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员和工人的起薪唯有两档,大家会看出Jobs过往全数经验的复刻

文化重建

NeXT可以算是乔布斯的第二次创业。与头一次在苹果创业相比,乔帮主有了更多的资源,更好的工程师和更响亮的名气。最重要的是,因为吸取了苹果的教训,乔布斯在NeXT有无可争辩的话语权,不会再有外来的CEO和他明争暗斗了。

在NeXT,乔布斯刻意尝试打造一种与苹果不同的企业文化。对苹果曾经出现过的部门倾轧、产品线混乱、资源分散、人浮于事等种种弊端,乔布斯早就不耐烦了。现在,既然NeXT由他乔布斯一人说了算,那就来个彻底的制度重建,让那些弊端无从滋生。

自以为已经谙熟管理技巧,有足够资本进行管理创新的乔布斯开始在环境、后勤、薪酬、福利等各个方面,做着理想国式的实验。NeXT差不多成了他自己练习和证明管理能力的实验品。

例如,从根本制度上,乔布斯就想彻底改变传统公司的模式,建立一种类似社团或协会的架构。员工的身份更像是社团会员,而不是企业雇员。为了实现社团式的管理,乔布斯在薪酬体系上尝试着使用简单的二级工资制度。员工的起薪只有两档,凡是1986年前加入的元老,起薪就是7.5万美元一年,其他人的起薪则统一为5万美元一年。所有员工每6个月考评一次,根据个人业绩决定是否加薪。同时,为了保证最大限度的透明化,员工可以看到其他所有人的工资单。明眼人都知道,这种乌托邦式的薪酬制度并不靠谱,如果许多经理拿的薪水比自己的员工还低,那还怎么保证工作积极性呀?没几年,乔布斯就自行放弃了这一套所谓的制度实验。

在办公环境上,为了激发员工的灵感和创造力,乔布斯煞费苦心。最初,乔布斯将NeXT的办公室选在帕洛阿尔托(Palo
Alto)的鹿溪路。那是一幢两层的小楼。乔布斯在上下两层都铺了红木地板。除了乔布斯自己的办公室和几间需要隔音的会议室,所有办公区域都是开放式的。后来公司员工不断增加,乔布斯又将办公室搬到了红木城(Redwood
City),但同样延续了豪华的装修和开放的布局。

NeXT办公室的墙上常年挂着风景摄影大师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的作品。偶尔还会有临时的艺术作品展出。办公室楼顶配有太阳能板,以及供小孩子玩耍的嬉水池。

无论是在帕洛阿尔托还是在红木城,NeXT办公室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办公室里的楼梯都有着特别的设计。鹿溪路的办公室,上下两层之间是一个漂亮的圆形扶梯,而红木城的楼梯则是一个半透明的,没有多余支撑物的「悬浮」楼梯。据说,这两处楼梯都出自华裔建筑设计大师贝聿铭的手笔。

很明显,乔布斯在选择办公室时有或多或少的「楼梯情结」。这情结一直延续到了后来苹果专卖店的设计风格里。今天,无论是在第五大道,陆家嘴,还是在三里屯,每一家苹果专卖店里几乎都有一个半透明的楼梯,这可能是NeXT留下的最美丽的一份遗产。

至于内部管理,乔布斯还是延续了自己在苹果时苛求细节、完美,风格简单、粗暴的做法。他会像以前一样,突然出现在忙碌的员工面前,然后用刻薄的话挑出对方工作里的毛病,给人当头一棒。他也会像以前一样朝令夕改,让人无所适从。

他经常骂员工是傻瓜,但大多数人都已经习以为常。有一位员工回忆说:「当史蒂夫说你是个傻瓜时,别当真。那并不说明他真的认为你是一个傻瓜。那只说明,他不同意你的意见。」

在NeXT,乔布斯对细节和完美的追求近乎疯狂。他在决定NeXT机箱外该使用何种黑色颜料时,不厌其烦地比对几十种不同的黑色颜料样本,又几乎对每一种都不满意。这把负责机箱制造的员工折腾得苦不堪言。

他还要求工程师把NeXT机箱内部的电路板设计得漂亮、吸引人。工程师不解地问:「电路板只要清晰、容易维护就好了,为什么要吸引人呢?谁会去看机箱里的电路板呢?」

「我会。」乔布斯说。

与其说乔布斯是在精心打造与众不同的管理文化,还不如说,在管理上远未成熟的乔布斯正在NeXT的平台上实验和摸索。对于乔布斯这样心高气傲却又缺乏经验的管理者,也许,只有更多的失败才能让他更快地清醒和成熟起来。

失去在苹果的权力后的某一天,乔布斯拿出一张纸写下自己最关心的事情。首先当然是苹果公司和苹果电脑,然后是想促成苹果教育基金。根据这个想法,乔布斯创建了“The
Kids Cant
Wait”(孩子们不能等)项目,想办法给美国的每一所学校都赠送一台电脑。

1985年9月,乔布斯告诉《新闻周刊》:“我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召集一群天才般的人,和他们一起设计产品。……我想设计出更多的产品。如果苹果公司容不下我设计的产品,我就会和以前一样自己单干。……当时苹果公司创业的时候,就是从车库里开始的……我们当时可利用的资源真是少得可怜。但我们都有一种创见性。”

