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们的经营销售学文案不肯定会受欢迎,虎躯一震

问题:金庸、古龙、梁羽生这批人会写出怎样的营销学文案?

问题:古龙、金庸、温瑞安、梁羽生他们的武侠风格有什么异同?

回答:

回答:

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他们的营销学文案,肯定也和他们小说风格差不多,但是他们的营销学文案不一定会受欢迎!

莫名想到四位大佬写男女之情的笔法。

金庸以极尽铺陈渲染为能事,以介乎古典文言文和现代白话文的语言风格,娓娓道来,让人沉浸其中,难以自拔。

金庸:心中一荡。

图片 1

黄易:虎躯一震。

古龙以极其简洁凝练为蹊径,以句式短促、诗意灵动而见长,总能让人读起来热血沸腾。

古龙:嘤咛一声。

图片 2

梁羽生:获得生命的大和谐。

梁羽生书生气极重,小说的语言文采飞扬,字里行间透出浓郁的书卷气,故事中又常常用诗词歌赋、民歌俗语点缀其间,以创造优美的意境、气氛,烘托人物的内心世界。

金庸的武侠是:

图片 3

一个人的成长史。

目前来看三人的文笔风格大不相同,那谁的营销方案会更受欢迎呢?

先是父母爱情故事,然后悲惨童年,中间有奇遇,泡妞,拜师,成名立万,最后报效国家。

style=”font-weight: bold;”>营销学要素:1、客户在购买你的产品之前,已经有了购买同类产品的打算。2、客户本身对产品就有欲望,而你要做的就是深度挖掘加深这种欲望,从而给客户造成一种紧迫感,而不是去帮助客户创造新的欲望。

主角在成长,我们看得到他的心路历程,看得到他的情感历程,还有浓浓的爱国主义思想。

从营销学角度来看,就是让观众激起购买欲望,宣传自己的产品!金庸的文笔风格更轻易近人,也更符合现实!所以我觉得金庸的文案会更胜一筹!

到大结局的时候,主角已经蜕变了,他成熟了,也许得到了什么,也许放弃了什么。

其实,武侠小说的成功,也是另类的一种营销方式的证明!你们更喜欢谁的营销学呢?

图片 4

我是开萍,喜欢我的观点,就关注我吧!

古龙武侠是:

回答:

某几个人一生中的某一个阶段。

金庸和古龙本身就是营销学宗师啊!

我们不知道人物的过去,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成功,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成名,就好像在街上我们忽然遇见了这么几个人,然后发生了一些故事。

不过先说梁羽生。梁羽生编辑出身,写小说的目的是什么呢?或许是稿费,或许是传播传统文化,但不论如何,除了稿费,我没发现梁羽生先生其他的牟利行为,也许陈老爷子不爱钱呢?

到大结局的时候,我们知道故事没有结束,我们挥手告别,向下一个故事走去。

但是金庸、古龙不是。先说金庸。

图片 5

1959年,金庸先生出资8万,和朋友一起创立明报。作为一个报纸媒体,最重要的
是什么?是10万+对么?要保证持续、稳定、高质量的文章内容对么?

因为温瑞安和梁羽生我读的相对较少,所以只能主观评价一下。

但金老爷子偏偏就靠每天晚上的2~3小时连载武侠小说,愣是让《明报》一步步成为在今天香港最重要的媒体!

梁羽生武侠是:

倪匡说:《明报》不倒闭,全靠金庸的武侠小说。

诗词大会版武林爱情故事。

所以你以为金庸为什么会有这种举重若轻,娓娓道来的笔法?写起小说一点都不着急,比如《笑傲江湖》,大家看了几万字,觉得主角非林平之莫属的时候,画风一变,主人公成了令狐冲。

梁羽生的古典意味非常浓厚,他的诗词我也很喜欢,但他讲故事实在比不上他的诗词,好与坏界限分明,名门之后遍地皆是,小说中出场的人物实在太多,是个角色就能搭配一个女嘉宾····

每天1000~2000字的连载,靠的就是悬念,娓娓道来啊。如果像古龙这样,构思精巧,细腻的故事,怎么可能保证每天更新的稳定量?

到故事的大结局,邪不压正,男男女女都能获得生命中的大和谐。

可即便如此,金老爷子还是不断的给人惊喜,让大家通过武侠小说认识明报。

图片 6

换句话说,如果你在金老爷子的视角,办一份新报纸,拿什么爆款让自己活的很好呢?老爷子做出了完美的示范。

温瑞安武侠是:

我们说古龙。

散文诗。

早期古龙的小说情节俗,故事无聊,水平也就是司马翎的层次,离大师的距离,还有十万八千里。

我读了很多温瑞安的诗,山河录,大悲十九首,他的诗写的像武侠小说,他的小说写的像散文诗。温瑞安句子的美感,是金庸梁羽生不能达到的,他近似古龙,但比古龙更细腻。

到了1966年,倪匡邀请古龙为明报连载了《绝代双骄》,随后被大师硬逼出了《楚留香传奇》之后,古龙的小说直接涅槃了。而涅槃的标志是:古龙财务自由了。他再也不需要通过凑字数来写小说。

温瑞安的结局总是让人神伤,就好像等一场大雪倾城,雪后得到的却是无穷无尽的寂寥。

图片 7

图片 8

到了1969年,古龙为徐增宏导演写了剧本《萧十一郎》,此后古龙成立了宝龙影业,开始正式写剧本。在这个基础上,古龙的作品角度,开始花样百出:

这是我的看法了吧。

举几个例子:

——–丸——–

《欢乐英雄》,讲几个江湖人在一起过田园牧歌式生活的故事;场景极少,适合拍电影;

文:祁门小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