜的光在天际,几颗淅淅沥沥的星星围绕在月亮的四周。月明

摘要:
感谢读这部小说的每一个人,谢谢大家的鼓励,让我有了继续下去的动力。我一定会写出大家喜欢的东西给大家看,还请大家继续关注QQ1054881161『莫相惜CSM。谢谢你,在正文即将开始的前段,我要自私的写一段只属于你的

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犹如强光,刺痛着眼睛。看似繁华实则空寂。少了一些人少了一些事。再多的风景依旧是那么的空虚寂寞。抬头仰望星空,一轮明月斜斜的光在天际,几颗淅淅沥沥的星星围绕在月亮的四周。月明星稀。好似秋季高大的树木,只是依稀的几片残叶留离在枝头。随着风摆动着,即将坠落。天边有一颗星星,惟一一颗明亮的星星,在哪最远的天边,月亮徘徊在天际,依稀的星星,只是少了那最亮的一颗。

感谢读这部小说的每一个人,谢谢大家的鼓励,让我有了继续下去的动力。我一定会写出大家喜欢的东西给大家看,还请大家继续关注QQ1054881161『莫相惜°

假期。2

CSM。谢谢你,在正文即将开始的前段,我要自私的写一段只属于你的文字。

三年前,踏着清晨已有几丝燥热的马路,自己来到了**中学。那时的清一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天真的小孩。只是每天无忧无虑的玩耍。开学的第一天,清一就注意到了她,一个文静不怎么爱说话的女生,后来清一问了一下才知道,她叫忆菲。此后的时候,清一都经常关注这个女孩,每次看到她,清一的心都会跳动的那么的沉重,或许自己是喜欢上她了吧。这是清一第一次对女生有这样的感觉。清一发现原来放学时和她顺路。于是此后的每天,清一都等她,每天都是学校里的人快走完了,清一才慢慢的推着车子,漫步在校园中。忆菲好像在等人,每天都走的很晚。清一就跟在她身后,天天如此。清一很喜欢自行车,骑车也很快,忆菲也是一样,每次放学回家,骑车都是那么快。

长这么大你是第一个对我这么好的女生,你会记得我的生日,记得我的QQ号手机号,你会让我少喝酒不抽烟,你会让我记得吃饭吃药,生病了不要撑着,你会叫我不要逃课,上课不要玩手机听歌开小差,我很任性我不够好,你会包容我,虽然你也有点小脾气吧,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你对我发脾气的。谢谢你这么喜欢我写的东西,谢谢你对我的支持,再多的谢谢也不能证明什么。我只要一个承诺,然后静静牵你手走下去。七年十年。再往下走,不要回头。

有一天,清一总算鼓起勇气对她说了我喜欢你,她只是笑着沉默不语,狠狠的摇头。清一一脸的无奈:也是,人家学习那么好,怎么会想这种事呢?看来是自己想多了。于是那次以后清一有意的躲开她。清一每天还是那样风驰电掣的骑车回家,只是不会刻意的等她了。直到有一天,清一的车子半路坏了。他蹲在马路边摆弄着自己的车子。突然一个人影闪过去,那正是忆菲。清一寻思道:她不是每天都走的很晚吗?怎么今天走的这么早?是不是有事啊。第二天,清一有意骑的很快,然后拐进了学校边的一个胡同里。只见忆菲匆匆忙忙的骑过去,不时地看看前面。清一明白了,原来她是在等自己,原来她每天走的那么晚是在等自己。清一骑车冲上去,“你喜欢我对吧?我们交往吧?”忆菲低下头,笑了笑,然后拐弯离开了清一的视线。那天清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原来她喜欢我啊。

寂静的湖畔,柳条随风摆动着,丝丝细雨缠绵着湿润的空气。晨练的人们悠闲的跑过。远处的枝头,鸟儿梳理着羽毛,平静的湖面像一面镜子,倒映着尘世间的一切,那么的干净清澈。一阵微风吹过,夹杂着夏日清晨独特的味道,轻抚着如镜般的水面,阵阵涟漪打乱了景物。远处的东方阳光扩散开来,照耀在湖边草地上面,露水如一颗颗珍珠,闪闪的发光。站在桥下对着水面,静静的微笑,镜中的我们笑的是那样的甜美,没有世间繁华的牵绊,世俗高低的差别,我们就是我们,愿这笑容永远铭记在心。