乔布斯的新公司NeXT启动了。乔布斯雇用了最出色、最富有创新精神的员工。但是从一开始,NeXT的情况就相当不妙:
没有什么具体计划,乔布斯没能吸取以前在苹果失败的教训,也没有吸取自己被赶下台的教训。或者说,每个人其实在自己的内心都要重新经历一次淬火,才能认真地反省失败:
第一次,会把失败的原因归咎于外人;直到再一次失败,我们才会认识到是自己出现了问题。

在NeXT,我们会看到乔布斯过往所有经历的复刻:
现实扭曲力场、招募伟大的人才、最优秀的说服能力、日臻化境的发布会……以及再一次的失败。而这些内容再次告诉我们,乔布斯并非一往无前地只有成功。没错,万维网是在NeXT上写出来的;没错,NeXT的设计进入了博物馆……但实际上,直到iPad取得成功以后,屡屡质疑乔布斯的声音才沉寂下去。而直到今天,苹果可能会完蛋的判断声浪仍是一浪高过一浪:
就好比预测走高的股市会崩盘一样,谁都想成为一个有先见之明的家伙。

我们逐一来看当时乔布斯重复做过的那些事,以及乔布斯在其中仍旧再犯的错误,我们会发现,为何乔布斯无法把NeXT变成另外一个苹果。

1. 找最优秀的人。

这一点是乔布斯一贯坚持并且被证实了的成功秘诀。为了做出最好的标识,乔布斯找到了企业标识设计大师保罗·兰德。兰德给乔布斯设计出了NeXT的商标,只有e是小写的,兰德的说明书里解释:
e=mc2。于是乔布斯的公司名字就变成了NeXT(原来乔布斯的公司名字是Next)。为了能够得到最好的设计师团队,乔布斯希望得到原苹果的签约工业设计师——青蛙设计公司的艾斯林格。艾斯林格正是乔布斯在苹果时亲自与之签约的,但乔布斯才不在乎这一点。他用尽各种手段最终得到了艾斯林格。艾斯林格做出了乔布斯认为最好的NeXT机箱设计——每条边都是1英尺的完美立方体。

2. 做出最好的设计。

在乔布斯看来,做每一件事都要有极其完美的审美观,这种完美的审美观要比事物本身更加重要。为了做出完美的东西,乔布斯放任自己的天性。为了能做到最好,乔布斯选择了价格65万美元的模具。当模具在机箱底部留下微小细纹时,他飞到芝加哥说服铸模工人重铸,直到完美。乔布斯坚持要让显示器有俯仰角度调整功能(现在都一样了)。他坚持机器内部的螺丝一定要有昂贵的镀层,坚持机箱内部涂成亚光黑色。NeXT没有现成的芯片,乔布斯让工程师自己设计。他还坚持建设自己的全自动化和未来感的工厂,而且在工厂里有2万美元的黑色皮座椅、一节定制的楼梯、重新配置了的装配线。

设计是灵魂。它并不仅仅是外观,虽然早期看起来是违反包豪斯的形式追随内容的原则,但最终产品是为人服务的,如果确定了人的需求,最终一切会向内容靠拢。如果内容偏离完美,形式再去追随就只会错得更远。

3. 无畏的推销员。

销售NeXT电脑意味着要有销售渠道,于是他“卷起袖子”开始行动。当时美国几乎所有的CEO都接到过乔布斯的电话。为了销售产品,乔布斯不断亲自展示产品。比如,为了说服迪士尼,乔布斯鼓舞性地对他们说:“世界将会因为有了电脑而出现一次伟大的变革,迪士尼公司作为大型公司的领头羊,应该站在这场变革的最前沿。NeXT所做的努力针对的也是这场伟大的变革。”但是,现场出现了状况。迪士尼的杰弗瑞·卡曾伯格(后来迪士尼和乔布斯的另一个公司皮克斯闹翻时,他出走迪士尼,成立了梦工厂继续与之对抗)在乔布斯的演讲中打断了他。他冷酷无情地说:“如果有人要和我的女儿约会,我的手里会准备一把手枪;假如有人要占有我的动画,我会让他彻底完蛋。”

任何普通人在这样的时候都可能被吓坏,但是,乔布斯在停了一会儿以后,继续推销他的电脑,就像没有任何人在现场说过任何话一样。

4. 伟大的发布会和半成熟的产品。

1988年10月12日,在NeXT电脑全球首发会上,乔布斯完美地掌控了发布会的每一个细节,他采用了庄重而极为简单的舞台外观。当然,21世纪初,这种发布会成了主流。

NeXT电脑有很多伟大的创新。除了得到莲花公司支持的电子表格程序,NeXT还有牛津版莎士比亚作品集、一部字典、一部百科汇编和一部《牛津引语字典》。NeXT电脑做出了第一批真正的电子书。它还有录音和播放功能,有调制解调器、传真和加密功能,配备了光驱,以及面向对象的操作系统等等。《Mac用户》的编辑路易斯·科尔(Louise
Kohl)预言:
这种机器将替代你的性生活。(对了,后来媒体经常让用户在iPhone和性生活中间选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