就这样,清一每天放学都去找她,一路缠着她。第二个学期的时候,忆菲答应了清一,那天清一很开心。他们就这样,天天在一起,忆菲依旧是那么腼腆,清一则天天给她买棒棒糖吃。两个人过的非常甜蜜,却又非常平淡。

假期3

直到那天,暑假的一天,面临着中考的压力,忆菲提出了分手,清一对着电脑屏幕哭了很久,但是他还是艰难的打出了两个字,可以。开学之后,每每清一主动找忆菲的时候,忆菲都会有意躲开清一。此时的清一总算领略到了心碎的滋味。他放弃了,只是心中一直放不下她。下半学期,清一转学了。临走的前一天,清一脱下自己的校服,让全班的人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唯独是忆菲,他怕自己去找她又被她拒绝。但是他还是去找她了,忆菲没有拒绝,清一在校服最中间的地方留了一个位置,那是属于忆菲的位置。清一看着忆菲写下自己的名字,不禁鼻子一酸,但是他不能哭,清一强忍着泪水说了一句谢谢,低头离开了。那天周五,放学的时候全班的同学都很安静,清一独自一人收拾着东西,老师走了出去,几个同学围过来,对清一说着那说着这。清一看着忆菲,她没有抬头,只是自顾自的收拾好东西,然后站在自己的座位上发呆,此时的清一终于忍不住了,苦涩的泪水在这一刻决堤,泪水顺着清一英俊的脸庞滑落到衣领上,绽开了一朵朵灿烂的泪花。忆菲起身走了,清一擦了擦眼泪起身那好东西追了出去。一路清一都在忆菲后面慢慢的骑着,直到忆菲进去了小区。清一站在路边,眼泪再一次决堤,这一别,或许不会再见面了吧?

清晨的阳光透过半透明的窗帘,静静的洒在地板上,外面的世界没有了夜的宁静,职业装的白领们拎着包包和早餐匆匆的踏上公车。早餐摊上,人来人往。忙碌的人们如流动的溪水,川流不息,城市的美亦是在此,喧嚣中夹杂着丝丝寂静,清晨的阳光依旧对每个人绽开笑脸。太阳每天依旧会东升西落,不会因为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离去而改变什么。清晨的阳光也是残酷的,对于那些不愿意等待天明的人来说,清晨的到来就是一场噩梦的开始,每个人都有秘密,都有一个自己不愿提及的曾经。

“到了。”轻易回过神来,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师傅这是钱,别找了。”“这小伙子!哎呦。”清一转身对着司机摆出一个漂亮的笑脸。下车出门了。XX小区门口,一辆电车停在那里,一个身影坐在电动车上,一件白色的上衣,加上一条黑色的背带裤,颜色搭配是清一喜欢的风格呢。看到清一下车,那个人走了过来。“你是清一吧,第一次见到你呢。”“哦,多指教哦。哪里有招工的啊?”“那边,我带你去。”“算了吧,还是我带你把。”清一走到电动车旁,习惯性的捏了捏车闸。“上来吧。”“哦。”很好听的声音呢。人也很可爱啊,呵呵。清一笑了笑,他喜欢那种很可爱容易接近的女生。

清一揉了揉眼睛,“天亮了哦。”朦胧中清一打开电脑。晚上上一晚上班,白天清一可以好好支配了。很久没玩游戏了呢。

车子向前走了一段,“就是那条街咯,那里有很多饭店的。”“哦哦哦,了解啦。”清一点了点头,走过路口把车子靠边停下,一旁的雨诗已经开始一家一家的询问了,清一锁上车子,快步走过去,“有没有招工的啊?”“暂时没有。”雨诗摆摆手,一脸的无奈,“没事,这条街还很长呢,慢慢来。”清一和雨诗就这样一家一家的问着,终于找到了一家,是一家店面不大,两层楼的干锅店,由于是夏天,外面还卖烧烤和龙虾田螺什么的。眼看接到就快到头了,估计也没有什么招工的了。清一说:“不如就这里吧?”“可是这里很累的。”“没事,正好锻炼一下。”雨诗笑了笑,点了点头。

打开电脑,登上扣扣。清一突然愣住了,列表中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好友映入眼帘。一次一次的打开聊天窗口,一次一次的关上。终于还是发了一条信息:忆菲,还好么?

店长是个比清一大不了多少的姐姐,人一看就很面善,这也是清一愿意在这里打工的原因之一。“明天下午就可以来上班了,四点准时到哦。由于你是临时工嘛,薪水不会太高,一个月800可以吧?”“知道了姐姐。”清一摆出了一个完美的笑容,对着店长摆了摆手,“那我先走了哦。”一旁的雨诗笑眯眯的看着,得意的摆了摆手,“走了啊,清一,我妈妈还叫我回家呢。”“对了,谢了哦。等我发了工资一定请你吃饭。”“这怎么好意思啊?”雨诗说道,“在这里上班很累的,每天回家会很晚,注意安全哦。”“哎呀,这个你放心好了。不相信我?A城谁敢动我?”清一说罢,沉默了一下。

清一似乎在闪躲着什么,一反手把扣扣关掉,登上游戏,开始了一上午的奋斗。

几年前的自己,哪会有这么大的口气?清一抬起头,看着远方的太阳即将消失在高楼大厦中。清一这么多年,从小父母就不在身边,自然会受到别的小孩欺负。小学时就有同学欺负清一,到了初中也是如此。从那时起,清一就决定,要让所有欺负自己的人都要得到报应,自己不能继续这么软弱了。于是就这样,清一学会了用武力保护自己。每次有人欺负自己,清一都会二话不说直接一拳过去。为此清一也挨了很多打。就这样清一的性格越来越孤傲。他和子城从小就认识了,那一年他们才一年级,开始的时候子城也很喜欢欺负清一,但是后来不是了。如果有人欺负清一,子城会二话不说上去帮清一出气。就这样,清一靠着多年的锻炼,在学校闯出了一片天地,起码没有人会欺负自己了。

“清一,吃午饭了哦。”清一终于在游戏中走了出来,同时也在房间中走了出来。匆匆的洗漱完便去吃饭了。

想到这里,清一的眼角不觉得湿润了,这下可把雨诗吓坏了。她推了推清一“怎么哭了啊?”清一回过神来,太阳已经快落下去了。“没事没事,我送你回家吧。”“嗯,好吧。”“你家在哪里啊?”“紫薇园。”“哦,原来你家在哪里啊。”清一想起小时候一个很好的玩伴家也在哪里。不觉得心头划过几丝激动。清一拧动电门,没多久就到了雨诗家。“我走了哦。”“走吧,我打车回家。”“到家了给我发个短信。”“知道了。”说话间清一已经拦下一辆出租车,雨诗也推车回家了。

时间转眼就到了下午,到了该上班的时候了。清一拉扯着坐在电脑前疲惫的自己,从游戏里走了出来。来到浴室,脱掉睡衣,看着镜中的自己,略显憔悴的面容依然是那么的不凡,其中夹杂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沧桑,打开热水,水雾弥漫开来,清一沉醉在其中,暖暖的,很舒服。

“哎呀妈妈,晚上吃什么饭啊,饿死了。”“宝贝怎么这么饿啊?下午去哪玩了?”“谁出去玩了?”清一转过身来,对着正在厨房忙活的妈妈说:“你亲爱的儿子今天出去找工作了。”“哎呦,那么厉害啊?”“当然了。”清一弄了弄衣服领子。“小看你儿子了。”说罢便快步走进了卧室,打开电脑挂上扣扣。滴滴滴~~有一个消息。是雨诗的:到家了吗?清一回复说。到了。雨诗已经不在线了。清一心想算了算了,吃饭重要。

吹好了头发,清一走出了们。夏天的A城还是那么的热,眼前一黑,一阵眩晕让清一有些站不稳,他扶住楼梯的扶手,过了一会不舒服的感觉才慢慢退去。清一摇了摇头:“可能是太热了吧。”思考间便跑下楼去跨上了自行车。

匆匆忙忙吃过饭以后,清一就陪姥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话说姥姥越来越喜欢看偶像剧了。”清一在旁边感叹道。“也没见别人家老人这样啊。”姥姥瞥了清一一眼。清一嘟了嘟嘴:“哼”

傍晚的阳光依旧时那么的刺眼,炽热烘烤着无力的大地。一切都是那样的没有生气,繁华的街道川流不息车水马龙,如同根根血管彼此联通。空洞的城市也蕴含着独特的魅力,在阳光的照射下投射出一片片美丽的阴影。

回到屋里,清一看到有信息。

“我第一次看见你,你是如此的美丽。”清一看着手机上陌生的号码,愣了一下。“喂,哪位?”“是我,你还记得我吗?”“你是欣怡?”“是啊,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哦。”“恩,我回来的时候你还找我聊天了呢,怎么会不记得。”说到这里清一笑了笑:我怎么会不记得一个追了我两年,默默喜欢了我两年的人?“哦,你在哪呢?找你玩去呀。”“我在上班路上呢,来我的店里找我吧。”“好的。”清一挂下电话,站在路边沉沉的想着:这个孩子有没有长大呢?会不会还和当初一样那么幼稚呢?

欣怡:在吗?

清一到了店里,远远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侧影,是她,欣怡。一件黑色的上衣,一条蓝色的牛仔短裤,加上条黑色的丝袜。脸上却带着和穿着极不适应的稚嫩。“嘿,在等我吗?”欣怡转过头来,脸上带着几分羞涩,很好听的声音说,“你长高了,比那时侯高了。而且还瘦了。”“哦,那你呢?我可没注意啊。”清一说罢笑了笑。欣怡脸上一阵红晕。“呵呵,你上班吧。”“恩,你找地方坐吧。”说罢清一便跑开去搬桌子放餐具了。欣怡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清一:两年时光转瞬即逝,如今你已长大成熟,我却还是三年前那个长不大的孩子,也许一辈子都会是这样,我不想奢求什么,正如你最喜欢的歌中所说。

清一:嗯,有事吗?

我第一看见你

欣怡:没,就是想问问你最近怎么样,有没有空出来玩啊?

你是如此的美丽

清一:嗯,这个有点问题。我刚刚找到工作的。

我怎么能不为你着迷

欣怡:这样啊,你在哪里上班啊?改天找你玩去咯好哥哥~~

只是你却并不在意

清一打了个哈欠:呵呵,就在那个饭店很多的那条街上,饭店叫**干锅。我先去睡觉了,有空来找我吧。

太多秘密藏心底

上葡京官网,欣怡:去吧去吧。知道了哦。

也不敢让你看清

清一合上电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呵呵,说话的语气还是没变,不知道这个小孩长大了没有啊。不觉间一张脸浮现在清一的面前,甜美的笑中带着几丝羞涩,很美的笑呢。清一的嘴角轻轻上扬,“谢谢你,欣怡。”

怕你知道会对我不理

“妈妈我上班去了啊。”“知道啦,路上慢点哦。”话音还未落,清一早已跑下楼去。

你不会懂我的珍惜

时值盛夏,下午四点的气温仍然是那么的热,太阳烘烤着大地。清一跑到楼下,推起车子,向着饭店骑去。:今天第一天上班呢,一定要给老板留下个好印象。不觉间,清一的嘴角微微的上扬。漂亮的弧度。

生命有太多太多不确定

第一天上班,清一有些不适应,从小都是姥姥照顾自己,没干过什么活,不过一小段时间以后清一就适应了。无非就是端端盘子擦擦桌子而已。

你是否心理也会不安静

不知不觉黑夜已降临。原本落寞的城市披上了一件闪光的华丽的外衣,清一把最后一张桌子收进屋里,伸了伸腰,点着了一根烟。雾霭在空气中散开,弥漫着烟草独特的味道扩散着,青色的烟雾环绕着清一,他收了收衣扣。背后传来老板的声音:“清一你可以下班了哦。”“好的。”清一答应了一声,斜靠在车子上,青白色的烟雾被风吹散。

因为你我又泛起了涟漪

到家已经十二点了,“第一天上班很累呢,看来还是需要锻炼的啊。”清一不禁感叹。匆匆的洗漱过后,清一躺在床上,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你能相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